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夜:蛇聲

  聽到這蛇說話,我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就懵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就定在那裡,目瞪口呆。


  這怎麼可能?


  雞冠蛇的邪性我是早就有準備了,但是,它們再聰明,也不可能會說人話啊,當時剛才那話清晰無比,我絕對不可能聽錯──


  我隨即就感覺我肯定是幻聽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顯然是我的神經太緊張了,出現了錯亂,我咬牙就繼續往下潛去。


  那蛇居高臨下地看著我,看我往下沉,忽然扭了一下脖子,好像在打量我,然後一下就俯了下來,掛到了我的面前,雞冠一抖,又發出一聲:「小三爺?」


  這一次更加的清晰,而且那動作太像一個人在和我說話了,我的冷汗不停地出來,一下不敢動了,心說他娘的,這次真碰上蛇精了,真的是蛇在說話!


  我的腦子幾乎是完全混亂,無數的念頭在一秒內湧了上來,這是條神蛇?過了人語六級,研究生畢業的蛇?這雞冠蛇他娘難道真的有人性,或者這乾脆已經是有思維的蛇了?


  那一剎那間,我忽然想起我們現在是西王母的勢力範圍,靠那在古代這裡就是仙境──蛇說話也不稀奇。


  那蛇看著我表情變化,大約也是十分的感興趣,又轉了一下頭,抖了一下雞冠,道:「小三爺?」


  這一下我是有心裡準備的,所以聽的比前兩聲清楚,一聽,我忽然就意識到哪裡不對,咦,這蛇說話怎麼帶著長沙口音?


  難道,這是一條祖籍長沙的雞冠蛇,到西王母國來支援西部建設?


  那一剎那我腦子裡閃過一個非常離譜的念頭,我突然想問它:「你是不是湖南衛視派來的?」但是隨即我腦子裡靈光一閃,冷汗就下來了,逐漸就意識到了怎麼回事情。


  如果是這蛇真有過人的靈性,那它會說的也應該是西王母國當時的語言,但是這蛇現在說的竟然是普通話,而且是帶長沙口音的,這顯然太不尋常,普通話是五十年代才開始推廣的,長沙味的普通話更是七十年代出身的人用的,這完全是現代的東西,這蛇就算有超人的智慧,他也不應該說出這種口音來。


  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性了,如果它不是在「說話」,那它必然是在「學話」,這蛇竟然和鸚鵡一樣,學人說話!


  我立即就冷靜了下來,這肯定是這樣,想像一路聽到的聲音,都只是在叫「小三爺?」,沒有第二句了,而且連語氣都一樣,顯然這不是有意識的行為。這長沙口音的普通話,就是潘子的口音,而潘子就是喜歡「小三爺」、「小三爺」的叫我,這三個字他重複的最多,這蛇肯定一直跟著我們,所以就學會了。


  不過,鸚鵡學會說話是人的訓練,這蛇學我們說話就很怪了,這顯然不會是單純的好玩,它學這聲音必然是有理由的。


  想到這裡我的冷汗就直冒,想到了響尾蛇,這種蛇是通過模仿水流的聲音來吸引獵物,這蛇說話,難道也是同樣的目的?


  一想狗日的,老子正不是給它吸引過來的,他娘的,這一次竟然上了蛇的當,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那蛇打量著我,血紅色三角的蛇頭幾乎離我的鼻子就一個巴掌的距離,我幾乎能聞到它身上一種辛辣的腥味,這些念頭在我腦子裡一閃而過,我就沒法繼續思考了,心說不管怎樣,我面前還是一條劇毒蛇。


  我緩緩地向後靠,想盡量遠離,至少要遠離到能有機會躲過它的攻擊,然後想辦法潛入水裡。


  然而,我稍微動作一下,那蛇就又猛地靠近了一點,死死地盯著我的眼睛,似乎知道我的意圖,我退了幾下,它就靠近幾分,又不攻擊我,只是和我保持了一個巴掌的距離,那低垂的蛇頭讓我渾身僵硬,不敢有任何大的動作。


  我就感覺到十分的奇怪,它似乎只是想控制住我,然而這種行為本身就是十分古怪的,因為蛇是一種爬行動物,它所有的行為都應該是條件反射,它這麼做沒有任何的意義,它想幹什麼呢?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