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關

  機關,這石盤之下設置了一個平衡陷阱,所有的星圖星點上的丹藥的重量都是經過精確計算的,拿的順序必須嚴格的遵守,按照固定的順序去取下丹藥,才不會觸動機關,否則平衡立即被破壞,機關傾倒牽拉機括,引起連鎖反應,四周的玉俑立即脫落,血屍屍變。


  這裡可以說是王母族最重要的聖地,如果這裡被侵入,相當於皇族最核心的機密有暴露的危險,所以這裡設置了如此可怕的機關,完全是為了同歸於盡。


  我們現在的處境可以說是極端絕望,我們來時的洞口現在已經封住了,所有人都被圍在巖洞底部的這片區域內。


  三叔的那幾個夥計已經嚇癱了,不要說我們,就是胖子和悶油瓶也失了血色,這種真實可能連我爺爺都沒見識過,他的筆記上也沒寫要是碰上一千隻粽子同時屍變,應該怎麼來管理和運營,他娘的不知道倒斗這行有沒有EMBA讀。


  當下在乾屍群中,突然就發出了一連串的「咯咯咯咯」的聲音,接著又是一處,很快到處都是這種聲音,同時我看到這些乾屍身上的乾皮不停地脫落,似乎真的要起屍了。


  那拖把看向我們,大吼了一聲:「你們他娘的在看什麼,還不想想辦法?怎麼辦?」


  胖子罵了一聲,撿起地上的槍,道:「怎麼辦?咱們現在可以比比看誰活的最久一點。」


  「你放屁,老子可不想死,快給我想辦法,不然我斃了你!」那人把槍指過來。


  胖子檢查了一下子彈:「你可以投降看看,不過可能不管用,這裡這麼深,上帝要過來可能也沒這麼容易。」說完就朝血屍靠過去,抬頭開槍,把最近的幾具乾屍打的趔趄了一下,那身上的乾皮被轟掉,我們就看到了裡面青紫色的屍皮,子彈打上去只能打出一個豁口來。


  我看得出胖子已經釋然了,雖然還是感到恐懼,但是他心裡已經接受了死亡。他連開了三槍,那些夥計才反應過來,立即幫忙,先下手為強,能活一分鐘是一分鐘。


  胖子一邊換子彈一邊走到身邊,掏出信號彈給我,對我道:「保持照明,不要射上面,射到他們臉裡去,咱們要學狼牙山五壯士了!」


  上面?我抬頭看了看頭頂,忽然有了個靈感,想起了爺爺筆記裡剛開始講述的故事,他是怎麼說的?


  爺爺當時第一反應,就是這血屍不會上樹!


  不會上樹,那更不會上牆了,攀巖就更不會了,我想到這裡,立即對他們道:「我們得想個辦法上去!到懸空爐上邊去,他們既然能把爐子修得這麼高,而且四周沒有階梯,那肯定有其他辦法可以上。」


  一下子大家都感覺有了一線生機,所有人立即行動了起來,胖子大叫不要亂,有槍的做好防守爭取時間,沒槍的去找。


  我立刻衝向邊上的一個青銅器,這些東西都有一人高,爬上去之後看得清楚。


  但是上去一看,我一下子就發現不對,要是有任何可以上去的辦法,我們之前肯定可以看到了,而且我知道一般古人的設計理念是人不動而形動,這個懸空爐不是修在上面,而可能是被吊上去的,任何的操作還是要在下面進行。那樣我們是不可能上去的,因為這爐子下來之後我們沒有力氣能把它再拉上去。


  不過我站在這個青銅器上,就發現我們不一定要爬的這麼高,只要爬到那些血屍夠不到的地方就行了,那這青銅器就足夠了。


  想到這裡我立即大叫,幾個人馬上反應過來,都往我站的青銅器上爬。


  很快所有人都爬了上來。階梯上,更多的血屍開始站了起來,我一看,發現不對,這些屍體非常魁梧,這高度還不夠,但是沒有更高的青銅器了。


  居高臨下的射擊,只能暫時緩住幾隻血屍的靠近。礦燈照出去就看到好幾隻怪臉已經離我們很近了,而礦燈沒照到的地方更是不能想像。


  就在幾乎絕望之際,胖子大叫:「夥計們,要拚命了!」說著抖出了幾根雷管,叫道:「我衝過去,一路扔炸藥,炸出一條血路來,你們在四周掩護,我們就往前衝!」


  我一看大叫:「這玩意你從哪來的?」


  「上回我不是說過,沒炸藥我再也不下斗了」。胖子大叫道:「老子的私藏!」


  我一看雖然這方法等於自殺,但是總算也有一線生機,大吼了一聲:「拼了!」


  胖子大叫道:「只有四根雷管,距離這麼遠,所有人必須跟上,有一秒落下就救不了了!」


  說著拔掉引信,甩出了第一根雷管,我看著冒煙雷管甩入屍群,立即一蹲,頓時一聲巨響,衝擊波把幾具血屍都沖了起來。我們低頭讓過炸飛的碎石和碎片,青銅爐被打的坑坑窪窪,噹噹作響,抬頭一看果然前面炸出了一個口子。


  胖子跳下去,立即丟出第二根雷管,大叫:「衝啊!」


  我們立即跳下青銅爐,那一瞬間,爆炸又起,這一下沒有青銅爐做掩護,碎石頭如子彈一樣朝我們飛過來,我們幾個立即給掀飛。但是也顧不得劇痛,胖子跳起來又是一根雷管甩出去,有槍的人朝向四周,立即開槍把湧過來的血屍打下去。


  我們繼續不要命的往前跑,簡直和戰爭片一樣,又是一記爆炸,我們撲到在地一秒,等氣浪飛過,再次狂奔,所有人的耳朵都震得嗡嗡響。我想上甘嶺也就是這種感覺了。


  胖子打吼一聲:「最後一根了,衝啊!」


  說著雷管甩出,就往石門處扔去,這一根一定要能炸開石門,否則我們就白幹了。


  我們死命往前,一邊貓腰等氣浪沖來,可是幾乎衝到了,那雷管卻沒有爆炸。衝在前面的胖子,一下停下來,回頭大叫:「不好意思,判斷失誤!臭彈!」


  身邊的血屍立即圍了上來,空氣中充滿了火藥和血屍特有那種辛辣的氣味。我們圍起來,做了一個圈,我大叫:「用槍,打那跟雷管!」


  胖子道:「被擋住了,看不見。」


  只見悶油瓶猛地跳了起來,踩著胖子的肩膀用力一蹬就飛了起來,雙膝凌空一壓,一下子卡住一具血屍的腦袋,用力一擰就連著它的腦袋一起擰了起來,然後用力一腳把無頭血屍踢進堆裡。那無頭血屍翻倒在屍群,露出了後面的雷管。


  胖子動作非常快,甩手就是一槍,頓時那雷管就爆炸了。我們此時離雷管十分近,這一下就中了實招了,所有人都炸飛了。


  我頭暈目眩,爬起來就嘔吐,咬牙不讓自己暈過去,站起來一看,只見石門竟然沒破,上面炸出一個大口子,仔細一看我才發現石門裡面竟是青銅。


  完了,我爬起來,看著四周的血屍,心說徹底完了,還沒站穩,身後突然一聲猶如暮鼓晨鐘般的巨響,整個洞穴都震了起來,把我們全部都震翻在地,四周的古屍也大面積地翻倒。回頭一看,只見剛才看到的巨大懸空爐因為炸藥引起的震動,懸掛的鐵鏈終於斷裂,從洞穴頂上掉了下來,狠很地摔進洞穴底部。巨大的重量竟然把洞穴底部砸出了一個大洞,爐身深深地嵌了進去,這洞穴底部好似還有空間。


  丹爐的蜂鳴聲讓我頭腦發麻,一邊的群屍圍繞過來,我們有好幾個都站不起來。悶油瓶大叫:「退回去!我來引開它們。」


  我們看來路因為一路炸過來,血屍還沒有完全聚攏起來,只得重新退回去。悶油瓶對胖子大叫:「刀!」


  胖子一邊開槍一邊甩出一把匕首,悶油瓶凌空接住,一下劃開自己的手心,對著那些血屍一張,那些血屍頓時好像被他吸引一樣,全部都轉向了他。他離開我們,就往上走。那些血屍不知道為什麼,立即就跟了過去。


  我們就趁這一瞬間,迅速往底部退去,我大叫:「你怎麼辦?」


  悶油瓶沒理我,胖子就拉著我就往後退。一直到我們退到底部,悶油瓶已經淹沒在血屍群裡面了,連影子也看不到了。那拖把就道:「他媽的夠仗義!」


  我搶過他的槍大罵:「夠仗義你媽!」就想衝回去,心說怎麼可能讓他犧牲掉,胖子將我拉住,對著那邊大叫:「小哥,我們到了!」


  忽然看到了悶油瓶從血屍群裡翻了出來,猶如天神一般踩著一邊的幾乎垂直的巖壁就蹬了上去,然後一縱跳出了包圍,藉著衝擊力就地滾到血屍稀疏的地方,接著就看他幾乎是貓腰貼著地面在跳,從血屍之間迅速穿過,瞬間就退到丹爐邊上。


  幾個三叔的夥計都看到呆了。悶油瓶翻過來之後,對我們道:「這些血屍還沒有見血,關節還硬,不像在魯王宮那隻浸在血裡的,否則我們一個人跑不了,別發呆,看看可以往哪裡跑。」


  我們這才反應過來,一下就看到丹爐深陷入底下的空洞中,四周圈是裂縫,通往地下,果然下面還有地方。入口應該是被那石盤壓住,我們沒有發現。


  此時沒有原則,我們趴到丹爐身上,手掛住它身上的紋路就往下攀爬。


  這底下是一個只有半人高的夾層,連蹲著都抬不起頭來,下面全是碎石,我們下去之後,立即摸起石頭,將那縫隙堵住。直到堵到一點縫隙也看不見,我們才鬆了口氣,全部癱瘓在地,我的耳朵幾乎聽不到聲音了,只覺得天旋地轉。


  文錦立即撕下衣服給他止血。


  胖子用手電觀察四周,發現這是一個很小的石腔,而且同樣是人工鑿出來的,只有六七個平方大,丹爐砸在裡面就顯得更加狹小,根本不能活動開手腳。


  我靠,現在我們怎麼辦?那些東西會不會散開?有一個夥計問。


  一般情況下,有太陽能把他們曬倒,不過這裡是沒什麼指望了,我們得另想出路。胖子拿著手電亂照,忽然我們都看到一邊的岩石上,有人刻著什麼東西,一看,是悶油瓶用的那種文字,卻不像是記號,而是一句話。


  所有人全部都湊過去,胖子就喜道:「小哥你看這個,是不是表示還有路下去。」


  悶油瓶貓腰過來看了一下,臉色就一變,我們問他這是什麼意思,他搖頭,但是我看他的表情,顯然是看懂了。


  但是刻記號的地方是一塊山壁,胖子摸了摸,找不出破綻。悶油瓶過來,用他奇長的手指順著山壁上的紋路摸了一把,就拿起一塊石頭開始砸,連砸兩下,忽然那石頭如粉糜一樣裂了,他一撞,就撞出一個只能容納一人,匍匐著才能勉強通過的洞。


  這裡怎麼會有盜洞?胖子驚訝道。


  「不是盜洞,這是用來設計機關用的管道,我們上面的機關就是在這裡面動。」悶油瓶道,已經帶頭鑽了進去。


  我們互相看了看,陸續跟上,匍匐進去之後不到十米,突然轉向垂直向下,我們在裡面沒法掉頭,只得頭朝下爬。大概爬得腦充血快暈過去了,忽然聽到水聲。


  有水,那就是和渠道相通了,當下立即加速,很快到了盡頭,就發現一石塊擋住了去路,悶油瓶用力撞了幾下,把石頭撞出去,石頭滾下去,下面傳來了水聲。


  我們探頭出去,發現外面是一條寬闊的水道,水流平緩,而且並不深,看著是到腰部,水流清澈,能看到水道底部的石板。


  悶油瓶打頭,幾個人陸續下去,一入水就發現水下一陣騷動,無數的蟲子被我們驚擾的散了開來,幾個人嚇的差點開槍。


  我也嚇了一跳,見這水道裡全是一種沒有殼的肉色小蟲子,渾身透明,平時伏在水底幾乎看不到,好像沒有什麼攻擊性,我們一動他們就四散而逃。


  全部下到水道之後,幾個人照了照水道的兩邊,只見水道的上游是一道鐵閘,閘外堆滿了從上游沖下來的樹枝雜物。下游一片黝黑,不知道通向哪裡。


  我們來到鐵閘處搖動了片刻,發現無法撼動,十分的結實。


  這裡是什麼地方?三叔的一個夥計問。


  這裡的水渠這麼深,水流量這麼大,可能是通往最下方蓄水湖的主渠道了。文錦道。話音未落,忽然有人就叫起來,我們轉頭望去,只見下游的水道中間,竟然立著一隻人面鳥的雕像,有兩米多高,出現在這裡非常突兀。


  我們走過去,就看到雕像和我在雨林中看到的幾乎一樣,正想仔細看,只見悶油瓶吸了口涼氣,忽然繞過雕像,往下游走去。我們幾個互相打了一下眼色,立即跟了上去。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