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手鏈

  我們兩個馬上活動手腳,開始爬樹。


  這裡的樹木比較容易攀爬,落腳點很多,但是需要格外小心,樹幹之上都是苔蘚之類的植物泥,落腳不穩就容易滑腳。一但滑了第一下就可能會一路摔下去。


  我們小心翼翼,一步一口氣,好比在爬一顆埋著地雷的樹,好不容易爬到了潘子的身邊。


  潘子所在的地方是樹冠的頂部之下,枝椏相對稀疏的地方,霧氣更淡,這棵樹很高,頭頂上是霧氣中透出的毛月亮,大概是因為這裡是高原,月亮特別的明亮,竟然能透過薄霧照下來這麼多的光線,不過月光和霧氣融合,還是給人一種毛呼呼的感覺。在晦澀的白光下,能看到四周的樹木,但是絕看不清楚,霧氣中一切都曖昧不清。


  我們上去,輕聲問潘子怎麼回事,他壓著極低的聲音道:「那邊的樹上,好像有個人。」


  「哪邊?」胖子輕聲問。潘子指了指一個方向,做了一個手勢:「大概二十米左右,在枝椏上。」


  「這麼黑你怎麼看得見?是不是那小哥?」


  「本來也看不見,剛才它動了我才發現。」潘子皺著眉頭,又做了個手勢讓胖子小點聲。「有樹葉擋著,看上去不太清楚,但應該不是那小哥。」


  「你沒看錯吧,是不是急著想見你三爺暈了?」


  潘子沒空理會胖子的擠兌,招手:「我不敢肯定,你自己看!」說著撥開密集的枝椏,便指著遠處的樹冠讓我們去看。


  我第一眼只看到一大片茂密的樹冠,我的眼睛有少許近視,在普通的時候還好,在這麼曖昧的光線下很容易花眼,所以找了半天也看不出有什麼,胖子的眼睛尖,一下便看到了,輕聲道:「我操,真有個人。」


  潘子遞過望遠鏡給我,我順著胖子的方向看去,果然就看到了樹冠的縫隙中有一類似於人影的形狀,似乎也是在窺視什麼,身體縮在樹冠之內,看不清楚,但是能清楚看到那人的手,滿是污泥,迷濛的毛月光下看著好像是動物的爪子。


  是誰呢?


  我問道:「會不會是昨天晚上咱們在沼澤裡看到的那個『文錦』,小哥昨天沒追到她?」


  潘子點頭:「有可能,所以才讓你們小聲點,要是真是她,聽到聲音等下又跑了。」


  我把望遠鏡遞給吵著要看的胖子,對潘子道:「怎麼辦,如果她真是文錦,我們得逮住她。」


  潘子看了看四周的地形,點頭:「不過有點困難,從這裡到那裡有二十多米,如果她和昨天晚上那樣聽到聲音就跑,我們在這種環境下怎麼也追不上,她跑幾下就看不到人了,最好的辦法就是能偷偷摸到樹下,把她堵在樹上。而且,咱們得盡快了──」他看了看一邊的樹海。「現在霧快散了,我們也不能耽誤太多時間,抓住他之後,要趕緊趕到三爺那裡。」


  我想了想說行,沒時間猶豫了,只有先做了再說。想著拍了一下胖子想拉他下樹。


  胖子忙擺手:「等等等等。」


  「別看了,抓到她讓你看個夠。」潘子輕聲喝道。


  胖子還是看,一邊看還一邊移動,潘子心急就火了,上去搶胖子的望遠鏡,被他推開。「等一下!不對勁!」


  我們愣了一下,胖子眼尖我們都知道,他忽然這麼說,我們不能不當回事。我和潘子交換一下顏色。這時候就聽到胖子倒吸了一口冷氣,放下望遠鏡罵了一聲,立即就把望遠鏡給我:「果然,仔細看,看那手。」


  我急拿過來,仔細去看,胖子就在邊上道:「看手腕,在樹葉後面,仔細看。」


  我瞇起眼睛,往那人手腕看去,窮盡了目力,果然看到了什麼東西,看到了的那一剎那,我心裡咯登了一聲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下一秒我一下就明白了。


  這是阿寧的那串銅錢手鏈!


  因為之前在魔鬼城裡的經歷,以及那個怪夢,我對那條銅錢手鏈印象極其深刻,所以即使是在這樣的光線,我也能肯定自己絕對不可能會看錯。


  「狗日的。」我也吸了一口涼氣。


  如此說來,遠處樹上的這個「人」,竟然是阿寧的屍體,那些蛇把她的屍體運到這裡來了?


  潘子看我的臉色有變,立即將望遠鏡拿過去,他對阿寧的印象不深,我提醒了他之後,他才皺起眉頭,歪頭若有所思。


  「從入口的地方拖過密林沼澤,又搬到這麼高的樹上,這簡直是蛇拉松比賽,這些蛇還真是有力氣。」胖子往邊上的枝椏上一靠,嚼了嚼嘴巴,沉思道:「這些蛇怎麼好像和螞蟻一樣,你們說會不會它們和螞蟻一樣是群居性動物,它們的蛇巢裡藏有一條蛇后,這些屍體是運給蛇后吃的。」


  「什麼蛇后?」我一下子沒聽懂。


  胖子道:「你沒掏過螞蟻窩嗎?螞蟻裡的蟻后負責產卵,螞蟻負責養活蟻后,我看沒錯了,肯定是這樣,這裡的雞冠蛇可能和螞蟻和蜜蜂有著一樣的社會結構。這林子裡肯定有一條蛇后,這些小蛇都是它生的。」


  我越加的疑惑:「確實,這些蛇的行為無法理解,但是你這麼猜肯定是沒道理的,蛇和昆蟲完全不同種類,這種可能性非常少。」


  「我覺得這應該算是個不錯的推測。」胖子道。


  我不置可否,不想繼續討論這個問題,再次看到阿寧的屍體,又是這樣的場面,讓人很不舒服。我都不敢想像,隱藏在樹冠內的部分,現在是什麼樣子了,雖然胖子表過自己對於生死的態度,但是他這時候說的話還是讓我感覺有點鬱悶。


  三個人沉默了一會兒,胖子就道:「他娘的不管它們要來幹嘛,顯然屍體在這裡,附近肯定有很多蛇,我們最好馬上離開這裡。」


  「這就不管她了?」我心裡有點不舒服:「既然找到了屍體,要麼──」


  胖子搖頭,我想想也不說下去了,這確實不是什麼好想法,這裡的蛇我們一條也惹不起,況且也許阿寧也不想我們看到她現在的樣子。於是嘆氣,不再去看那個方向,輕念道了一聲:「阿彌陀佛,得,我閉嘴。」


  這時候我就發現潘子一直沒有把望遠鏡放下來,心說奇怪,看這麼久還沒看清楚。仔細一看卻發現潘子的手竟然滿是汗,臉的都發青了。


  我一驚,湊上去問道:「怎麼了?」


  潘子放下望遠鏡,有點異樣,搖頭對我道:「沒什麼。」


  但是那表情絕對不是「沒什麼」的表情,我拿過望遠鏡再次往那方向看去,卻發現確實沒有什麼異樣。心中就懷疑了一下,不過胖子已經動身下樹。我沒功夫再考慮這些,最後看了一眼遠處,就跟著胖子爬了下去。


  潘子下到樹下,臉色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剛才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情,但是我發現潘子老是往那個方向去看。


  他不說,我也不想問,我估計他也可能是不能肯定,與其問出來讓自己鬱悶不如就這麼算了。三個人立即收拾了東西,揹上了背包,潘子修正了方向,就立即準備離開。


  剛想出發,潘子又看了看那個方向,忽然就停住了,這時候胖子也發現了他的異樣,問他怎麼了,他抬手指了指那個方向,做了不說話的手勢。


  我們都停下腳步,就恍惚間聽到四周某個方向的林子裡,傳來了一聲聲輕微的人聲,窸窸窣窣,好像是有人在說話。


  因為林子十分的安靜,所以這一下下的聲音顯得極為突兀,我三個都莫名其妙。我更是一頭冷汗,


  側耳去聽,就感覺這斷斷續續的聲音,好像是一個女人在低聲說話。


  我們靜靜的聽,那聲音忽高忽低,飄忽不定,又似乎是風聲刮過灌木的聲音,然而四周枝葉如定,一點風也沒有,而讓我們遍體生寒的是,聲音傳來的方向,就是阿寧屍體的方向。


  胖子輕聲罵道,「狗日的,這演的是哪一齣啊,該不是那臭婆娘真的詐屍了,在這兒給我們鬧鬼了。」


  我說不可能,但看了看四周,妖霧瀰漫,黑影從從,這裡不鬧鬼真是浪費。


  胖子道:「不是鬼,那是誰在說話?」


  我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看到的「文錦」,心說不一定是鬧鬼,也有可能是這個女人在附近,然而昨天晚上,她並沒有發出聲音來,所以其實也不知道她是男是女。


  還有另外一個可能,就是三叔或者他的人就在附近,那就太走運了。不過這情形實在是古怪,三叔的應該不會發出這種聲音,之前我碰到過太多離奇的事情,在這關口,我還是自然而然生了不祥的預感。


  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對他們道:「這裡月光慘淡,鬼霧瀰漫,妖氣沖天,我看肯定有事要發生,咱們還是快走,待著恐怕要遭殃。」


  說罷就問潘子:「你剛才算了這麼久,我們現在該往哪裡走?」


  潘子臉色鐵青,就指了指那聲音傳來的方向:「問題是,我們要前進的方向,就是那棵樹的方向。」


  一下我就愣了,「那邊?你沒搞錯?」


  潘子拉上槍栓,點頭道:「搞錯是孫子。起霧之前,最後一次看到煙就是在那兒。」


  一下我就蔫了,也不知道再說什麼好,這時候胖子站了起來,罵道:「他奶奶的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人家堵在我們路上,存心不讓我們好過,但是咱也不是好惹的,走,就去弄弄清楚,看看到底怎麼回事。」說著站了起來就去過去。


  我暗罵一聲點背,潘子立即拉住了他,搖頭道:「千萬不可過去,你仔細聽聽她在說什麼?」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