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室

  我朝她看去,見她已經走到了最中心那巨大石磨一樣的石磐邊上。我們也靠過去,就看到那是一隻石頭的星盤,上面全是羅列棋布的小點,代表著天上的繁星,而每一小點上,都是由一顆墨綠色的醜陋小石頭表示的。


  這就是三叔以前給我看的丹藥,這裡竟然有這麼多。


  「這是什麼?長生不老藥嗎?」身後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伴隨著一聲口哨聲,我們回頭一看,原來那個拖把著帶幾個夥計已經尾隨我們而來。


  我立即覺得頭大,搖頭:「這是吃了會立即掛掉的劇毒,絕對不能動這些丹藥,劇毒無比。」


  「當然不會去吃咯,只是看看不成麼?」


  「不成,」我道,「這裡什麼都不能碰。」


  那幾個人很有興趣,聽我這麼說悻悻然就嘀咕了幾句,一個就點起了煙,道:「你算什麼東西,這麼多規矩。」言語中已經沒有之前的客氣了。我假裝沒聽見,這時候四周燃燒者的照明彈逐個熄滅了,胖子又打了兩個,抬頭看了一下,忽然大呼小叫起來。


  我們全部抬頭看去,只見照明彈在最高處,就照出在這個山洞的最頂上,有好幾條鐵煉懸掛什麼東西,十機條鐵煉呈發散的形狀,猶如一隻蜘蛛網,一邊鑲嵌在石頭裡,一邊連在那個東西上,那東西黑漆漆的,好像是一隻巨大的黑球。


  照明彈隨即落下,山洞上方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那是什麼玩意兒?」旁邊有人驚訝的自言自語。


  「這是懸空爐。」文錦驚道,「天哪,這個洞,肯定就是大風水萬山龍母的穴眼,這是煉丹室的最高境界,丹爐的最高境界,丹爐不著地,盡收整條龍脈的精華。」


  胖子換上高空信號彈,道:「看個清楚。」又是一發,這一次照明彈竟然一下打在了那黑球邊緣,炸起來,一下看得無比清楚。只見上面果然一隻雕花的青銅球狀器皿,比這裡任何一隻青銅器都要大三倍以上,從下面看上去,和那些鐵鍊連在一起,猶如雌伏在蜘蛛網中心的巨大狼蛛。


  文錦立即讓胖子不要再發射了,說丹爐之內不知道會不會有易燃的東西,等一下引起爆炸,我們等於被轟炸機轟炸,這裡的人一個也別想活。


  胖子嘆氣道:「可惜沒法上去看看,不然也許長生不老藥就在上面。咱們吃個一打,也直接上月亮上去,不知道嫦娥最近混得怎麼樣。」


  我拍了一下胖子,嘆氣道:「你終於露出馬腳了,天蓬元帥,難怪我看你的體形這麼面熟。」


  胖子剛想抗議,忽然聽到一邊的文錦喝了一聲:「你們幹什麼?」


  我們立即回頭,就看到那幾個下來的人在那石盤邊上,一個人按住了文錦,不讓她過來阻止,另一個人戴著手套,就去拿石盤上的丹藥,一邊還道:「不要緊張,大姐頭,老子也是行家裡手,可不比你那幾個相好差。」


  我大驚失色,大罵一聲:「你們這幾個混帳,想找死嗎?」立即就有人掏出了槍來對準我們。身邊的悶油瓶和胖子馬上護住我,讓我不要激動。那舉槍的人就對胖子努了努嘴巴,「把槍丟掉。」胖子罵了一聲,把槍丟在地上。


  那拿丹藥的人笑起來:「小三爺,你還真以為你是爺啊,時代變了,現在人不講輩分了。」說著,他就挖出了一顆丹藥,用手電照著,仔細去看。我身邊悶油瓶的臉色卻變了,我聽到他輕聲叫了一聲:「完了。」


  話音未落,那石盤忽然失去了平衡,朝一邊歪一下,接著,四周一片寂靜。


  那幾個人也嚇了一跳,所有人都不敢動了,全部定在了那裡,等待著事態的變化。


  等了一會兒,什麼都沒發生,我們面面相覷,胖子道:「他娘的,這石頭沒放穩當?」


  悶油瓶的臉色卻更加的蒼白,他不去看那石盤,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四周的玉俑。接著,我們就清晰地聽到玉俑之中「華華」一聲,立即尋聲看去,發現一具玉俑身上的俑片竟然散了開來,似乎是一下子玉俑穿著的金絲被抽離了,俑片立刻臉沒了形狀,散落下來,露出了裡面的古屍。那是一具猙獰無比的馬臉古屍。


  我頓時結舌,聽說玉俑脫落之後,屍體立即屍變,這事情就大條了。想著立即大叫:「快退出去!」


  還沒說完,就聽到洞口處一連串機關鎖動地聲音,來時的石頭門閘已經落下,封住了我們的去路。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