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澤魔域(上)

  悶油瓶說完,我們一時間都沒有明白他是什麼意思,幾個人就楞了一下,反應過來,我就感覺莫名其妙:都說這屍體死了很久了,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阿寧的屍體了,而且阿寧這不好好的站在這裡的嘛。


  幾個人都很疑惑,而阿寧就皺起眉頭,不知道悶油瓶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悶油瓶並沒有理會我們的眼神,而是將我剛才看到的屍體手骨上的手鏈小心翼翼的取了下來,遞給阿寧,對她做了一個看看的眼神。


  阿寧莫名其妙的接過來,看了看悶油瓶,然後去看手鏈。一開始,她的表情是很疑惑的,但是等她的目光投到這手鏈上,幾秒鐘後,她的臉色就變了,刷的慘白。


  我們在邊上看著,一看她的表情冷汗就下來了,心說這不對啊,這是什麼表情,胖子沒頭沒腦的就問了一句:「怎麼?這屍體真是你的?」


  阿寧沒有說話,但她轉頭看著我們的時候,臉色已經有點發青了,一邊就把悶油瓶子給她的手鏈遞給我們,然後伸出她的右手,伸到我們面前。


  阿寧的左手上,帶著一串銅錢組成的裝飾品,這我在海南的時候就注意到過,在魔鬼城裡落單迷路的時候,這串銅錢被當成記號壓在那些石頭下,一共七枚,全部都是安徽安慶銅元局鑄造的當十銅幣,當時我和她開玩笑說這可能是世界上最值錢的記號了。她和我說,她之所以選擇用這種銅錢做手鏈,就是因為這樣的手鏈世界上絕對不可能有第二條了。


  因為有了這樣的對話,所以當她把她的手和女屍上的手鏈一起放到我面前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她的用意。


  我忙就仔細去看女屍身上取下的手鏈,剛才粗看的時候,並沒有仔細端詳,現在仔細一看,就發現手鏈被銅銹結成了一個整體,撥開表面的銅泥,裡面果然就是幾枚腐爛的銅錢,上面都有模糊的「光緒元寶」四個魏書。


  我一開始還不相信,又掰開了一點,就看到了裡面的滿文,頓時感到駭然,抬頭看向阿寧。


  「不用看了,就是當十銅錢。」阿寧對我道。「一共七枚。」


  「這──」我啞口無言,心說這怎麼可能呢?


  這具女屍的手上,戴的也是七枚當十銅錢──可是,當十銅幣非常的稀少。阿寧手上的七枚,是她在十年時間裡一點一點收集起來的。不說這種想法上巧合的可能性,就是光銅錢的珍稀程度,也不太可能解釋這件事情──碰巧有一個女人也有將當十銅幣做手鏈這樣的想法,並且也有這樣的財力和渠道能夠買到七枚銅幣,並且也是一個野外工作者,又並且也來到了這裡給我們發現屍體,這樣的概率是多少──


  這樣的事情不是撲朔迷離,而是根本不可能發生──


  其他人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我就把這銅錢的珍貴之處,和他們說了一遍,說完之後,他們還是弄不懂,潘子就道:「那就是兩串一樣的銅錢鏈子嘛,也許是一個巧合,這種銅錢的贗品很多的。」


  悶油瓶看著阿寧,就搖頭。


  「那這是怎麼回事情?」潘子苦笑了起來:「這沒天理啊,難道站在我們面前的這位大妹子是個鬼?她在十幾年前就死在了這裡?」


  潘子說著看著阿寧就笑,但是只笑了兩聲,他就笑不出來了。接著,他的臉色變了,一下就站了起來,去摸手裡的刀。


  我心裡奇怪,心說怎麼了,也轉頭去看阿寧,一看之下,我差點嚇暈過去。


  只見在雨水中的阿寧的臉,不知道什麼竟然變了,她的臉好像融化一樣扭曲了起來,眼睛詭異的瞪了出來,嘴角以不可能的角度咧著,露出滿口細小的獠牙。


  我的腦子「嗡」的一聲,心裡大叫:「我操!」閃電一般就去摸自己腰裡的匕首,同時就往一邊退去,想盡量和她保持距離。


  慌亂間就忘記了自己是在樹上,往後一退,人就踩空了。只是一瞬間,我就栽了下去。


  我整個人猛地一縮,心說完了,這一次不摔死也重傷了,忙用手亂抓四周的樹枝,但是什麼也沒抓住。這時候有人一把揪住了我的皮帶,我只覺得腰裡一疼,幾乎給勒斷了,不過好歹算是沒摔下去。


  那人提著我就往上拉,我穩住身體回頭看是哪個好漢救的我,一看之下,屁滾尿流,抓著我皮帶的竟然是阿寧,一張大嘴口水橫流,直滴到我的臉上。


  這真是要了命了,情急之下,我意識到給她提上去老子可能就小命不保了,要是摔下去可能還有一線生機,忙去解自己的皮帶,可是那皮帶勒在我的肚子上,怎麼解也不開。我頭皮都奓了起來,用力去扯,扯著扯著,我就聽到有個人在道:「醒醒,醒醒,你他娘的做什麼夢呢?」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