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夜:避難所

  長途跋涉,我累得筋疲力盡,看到眼前的情形,都有點反應不過來,只是條件反射地往後退了幾步,心力交瘁得似乎要暈過去了。


  然而四周的人看到我的樣子,卻都笑了起來,接著就有人將那兩具屍體扶了起來,我這才發現,那兩個原來是假人,是往潛水服裡不知道塞了什麼東西,而那兩個的腦袋是兩個吹了氣的黑色防水袋,上面貼了兩片拍扁的口香糖,中間還粘了兩粒石頭當眼珠,因為防毒面具的鏡片模糊,加上神經敏感,乍一看還真是那麼回事。


  當下我自己也失笑,扶起假人的人就把假人移到石門處,我就問邊上的人,這是幹什麼?


  一個人就對我道:「嚇唬蛇用的,這裡的蛇他娘的太精了,只要人一少就肯定出事情,所以我們不敢留人下來看營地,不過好像它們還分不清楚真人假人,把這個堵在門口,晚上能睡得踏實點。」


  聽那人說話的語氣,顯然深受這種蛇的危害,接著有人拿出剛才的那種黃色的煙霧彈,丟進篝火裡,一下子濃煙騰起,另外有人就用樹枝拍打放在地上的裝備。


  「這是硫黃,用來驅蛇的。」那人繼續道。


  拍打了一遍,似乎沒有什麼動靜,這些人才七倒八歪地坐了下來。


  有人從一邊的裝備裡又拿出幾個用樹枝紮起簡陋一點的假人,把自己的衣服脫掉,給假人披上,然後都堆到了門口,和坍塌的口子上。


  搞完之後,氣氛才真正地緩和下來,黑眼鏡往篝火裡加了柴火,然後分出去幾堆,這小小的遺跡之內的空間被照得通紅通紅,四周的人陸續摘掉了自己的防毒面具。有個人看我不摘,就示意我沒關係,說這些蛇非常奇怪,絕對不靠近火,加上我們剛才查過了,基本上沒事。


  我只好也摘掉防毒面具,戴了六七個小時,臉都快融化了,一下清爽多了,眼前的東西也清爽起來,我也得以看到三叔那些夥計的真面目。


  一打量就知道潘子說得是不錯,除了兩三個老面孔之外,這一次全是新鮮人,看來三叔的老夥計真的不多了。


  我們紛紛打招呼,有一個剛才給我解釋的人,告訴我他叫做「拖把」,這批人都是他帶來跟著三叔混的。


  我聽著他的語氣有點不舒服的樣子,不過又聽不出來哪裡有問題。


  黑眼鏡還是那副悠然自得的樣子,樂呵呵地看看我,拿出東西在那裡吃,很多人都脫了鞋烤腳,一下子整個地方全是酸腳氣,我心說:他娘的就這味道,不用假人那些蛇也進不來啊。


  正想著,三叔坐到了我的邊上,遞給我吃的東西,我們兩相對望,不由都苦笑,他道:「你笑個屁,他娘的,你要不是我侄子,老子真想抽死你。」


  我連和他扯皮的力氣都沒有,不過此時看三叔,卻發現他一掃醫院裡的那種委靡,整個人神采奕奕,似乎又恢復了往日的那種梟雄的本色,不由有些釋然,道:「你就是抽死我,我做鬼也會跟來。三叔,咱們明人就不說暗話了,你侄子我知道這事情兒我脫不了干係,要換是你,你能就這麼算了?」


  三叔應該已經知道我跟來的來龍去脈了,點起一支煙就狠狠吸了一口,還是苦笑道:「得,你三叔我算是認栽,你他娘的和你老爹一個德行,看上去軟趴趴的,內底裡脾氣倔得要命,我就不和你說什麼了,反正你也來了,我現在也攆不回去。」


  我是粲然一笑,就問他道:「對了,你們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到我們前面去了,潘子不是說你們會在外面等信號的嗎?」


  「等不了了,您三叔知道文錦在這裡等他,而且只有這麼點時間,怎麼可能還等你們的信號。」邊上的黑眼鏡笑道,又拍了拍三叔的肩膀,「三爺,您老爺子太長情了,咱在長沙唱K的事情可看不出來您有這種胸懷。」


  三叔拍開他的手,瞪了他一眼,解釋道:「我當時聽了那老太婆和我說,文錦在前面等我們,就意識到這可能是我這輩子見文錦的最後一個機會了。我無論如何也不能錯過,否則,你三叔我這輩子真的算是白活了,所以我一點險都不能冒,說實話,你三叔我只要這一次能見到文錦,就是馬上讓我死也願意了。」


  我聽了一激靈:「等等,聽老太婆說?」一下意識到他指的是定主卓瑪。心裡一暈,心說「不會吧」,「這麼說來,她──也──給你傳口信啦?」


  看著我莫名其妙的臉,黑眼鏡就「咯咯咯咯」笑了,也不知道在笑什麼,三叔點頭,就把他和黑眼鏡會合的情形和我說了一遍。


  原來,三叔的進度比我們想像的快得多,潘子帶著我們剛出發不到十個小時,三叔他們已經趕到了魔鬼城並得知了情況,就在他認為事情一切順利的時候,在當天晚上,定主卓瑪竟然也找到了他,也和我與悶油瓶在當時遇到的一樣,傳達了文錦的口信。


  三叔不像我們那麼老實,他立即追問了定主卓瑪更詳細的信息,定主卓瑪還是在和三叔玩神秘,但是三叔豈是那麼好脾氣的人,加上他一聽到文錦還活著的消息立即就抓狂了,立即叫人把扎西和定主卓瑪的媳婦放倒,具體過程三叔沒和我說,然而顯然是來了狠的,威脅了那老太婆。


  道上混的做事情的方式真的和我想的很不一樣,這事情我是做不出來的,雖然我不贊同三叔的做法,然而這肯定是有效果的,那定主卓瑪只好透露了文錦交代他口信的情況,並且把我和悶油瓶也得到口信的事情和三叔講了。


  「她說當年她和探險隊分開之後的一個月,她在格爾木重新碰到了文錦,當時的文錦似乎經歷了一場大變,整個人非常憔悴,而且似乎在躲避什麼人,她把文錦帶到家裡住了一晚,就在當天晚上,文錦把錄影帶交給了她,讓她代為保管。」三叔道,「之後的十幾年,她們之間沒有任何聯繫,一直到幾個月前,她忽然收到了文錦的信,讓她把三盤錄影帶分別寄到了三個地址,並告訴她,如果有收信人上門來詢問,就傳達那個口信。」


  知道文錦在塔木托後,三叔幾乎瘋了,立即起程找到了這片綠洲,因為我們的車胎爆了,最後幾天進展緩慢,他們就是在這個時候已經超過了我們,進入了綠洲之內,但是他們進的是和我們不同的入口。


  之後他們連夜在雨林中行進,在那片廢墟上紮了營地,當晚三叔帶人出去尋找文錦,回來的時候,剩下的人全不見了,三叔就知道出事了,在第二天早上他們發現了我們的信號煙,三叔就打起紅煙讓我們不要靠近,自己帶人去四處尋找,一路就被那些蛇引誘著,最後也找到了那個泥潭,接著,他們就聽到了獸口之下有人驚叫,於是立即進入救人,沒想到,那些聲音竟然是蛇發出來的。


  之後的事情,就不用敘述了。


  聽完之後,我不禁啞然,這和我想像的情況差不多,我當初看到文錦的筆記前言,就有感覺其中肯定有三叔的份。不過證實了,卻反而有點不太相信。


  如此說來,定主卓瑪對更深的事情也並不知情。她被阿寧他們找到,重新僱用做嚮導,完全是一個意外,否則,我們聽到口信的地點,應該是她的家裡。


  我腦子裡的線越來清楚,一些碎片已經可以拼接起來了:文錦的筆記上所說的三個人,顯然應該是我、悶油瓶和三叔。我之前以為阿寧收到了帶子,之後也證實是給悶油瓶的,悶油瓶這一次和三叔合作,將帶子送到了阿寧的手裡,是為了讓阿寧他們能夠找到定主卓瑪,並策劃這次行動。


  所有事情的矛頭,就直指向裘德考這一次行動的目的了。這一次,大家全是最後一搏,幾乎用盡了心機。


  想著,我忽然想到了什麼,問三叔道:「三叔,既然你也收到了口信,那你不是也應該收到了一盤錄影帶?」


  三叔抬眼看了看我,把煙頭丟進篝火裡,點了點頭:「對。」


  「果然!」我心道。


  「這盤錄影帶,應該是咱們在吉林的時候寄到杭州的,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堆了一堆的東西,混在裡面,我剛回去沒發現,後來整理鋪子的時候,才看到。」他看著我說,「並不是我有意瞞著你。」


  我點頭,這我確實相信,這時候心裡一衝動,就問三叔道:「三叔,你不覺得這事情奇怪嗎?寄給你,或者寄給那小哥,這都說得過去,可是,文錦姨為什麼要寄給我呢?你們談戀愛的時候,我還很小很小,我實在想不通,這事情難道和我也有關係?」


  而且,錄影帶中還有那樣驚悚的內容,那個人真的是我嗎?還是只是別人的惡作劇?


  三叔看我表情變化,嘆了一口氣道:「不,其實,你文錦姨把東西寄給你,是有她的理由的。」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