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夜:霧中人

  這裡之中除了遠處水洩的隆隆聲,幾乎聽不到任何其它的聲音,這一聲說話聲極其突兀,突然一響,我猝不及防,就嚇了一聲冷汗。


  第一個反應就想到了是不是三叔的人,心說難道這裡還有倖存者?


  剛才的聲音,能肯定是人在說話。我知道我不是幻聽了,我之前沒有期望過還能碰上一個活人,是人就讓我心裡稍微安了一點,我停止動作,就探頭往胖子身後看去,然而後面全是堆起的乾枯樹枝,交錯不清,光線又差,什麼也看不清楚。


  應該是三叔的人,我有了一個念頭,這林子不可能有其它人,如果突然碰上一個人,最有可能的還是三叔的人。也許就是這個剛才在叫我,然後在我跌下泥潭之前就被水沖到這裡來了,聽剛才的話,似乎他在和別人對話,那可能還不止一個人。


  「誰在那裡?」我就叫了一聲,瞇起眼睛使勁地看著那個方向,如果在這裡碰上三叔的人,那真是老天保佑,可以知道三叔的下落和遭遇了。


  然而等了一回兒,胖子身後卻一片寂靜,沒有任何回音。那邊的樹枝遮掩下的獸口猶如凝固,也沒有動靜。


  我立即警覺起來,心裡出現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一邊就摸到邊上一根長條的木棒,抄起來端著,然後慢慢往那裡靠去。可才走了幾步,我就聽到從樹枝堆的深處,又傳來了一個幽幽的聲音:「小三爺?」


  那聲音非常的怪異,說的極快,不過確是一個人的說話,而且是在叫我的外號,我一下心就一放,那肯定是三叔的人,而且肯定還認識我。


  我一下就鬆了口氣:「是我!」立即過去,扒開樹枝堆的空隙,邊扒邊問:「誰在裡面?是不是被困住了?別擔心,我馬上來救你!!」


  「小三爺?」深處又問道。


  「是我!!!是我!!」我就叫起來,一邊就把樹枝堆扒出了一個洞,從樹枝間中的縫隙中探頭過去,去找深處的人。


  扒開了很深一段距離,什麼人也沒有看到,裡面全是腐爛的樹枝,那裡邊的人卻沒有說話了,我覺得奇怪,就用長沙話罵了一聲,道:「嬲你媽媽別的,到底誰在裡面,你搞什麼鬼?說句話告訴我你在哪個位置。」


  叫了幾聲,還是沒有回音,我又感覺到有點不對了,聽那人的聲音不像是受了傷或者不能移動的樣子,那聽到我這麼說怎麼樣也應該過來了,怎麼會叫了這麼久無動於衷?又或,難道他聽不清楚我在說什麼?還是他也意識模糊?


  想著我就忽然意識到,雖然我自己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但是剛才沼澤中全是黑氣,這裡也必然會有一些,這人可能也是被蛇咬了,如果中毒很深,肯定是神志不清的,就是沒被咬,也可能因為剛才水流的關係撞壞了腦袋,聽不清我說什麼。


  想著我就不叫了,咬緊牙關,猛往裡挖去,想挖到他再說,要是對方確實也中毒了,那麻煩就大了,我一個人照顧兩個可不成,不過又不能假裝不知道。


  這片樹枝堆大約有六七米高,看著不大,但是在裡面挖出一個洞找東西也相當的困難,我忍著劇痛,用手扒著那些樹枝,花了兩三分鐘才一下挖通一個空間,立即我趴著探頭過去,往那聲音傳出的地方看去。


  我原以為會看到一個人靠在那裡,然而,讓我目瞪口呆的是,樹枝堆內竟然什麼都沒有,根本就沒有人,後面竟然就是獸口。


  「怎麼回事?」我就罵了一聲,話音未落,忽然就從我挖出的樹枝堆洞的邊上,又傳出了一聲幽幽的,猶如鬼魅一樣的聲音。


  「小三爺?」


  那聲音幾乎就是在我耳朵邊上叫了起來,我嚇的頭皮一炸,幾乎從樹枝堆上摔下去,猛轉頭一看,就發現我挖出洞的一邊,樹枝交叉內的黑暗中,竟然和我一樣趴著一個人,縫隙中露出了一對血紅的眼睛,正死死地盯著我看。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