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啟

  三叔說到這裡,他所知道的來龍去脈,都已經敘述了出來。


  說完之後,兩個人都鬆了一口氣,三叔大概是感覺放下了一樁心事,而我則是好像看完了一部電影一樣。


  我們兩個都安靜了下來,三叔出去上廁所了,我則閉上了眼睛,將剛才說的事情從頭到尾想了一遍。幾分鐘後,我已經把事情理得十分清晰了。


  雖然整件事情並不是百分之百的明朗,但是,裘德考、三叔的前因後果,大部分都清楚了,不知道的,也就是兩三件事情。


  三叔方面,在海底墓穴中的經歷,是三叔噩夢的開始,也是他從一個草寇逐漸成熟起來的契機,為了尋找消失在古墓中的考古隊,可以說他投入了自己所有的人生,那些錢和時間就不說了,就是一個雲頂天宮,為了拖延阿寧他們的進度,他竟毅然捨棄了自己的事業,除了少數幾個特別忠心的,在長沙的夥計全部都散了。三叔應該說是老九門的後裔裡一個數一數二的人物,現在一切都煙消雲散了。


  如今自己也落得個半死不活的境地,他這個年紀其實早就該退休了。當然最倒霉的就是我,受著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然而聽到後來,就發現這事情似乎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現在想想,感覺三叔當初騙我也許真的是善意的,如果我當初知道這裡面的水這麼深,恐怕自己都不肯踏進來。


  三叔給我的最重要的信息就是:當時在他們的船上,除了他和解連環之外,似乎有第三個知道海底古墓存在的人,這個人顯然和霍玲有關係,而且這個人顯然想幹掉他和解連環。


  而這個人肯定是在那十人之內,因為最後進海底墓的時候,海面上已經沒有船了,而下去的就只有那幾個人。


  那麼,他們一共十個人,除去三叔、文錦、悶油瓶、霍玲、解連環(死了),和一個送他回去的人,那就只剩下李四地等四個人,如果悶油瓶說的是真的,那這個人應該就是四個人之一,這四個人中應該還有一個是女人,那其實只有三個人可以選擇。


  如果不是解連環的殭屍歸來的話,這個神秘人必然就是在這三個人當中了,當然,這裡還有一個疑問,就是悶油瓶在昏迷前,看到的到底是誰。這個問題十分的詭異,如果勉強用看錯了解釋,雖然說得通,但是總歸感覺有點問題,我回去還要好好地想想。


  裘德考方面,就是裘德考在西沙考古那一年的事情,裘德考不肯說,顯然這事情十分的關鍵,涉及了核心的秘密。而他之所以肯將之前的事情說出來,現在看來,這些事情都無關緊要,當時他追求的,只是戰國帛書的含義,是學術上的事情。


  但是顯然,現在他的目標已經變了,我在這裡就發現了一個三叔沒有想到的地方,這裘德考的目的是什麼?現在也是一團迷霧,拍攝死人,拍攝壁畫,進魯王宮、雲頂天宮,這肯定不是學術研究了,他到底想幹什麼呢?


  裘德考已經是一個九十多歲的老人了,他還在做這件事情,顯然不為錢或者名譽地位這些事情了,這真是有點離奇。


  三叔上廁所回來,我就把自己想到的事情和他說了。他點頭,對我道:「這我其實想過,但是這件事情實在太複雜了,我沒法來說,你看,這裘德考開始西沙計劃之後的事情,我就完全看不懂了,不過,你要是仔細感覺,還是能感覺出一點線索來。魯王宮、海底墓、雲頂天宮,都是汪藏海到過的地方,表面上看,很明顯,他們好像是順著汪藏海的足跡來走,我就感覺,他們是不是在找什麼東西,一件汪藏海可能留在這些古墓中的東西。」


  「留在古墓中的東西?」我想了想,「難道是蛇眉銅魚嗎?」


  當年汪藏海為了將東夏的秘密流傳下來,通過這種方式,將隱藏著秘聞的蛇眉銅魚藏在大風水的寶眼中,希望日後能夠被盜墓賊發現。所以那幾個古墓中,都藏有蛇眉銅魚。


  三叔搖頭說不清楚,感覺不太像,好像是別的什麼,他們反覆地進海底古墓,似乎就是為了拿到汪藏海到過哪裡的線索,然後去找。


  「其實你三叔我才不在乎他們想幹什麼呢。你三叔我只想知道,西沙的海底他們失蹤,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文錦他們到哪裡去了?我盯著裘德考,就是因為這西沙的事情,肯定和他的目的有關係,可惜,這事情越查越複雜。」三叔說著就嘆口氣,「到了後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查什麼,我只能盡量比他們快,想早一步找到他們要找的東西,這樣就能威脅那個老鬼把事情說出來了,可惜,你三叔我到底老了,很多事情已經力不從心了。」


  我拍了拍他安慰他,道:「那大風水的線頭已經完結了,到了雲頂天宮已經是終點了,那一次顯然阿寧他們的目的是九龍抬屍棺,但是當時局勢混亂,他們沒有得手,我想他們可能會再次進去。不管怎樣雲頂天宮應該是最後一站了,他們進去,無論找到找不到,這事情也應該到了尾聲。三叔你也別太執著了,有些事情,你已經盡力了,就別太多想。」


  三叔苦笑:「尾聲?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不過,現在看來,這麼說還太早了。」說著就拿起悶油瓶寄來的錄影帶,拍了拍,「這事情肯定還沒完,看看裡面是什麼東西再說吧。」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