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大霧

  本來,按照潘子的估計,我們如果連夜趕路,再走五六個小時,沒有太大的意外發生的話,我們可以在今天的午夜前就到達信號煙的位置,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沒有計算到的是,日落之前氣溫變化,大雨過後的樹海中竟然會起霧。


  這樣一來,我們就根本無法前進了,我們靠著指北針在林中又堅持行進了二十分鐘,潘子雖然心急如焚氣急敗壞,但是也不敢再前進了。


  雖然我們的方向可以保持正確,但是在林中無法直線行進,現在能見度更低,很可能路過了三叔的營地都不會發覺,甚至可能一直在走s形的路線。


  加上能見度降低之後,在這樣的雨林中行進體力消耗極其大,已經到了人無法忍受的程度,走不得幾米,就必須停下來喘氣,四周灰濛濛的也讓人極度的不安。


  霧氣越來越濃,到我們停下來,能見度幾乎降到了零點,離開一米之外,就只能見到一個黑影,本來樹冠下就暗的離譜,現在簡直如黑夜一般,我們不得不打起礦燈照明,感覺自己不是在叢林裡,而是在一個長滿了樹的山洞中。


  潘子說按照原來的計劃到達三叔那裡已經是不可能了,現在只能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暫時休息,等到霧氣稍微消退一點,再開始行進,一般來說,這種霧氣會在入夜之後就逐漸消散。來的快去的也快。


  潘子有叢林經驗,說的不容反駁,我真的是如釋重負,感覺從鬼門關上回來了,要再走下去,我可能會過勞暴斃,活活累死。


  我們找了一棵倒塌在淤泥中的枯萎朽木,這巨木倒塌的時候壓倒了附近的樹,四周空間稍微大一點,我們在上面休息,一開始潘子說不能生火,但是最後渾身實在是難受的不行了,才收集了一些附近的乾枝枯籐,澆上油做了一個篝火。


  這些乾枝枯籐說是引火,其實都是濕的,一開始起了黑煙,烤乾之後,篝火才旺起來,胖子不失時機的就把更多的枯籐放到一邊烘烤,烤乾一條就丟進裡面。


  實在太疲勞了,連最閒不住的胖子也沉默了起來,我們各自休息。


  我脫掉鞋,就發現襪子全磨穿了,像個網兜似的,腳底全是水泡。從長白山回來之後,我的腳底結了一層厚厚的老繭,我當時覺得永遠不可能再磨起水泡了,沒想到這路沒有最難走,只有更難走。


  按摩著腳底和小腿上的肌肉,潘子回憶著剛才我們行進的路線,說晚上看不見煙,明天早上煙也肯定熄滅了,我們現在基本還能明確自己的位置,要做好記號。胖子重新分配裝備,將我背包裡的東西繼續往他們背包裡挪。


  我有點不好意思,但是此時也不可能要面子了,體力實在跟不上了,胖子讓我睡一會兒,說這樣繃緊著休息,越休息越累,我不想逞強,閉上了眼睛。


  不過,此時已經累過頭了,四周的環境又實在很難讓人平靜,瞇了幾分鐘,渾渾噩噩的睡不著,就閉目養神。


  才有點睡意,就聽到胖子輕聲問潘子:「大潘,說實話,要是咱們到了那個地方,你那三爺人不在那裡,你有什麼打算?」


  潘子道:「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我當然要去找,你琢磨這些幹什麼?」


  胖子道:「老子是來發財的,不是給你三爺來擦屁股的,你三爺現在沒按計劃行動,把事情給整砸了,小吳醒著胖爺我照顧他的心情沒說,但是現在不說不行了,我醜話可要說在前頭,要是你三爺不在了,我拿了我那份裝備,我可就單幹我的正事了,這林子這麼大,我不會跟著你去找他們的。」


  潘子冷笑道:「散伙?這林子詭秘異常,我們還沒遇到狀況,要是遇到狀況你一個人應付的了,況且這外面大戈壁幾百公里,你就算摸到東西活著出去,一個人能穿出戈壁?」


  胖子笑了一聲,沒接話,道:「你胖爺我是什麼人物,這些老子都自有計劃,提前和你說說,就不勞你擔心了。」不過,聽他的語氣,似乎對這個事情胸有成竹。


  潘子搖頭,嘆氣道:「這事情老子不勉強你,拿到裝備,你要走隨你,不過,可不要指望遭難的時候我們來救你,我們摸到的東西你也別指望拿一份。」


  「你還唬我,你也不打聽打聽,唬人胖爺我是祖宗。」胖子道:「胖爺我早想明白了,你三爺這次進來,根本就不是來摸冥器的,要摸到好東西,老子只能單幹,得和那小哥一樣,玩失蹤,前兩次那小哥都把我們甩了,指不定摸了個腦滿腸肥,咱們都不知道。」


  我聽著就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心說這我倒可以肯定,悶油瓶甩了我們不是為了錢。


  胖子一看我沒睡,就不說了,只道:「大人說話小孩子聽什麼,去去去,睡你的覺去。」


  我心裡感覺胖子是知道我在假寐,這些話話裡有話,應該是說給我聽的,但是我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意思,好像是在提醒我悶油瓶每次都消失的事情,難道是他注意到了什麼,想單獨和我說嗎?


  不過這種場合下,我也不可能避開潘子,只能不做任何的表示,等待時機,而且我實在太疲倦了,根本沒法去琢磨這些複雜的事情。


  之後大家又陷入了沉默,我靠在一邊一根枝椏上,逐漸就平靜了下來,睡死了過去,連怎麼睡著的都不知道。


  期間應該有做了一些夢,但是睡的太沉,夢都是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了過來,發現四周的霧氣淡了很多,看了看錶,才睡了不到三個小時。


  睡的相當好,精神一下子恢復了不少,但是身體猶如鐵銹般的酸痛,看樣子比剛才還要糟糕,我同樣也有想過以後不可能再有這種肌肉酸痛的情況發生,沒想到還是沒辦法逃脫。


  我活動了一下,舒緩了一下筋骨,感覺好多了,就看到胖子正坐在那裡,頭朝上看著一棵樹。四周沒有看到潘子。


  我心中奇怪,問他道:「潘子呢?」


  胖子立即朝我做了一個不要說話的手勢,指了指樹上。


  我按著腰,忍著渾身的酸痛站起來,走到他的身邊,抬頭看去,只見霧氣間已經能看到月亮模糊的影子,樹上似乎有人,潘子好像爬到樹上去了。


  我問怎麼回事情?這小子現在學猴了,喜歡在樹上休息。胖子就輕聲道:「剛才有點什麼動靜,他爬上去看看。」


  話沒說完,樹上傳來噓的一聲,讓我們不要說話。


  我們趕緊凝神靜氣,看著他,又等了一會兒,就看到潘子朝我們做手勢,讓我們馬上上樹。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