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屍

  幽暗的水深處,那具白紗圍裹的古屍,不知道在水中泡了多少年,白紗早已經破敗,分不清是男是女,因為距離尚遠,屍體的樣貌也是一片模糊,看不出保存的情況。


  三叔冷汗直冒,不過立即鎮定了下來,顯然既然是沉船墓,有一具懸浮的屍體在這裡,也不算奇怪。


  然而等三叔逐漸放開了遮住探燈的手,就看到在冰冷的白光下,那古屍邊上的黑暗中,又出現了另外一具古屍,同樣的裝扮,陰沉沉地隱藏在陰沉的海水中。


  三叔就有了不祥的預感,他繼續移動探燈,果然發現下面的黑暗中,竟然漂浮著大量的白紗古屍,足有三四十具之多。無數朵白色飄舞的紗衣,真的讓人有一股冰徹心肺的寒意。


  因為探燈光的關係,現在已經無從知道那微弱的綠色螢光,到底是從這些古屍的什麼地方發射出來的,而最讓人感覺到毛骨悚然的是,古屍群並不是靜止的,僵硬的屍體懸浮在水裡,竟然還在緩緩地移動。


  三叔的心都要從喉嚨裡跳了出來,在不透氣的頭盔裡,他的腦袋上全是冷汗,心說幸好他拉住了解連環,要是剛才直游過去,貼到這群古屍邊上才開燈,自己不嚇死才怪。這些屍體肯定在這裡泡了近千年,普通的早就泡化了,怎麼可能還懸浮在水中,難不成已經成了粽子?


  自己下來的時候一點準備也沒有,根本沒想過會面對如此險惡的局面,連驢蹄子都不曾帶上一個,說來也是冤枉至極,跟著這狗日的解連環,三叔也早已忘記這一切是自找的。


  再看解連環,也是一臉的驚恐,可見剛才毫不在乎靠近的行為,應該是不知真實情況造成的,看樣子老外並沒有告訴他會看到什麼。


  三叔思緒如電,閃電間已經預見了好幾個情況,此時遠處的古屍群卻漸漸漂近,不緊不慢,白紗緩慢地漂動,要不是四周的黑暗,和那模糊不清的五官,如此情景真如天宮之中仙人踩雲而行的場景。


  三叔看著看著,突然就靈光一閃,意識到什麼了。


  他壓低身形,潛水幾米,使得自己靠得更近,仔細去看。


  古屍似乎沒有完全腐爛,五官雖然模糊,但是還能看出人的樣貌來。一具具呈現各種姿態,有的如托盤,有的如吹簫,有的如彈琴鼓瑟,洋洋十幾具,雖然僵硬如鐵,但是姿勢之優美,無與倫比,三叔就明白了他看到了什麼。


  在很多古墓的壁畫上,都會描繪這麼一幅畫面,那就是墓主人屍解升天,天上天門大開,群仙集會相迎,祥雲繚繞,神鳥飛揚,天光普照。在這樣的壁畫中,必然會在墓主人踏的雲梯之旁的上方,畫著「天師舞樂圖」,畫中必有無數的天樂老仙,鼓瑟齊鳴。


  但是這裡的墓主顯然是感覺一幅畫的「天師舞樂」不過癮,這幾十具古屍所形成的景象,正是真實化的天師舞樂,鼓瑟齊鳴,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他頓時就明白為什麼解連環會尋找這幾具古屍,因為天師舞樂的路線,就是墓主人屍解升天的仙路,跟著古屍,就肯定能找到墓主人的所在。


  一邊的解連環緩過勁來,示意三叔跟上去,因為緊張,他的動作都變形了。


  三叔努力安撫自己的心跳,他知道自己肯定進了了不得的地方,此時反倒不慌了,因為既然知道了這個地方,古墓又不會跑,現在這樣的準備,顯然是不充分的,他有了十足的藉口,可以說服自己退出去。


  現在想來,他們所處的地方,根本就是一片無盡的深淵,那幾具古屍往哪裡漂去,要漂多久,根本無法猜測,如果貿然去跟,不知道還需要浪費多少時間,氧氣也不充裕了,的確是相當不明智。


  三叔完全醒悟了過來,他阻止了解連環,示意他回去,不要再進行下去了,現在的情況再繼續深入太危險,老命還是重要的。


  然而解連環此時卻又突然下定了決心(神經質是二世祖的通病,貌似我也有這樣的問題),不等三叔阻止,逕直就往女屍去的地方追去。


  三叔在後面打了幾個探燈信號,想讓他再等等,解連環卻一點也沒有在意,三叔一看,心說糟糕,這小子大約是想甩開自己了。


  剛才脅迫解連環,兩個人一起下來,解連環肯定也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如今應該是快到尾聲了,解連環乾脆就甩掉他了。


  縱使和他再沒感情,解連環仍舊是自己的親戚,而且自己是所謂的哥哥,中國人在這個問題上,始終有著血緣情結和護幼的情結,三叔此時不可能丟下解連環不管,他只能壓住滿肚子的火,急追上去。


  (說到這裡,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聽到三叔提起自己的「不得已」以及「沒辦法」,重複得我都能聽出來異樣,似乎他在潛意識裡,非常強調自己跟著解連環去的不情願。事實上,以我瞭解三叔的個性,三叔在那個時候,還不是那種能夠控制住自己好奇心的人。我在這裡已經感覺到,必然,解連環之後的死,三叔可能會負上主要的責任。


  我之所以這樣認為,是因為三叔在我小時候,帶過我一段時間。那個時候,他就因為別人叫他去下地,而又無法顧及我,就把我用繩子拴在路邊上整整曬了一天,曬得我差點中暑。事後他用很多汽水棒冰賄賂我隱瞞了這件事情,我那時候不懂事,也就沒說出去。但是對於這件事情,可知道他年輕時候性格是相當頑劣,自控能力很差。


  但是想起解連環在古墓上留下的血字,我卻始終無法相信,三叔會特意去害他。所以聽到這裡,我不由自主地,開始緊張起來。)


  接下來事情,節奏十分之快。


  三叔一邊權衡著氧氣的消耗,一邊奮力追趕解連環,他是越想越不對,像這樣的海底古墓,他到底不曾到過,實在是沒有把握。


  但是解連環這個時候已經根本是在逃了,在前面潛得飛快,加上三叔並不是太擅長潛水,很明顯跟不上他。


  跟著前面的燈光,在黑暗中一直往前游了十幾分鐘,不知不覺的,許多的懸浮物出現在了三叔的四周。三叔草草一看,都是殘破的木頭構建,雕窗、木樑,成千上萬,全部都高度腐敗,上面結滿了白色的海銹。


  緊接著,在這些漂浮物的中間,三叔就看到了一個傾斜的巨大的猶如怪獸一般的黑影。


  在水中漂浮的「舞樂古屍」們,逕直朝這個東西漂了過去,而前面的解連環已經超過了它們,貼近了那個巨大的黑影,三叔藉著他的燈光,一點一點看清了那東西的真面目。


  那是一艘卡在礁石中的巨型古船的船頭,這裡所謂的巨型只是濫用的一個詞彙,三叔已經感覺無法用來形容他看到的這艘船頭的大小。


  船頭殘骸從礁石中延伸了出來,兩邊延伸二百多米。殘骸已經完全變形了,扭曲的船首上全是白色的海塵和結痂的珊瑚礁,如果不是那怪異的形狀,恐怕別人會認為那是一隻巨大海洋生物的頭骨。


  「舞樂古屍」朝著殘骸飄然而下,很快就消失到了黑暗的海水中,三叔和解連環緊跟其後,在兩隻探燈的照射下,殘骸的情形越來越清晰。


  在船首的甲板之上,三叔看到一座半嵌在礁石中的木製雕花樓台,似乎是巨大木船的主體建築,現在已經傾斜了,幾乎要倒塌了。樓台之上,有一扇變形開裂的漢白玉石門,洞開著,好像一張大嘴,在等待他們自投羅網。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