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骨(中)

  我應了一聲,就轉身往上爬了幾步,一邊就朝上面大叫。這時候就看到胖子已經在往下爬了,聽到我叫,加快了步伐,跳到我的身邊,問我怎麼了?


  我說有大發現,又對著潘子和阿寧叫了兩聲,把他們兩個也叫了下來。


  幾個人來到那團蛇骨的邊上,我就把我們發現的事情和他們說了一遍,一下子眾人也大奇。阿寧一下就緊張起來,馬上走過去看,胖子則道:「難怪我覺得剛才有人在召喚我,原來我們還有革命前輩犧牲在這裡,那可太巧了,趕快挖出來瞻仰瞻仰。」


  此時的雨已經趨向平和,雖然不小,但是已經不是剛才時的那種霸道的水鞭子,我們身上其實本來就是全濕的,此時也沒有什麼顧忌了。倒是我,小心的把悶油瓶的血沾染的袖口保護起來,這下面的路,這東西可能會救我的命。


  我們爬到那片巨大的植物身體的上面,剛才兩個人的時候還可以,現在人多了,這東西就有點支撐不住,胖子和我就只好把另外一隻腳踩到一邊的樹枝上,以防這東西塌掉。我們用匕首割掉裡面的枯死的藤蔓,將裹在其中的蛇屍暴露出來。


  如果是在晴天,可能挖起來更方便,但是現在是在大雨裡,頭一低雨水就順著瀏海往下滴,眼睛就不是很管用,我們不時的甩掉頭髮的水,才能看清下面的東西。


  不過人多總是好的,特別是胖子,大刀闊斧,絲毫也不考慮一刀刀下去會不會砍傷他革命前輩的遺骨。


  藤蔓很快被挖出一個更大的缺口,一截巨大的蛇骨暴露了出來,胖子罵了一聲,我也有點驚訝,因為剛才說蛇的時候,我並沒有意識到這蛇會這麼大,看蛇骨的直徑,這條蛇可能有一個人這麼粗,這麼大的蛇,吃一個人可能一分鐘都不用。


  扯動了一下,盤繞著的蛇骨中,我們就看到了扭曲的人的骸骨剩餘部分,這條巨蟒死的時候應該是剛剛吞下這個人不久,否則骨頭會給吐掉。骨骸的身上還有沒有腐蝕完全的衣服,但是已經完全看不出當初是什麼樣子了。潘子學悶油瓶子一樣俯身從裡面也夾出了一樣東西,那是皮帶的扣,只有少許的銹斑,似乎是不銹鋼的。


  他拿了出來,用刀刮了刮,然後遞給我,我們湊過去,我就看到上面刻了幾個數字:「02200059」。


  我吃了一驚,馬上看向阿寧:「是你們公司的註冊號,這是你們的人!」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