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呼叫

  我「嗯」了一聲,就感覺到不妙,再聽了聽,越聽感覺越像,這絕對不是說話,不能肯定是笑聲,但是十分的相像。


  其他幾個人也意識到了,阿寧停止了呼叫,我們互相看了看,都有點詫異。


  隊醫道:「怎麼回事?他們怎麼在──笑?是不是聽到我們的聲音太開心了?」


  扎西就反問道:「你開心的時候是這麼笑的?」


  阿寧也是一臉的疑惑,她不再呼叫,而是繼續調試了一下對講機,想讓裡面的聲音更加的清晰一點。


  調試沒有作用,不過那聲音倒是又響了幾分,我們再次貼上去聽,又聽得更加分明了一點,真的非常像冷笑聲,聽上去如此的怨毒,根本不是正常人發出的,倒像是瘋人院瘋子發出的。不過仔細去聽,又感覺這笑聲之後,還有一些別的聲音,非常的輕微。兩種聲音混雜在一起,在這帶著恐怖色彩的魔鬼城裡聽上去相當的詭異。


  聽著這不懷好意的冷笑,我感覺很不舒服。就連一路過來一臉臭屁的扎西現在都害怕了,臉色慘白,嚥了口唾沫:「怎麼回事,這笑得真他媽的難聽。」


  阿寧做了個手勢讓他別說話,把對講機貼住自己的耳朵,又聽了一會兒,就道:「這好像不是人的聲音!」


  「你別亂說!」隊醫叫起來:「不是人難道是鬼?」


  「你們仔細聽。」阿寧讓我們湊近,「這聲音的頻率很快,而且,語調幾乎是平的,已經響了五分鐘了,你嘗試這麼笑五分鐘給我聽聽?」


  我一聽,感覺有點道理,就問道:「那這是什麼聲音?」


  「這種頻率,應該是機械聲,比如說手錶貼在對講機上了,不過聽頻率又不固定,也有可能是有人在不停的用指甲抓對講機的對講口。」阿寧示範了一下,「加上靜電的聲音,就成了這個樣子。」


  「用指甲抓對講機口,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呢?」隊醫道,「為什麼不大叫,這樣也許我們不用對講機就能聽見。」


  他話一說,扎西和阿寧的臉色都變了,我也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他們可能處在不能大叫,也不能說話,只能用這種方式和我們聯絡的處境中。」


  「流沙坑!他們陷在流沙坑裡了!」扎西叫了起來:「可能已經沉得只剩下個頭了,那種情況下,放個屁都會沉下去!」


  「狗日的!」我們一下就緊張起來,馬上都站了起來,看向四周的黑暗。心說到底在哪裡。


  阿寧此時保持了相當的鎮定,她拍了拍手讓我們不要慌亂:「冷靜冷靜,他們能發出信號表示他們現在暫時安全,我們能收到信號,說明他們的對講機肯定就在附近,我們應該能很快到達。」


  「但是說是附近,這附近也非常大啊。怎麼找?」


  阿寧讓我們跟著,開始拿著對講機四處走,判斷信號傳來的方向。


  我一看對啊,我怎麼沒想到,枉我也算是個博學的人,在這種地形中,能夠收到無線電信號,必然在四周有無線電波衍射的缺口形地形,而且無線電衰弱程度的大小,和距離密切相關,所以通過對講機對無線電波的接受程度就能判斷我們是否在靠近。


  我們馬上跟上去,走了一圈,就發現峽谷的深處信號最響,顯然發出信號的源頭在峽谷裡面。阿寧招呼了一聲,我們就快速往裡面跑去,同時手電已經甩開了來照,扎西大叫:「當心腳下,別光顧找!」


  我們也管不了這麼多了,一邊跑一邊找,很快峽谷就到頭了,在我們面前,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半月形土丘堵住了去路,足有五十米高,好像一面巨大的風帆,非常陡峭,看上去沒法爬過去。


  懂對講機的人一看就知道情況了,這樣的地形,無線電信號是最弱的,這和在大山的山谷中信號差是一樣。然而我們看向對講機,那聲音現在已經十分的清晰,絲毫沒有減弱。那就是說,發出信號的東西絕對就在這個半月形土丘圍成的大概一百一十米長寬的區域內。


  「就在這裡?」我們都冒出了冷汗,感覺到不對,因為手電一掃,這片地方就一目了然,連個鬼影也沒有。


  「難道已經沉下去了?」我心理出現了一個不好的念頭。


  阿寧搖頭,因為對講機中的聲音仍舊在響,就叫了一聲讓我們分開去找。


  我們分散開去,仔細的搜索地面的痕跡,很快扎西就叫了起來,有了發現,我們衝過去,發現了地上有非常雜亂的腳印。不是我們的。


  「他們就在這裡。」扎西道,「這半月形的土丘好比是一個避風港,他們肯定是被狂風逼進來躲避的,而這裡面幾乎沒有風,腳印才會留下來。」


  我們馬上順著腳印往前找去,沙質的地面腳印非常的清晰,可以看出是三個人,我們跟著腳印走了十幾米遠,就來到了那土丘的根部,腳印竟然戛然而止。沒有拐彎的腳印,也沒有流沙坑。


  「靠。走到土丘裡面去了?」扎西咂舌道。


  「不是!」阿寧露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表情,她抬頭看向土丘,上面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他們爬上去了。」


  這就怪了,我們都愣了,抬頭往上看去,只見背光的土丘是一片漆黑,猶如一團純黑色的巨大黑幕,我們的手電掃射上去,因為實在是太高了,小小的手電光根本照不出個全貌。


  他們上去幹什麼?難道這土丘上有什麼東西?


  阿寧這時候讓我們退後,然後掏出信號槍,朝天打了一槍。


  灼熱的信號彈飛上半空,爆炸後把整片局域照得猶如白晝一樣,那一瞬間,四周隱藏在影子裡的景象全部都顯現了出來。


  我們全部將目光投向四周,一下這麼亮眼睛有點不適應,還沒有看清楚,就聽到阿寧驚叫了起來:「天哪!」


  我們忙瞇起眼睛抬頭將目光投向半空,在信號彈閃爍的光芒下,我們看到在半月形巨大的山丘的半山腰下,竟然鑲嵌著一個巨大的物體,一半埋在土丘的裡面,一半則突兀的橫在半空。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