陷坑

  「是什麼?」我問道。


  「不知道,就在坑邊上。」胖子看了看我,忽然對我道,「賊不走空,可能有好東西,我得下去看看,你等我幾分鐘。」


  我氣得要命,但是現在就我一個人,他不聽我的,讓我扶著悶油瓶,自己下水翻找。我沒有辦法,只能讓他快點。


  不過這並不容易,瓦片大部分埋在碎片的下面,在陶片中翻找,可不像在海裡,沙還比較鬆軟,這裡的陶片一方面鋒利,一方面是在坑口,一動陶片就往坑裡滑下去,人也不好保持平衡。表面的還好,挖出幾片,再往深挖就非常困難,有時候看到一塊陶片想翻開來就是拿不上來,好像長在裡面一樣。


  挖了幾下,胖子似乎是發現了目標,浮上水面換氣後又潛了下去,用力把手插入挖出的陶片坑裡,往外掰,沒掰兩下,忽然胖子一個哆嗦,猛縮手回來,手上鮮血直流。


  「糟了!」我暗叫不好,心說該不是被鱉王咬了。卻見胖子並沒有中毒的跡象,只是傷口似乎頗深。他用嘴巴吸了一口氣,換手又用力一掰,把那根骨頭拔了出來,接著就浮上來了。


  「怎麼回事?」我在一邊問道。


  「他娘的,這骨頭裡好像有刺,疼死我了。」胖子一邊吸著手指,邊甩乾撈上來的頭骨,招呼我把礦燈照過來。


  我嘀咕道:「你看,你自己作孽吧。」走過去給他照明,剛走到他邊上,忽然就聽到我的身下,傳來一連串沉悶的「咕嚕」聲,接著冒上來一連串的水炮。


  胖子和我都愣了一下,那汽泡停了一下,又「咕嚕咕嚕」冒上來一連串。


  「他娘的,真是人不服不行,你這屁放得趕上火箭炮了,還是連發,這動靜也太大了。」胖子摀住鼻子道。我也莫名其妙,看了看四周:「他娘的,我沒放屁。」


  「你沒放屁怎麼這麼臭?這都是什麼味啊,大便都被你熏死了。」胖子皺眉道。


  四周的確有了臭味,我聞著卻心裡一驚,這確實不是屁的味道,雖然一時之間我想不起這是什麼味道,但是我潛意識裡感覺不妙,似乎是要出事。剛想說快走,突然我一下失去了平衡,水花一炸,好像踩空了一樣,整個人猛沉井水裡。


  那一下極為突然,幾乎是在一瞬間我腳下就空了,我的第一反應是我滑到了,立即就蹬腿想重新站穩,但是緊接著整個水下都起了汽泡,我腳下的陶片動起來,往一個地方直滑,根本站不穩。


  我大驚失色,立即意識到了什麼,趕緊縮起腿一個翻身往水下潛入,胖子也潛了下來,我們扎入水裡。


  掃過礦燈一看,就看到我腳下的水底塌方了,水底塌出一個大坑,和邊上的那個坑連在一起,成為一個非常大的深洞,四周的陶片頭骨全部往坑底滑去。回頭一看,只見悶油瓶順這坍塌被扯進坑底,腳被裹緊在陶片裡拔不出來,好像有什麼東西抓著他的腳往下拽,想要把他拖進坑的底部。剛才沒顧到悶油瓶,事實上一直以來都是他在照顧我們,我們還不習慣照顧他,看他的腿陷在碎片中,已經裹到了大腿,顯然是剛才坍塌的一霎那被裹進去的。他沒有作任何的反饋,呆呆地任由自己順著瓦片沉下去。


  眼看著要被裹到坑裡面去了,我和胖子趕緊過去幫忙,一人扯住他的一隻手就往上拽。胖子單手用不上力氣,咬住礦燈用雙手,兩個人用力蹬水,把他拔了出來。


  這種事情如果他是一個人就死定了,如果有兩三個人就不算什麼大事故。悶油瓶被提起,開始咳嗽。


  胖子就道:「我說你的屁厲害吧,把水底都崩穿了,以後放屁之前記得打招呼,免得誤傷別人。」


  我大喘氣大罵道:「這時候還擠兌我,等會老子和你拼了。」


  「你看你這人,一點也不虛心接受教導!」胖子拿礦燈去照水底,下面坍塌慢慢擴大,但有些停止了,很快一個大概有半個籃球場一樣大地洞出現在我們面前,黑黝黝,好比一張大嘴巴,要將我們吞噬下去。不時有些汽泡從相面冒上來,四周瀰漫著一股惡臭。


  我記起這是沼氣的臭味,這個洞肯定本來就存在了,也許之前有木樑之類的東西加在上面,腐朽之後,還是維持著脆弱地平衡,沒有外力的時候,這種平衡可以延續千年,可一旦有任何的破壞,木樑就崩壞了。那個塌出的坑可能是木樑斷裂造成的,胖子又在邊緣挖瓦片結果引起了連鎖反應。


  「他娘的,」胖子道,「這下面好像都是空的?」


  下面應該不深,但是水剛才一攪動溷濁了起來,看不到底,我道,「這下面可能是之前搭的一個防止鬼頭罐的夾層。」看他又往邊緣走,就道,「小心點,剛才我踩還結實,忽然就塌了,他娘的,可能這塊地方下面全是空的,現在踩塌了一塊,等下別再來個連鎖反應,形成漩渦我們全完蛋,」


  「只要你不放屁就沒事了。」胖子道,「咦,這是什麼?」


  我順著他的手電看去,只見那深坑中竟然有東西浮了上來。


  「遠點!」胖子提醒了一聲,我拉著悶油瓶條件反射地退開了一點距離,胖子就把礦燈聚焦在那東西上。


  那些東西上來得很快,很快就浮出了洞口,這時候我們已經看得很清楚,都是一些腐木和樹枝,中間還夾著很多沒法分辨的棉絮一樣的垃圾,這些應該都是被壓在下面淤泥內的沉澱物,被落下去的陶片激起,跟著起來的還有大量溷濁的水。一時間,洞口附近的能見度越來越差。


  胖子撈起了幾個,都是纏繞著垃圾的樹枝,弄了他一手的臭泥,他遠遠地拋開,道:「他娘的,這泥泡子的老泥底子都被我翻出來了,臭死我了,他娘的!這該不是以前的糞坑吧?」


  我道:「你家才用那麼大的糞坑,在這拉屎,腳滑一下就可能直接沒命,要你你拉得出來麼?」


  胖子他會扯了,這要是糞坑那拉屎比蹦極還緊張,我看大象都不敢用,西王母國的先民總不會這麼折磨自己吧?


  「也許這是因為女王想培養他們的子民居安思危的理念,讓他們在拉屎的時候保持十分的警覺。」胖子一本正經道。


  我催促說:「快走,這裡太危險了!」我們摀住鼻子正想離開,胖子又從水裡撈起來一個東西,這個卻不是樹枝,他「咦」了一聲,就舉起來:「他娘的,你看這是什麼?」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