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影帶

  就在我和三叔聊天時,突然就有人敲門,隨即就走進來一個快遞員,問哪個人是我?


  我在這裡的事情,只有家裡人和阿寧方面的一些人知道,所以我以為是家裡給我寄來的慰問品或者是國外發來的資料,並沒有太在意,就接了過來。等我簽了名字仔細看寄件的人時候才發現,包裹上的署名竟然是張起靈。


  那一瞬間我呆了一下,接著就渾身一涼。


  在這裡的這段時間裡,我已經把在長白山裡的事情逐漸地淡忘了,可以說除了恐懼之外,其他的記憶都基本上被瑣碎的事情覆蓋,但是這三個字的名字,突然一下子又把我心裡遲鈍的那根弦扯緊了,不久前的回憶一下子潮水一樣湧現在了我的腦海裡。


  他怎麼會給我寄東西?他不是進到那巨大的青銅巨門裡去了?難道他已經出來了?──這是什麼時候寄出來的,是在他進雲頂前還是後?我馬上去看包裹上的日期,一看又是眼皮一跳:竟然是四天前。


  這麼說他真的出來了!他從那巨門裡出來了!


  我的手都開始發抖起來了。腦海裡閃過悶油瓶走入到地底青銅巨門中的情形,看著手裡的包裹,心裡亂成了一團,心說這會是什麼東西?難道,這是他從那青銅門裡面帶出來的?


  那會是什麼呢?人頭,明器?鬼玉璽?


  不知道有多少古怪的念頭從我的腦子裡閃過,過了好久,才突然意識到我應該馬上打開它,忙四處找剪刀。


  一邊的三叔看我表情大變,不知道我收到了什麼,好奇地湊過來看。一看到張起靈這三個字,他也吸了口冷氣,露出了極度震驚的神色。


  兩個人手忙腳亂地翻了半天,最後三叔找到了一把水果刀遞給我,我才得以割開了包裹外面的保護盒。


  盒子裡面裹了一包東西,包裹是四方形的,外面十分工整地用塑料膠帶打了幾個十字,十分難撕,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撕出一個口子,裡面露出了兩個黑色的物體。我的心跳陡然加快,停了停,深吸一口氣,用力一扯,兩塊黑色的物體被我拔了出來。


  那一剎那我已經做好了看到任何可怕東西的準備,然而我看到的東西,還是讓我傻了眼──那竟然是兩盤黑色的老式錄影帶。


  我剛才腦子裡亂成一團,幾乎什麼都想過了,唯獨沒有想到,裡面會是兩盤錄影帶。因為悶油瓶那個人,你可以很容易把他和什麼棺材扯上關係,卻實在很難把他和錄影帶這種過期的現代化設備之間建立什麼聯想。


  我靠,他怎麼會寄這種東西給我?裡面是什麼內容?


  我的心一下就懸了起來,腦子裡出現了一個念頭,該不是他進青銅門後的情形吧,難道他把青銅門後的情形拍攝下來了?


  我靠,要是真的那太──不過一想又不可能,當時沒見他扛攝影機進去。而且我相信那青銅門之後也不會是什麼好地方,應該不至於能輕鬆地扛攝影機拍攝。


  那會是什麼呢?我心裡頓時好比無數隻螞蟻在爬,直想馬上播放出來看看。


  不過,這兩盤錄影帶,樣子和使用的材料都是很老式的,可以說年代相當久遠。我知道必須要老式的放映機才能播放,那種東西現在很難找到了。


  三叔示意我翻過來看看,我就把包裝丟到一旁,把兩盤錄影帶拿出來,先仔細去看錄影帶的側面上有沒有標識什麼信息。


  我對錄影帶並不陌生,十年前街頭還是滿佈錄影帶租賃店的時候,看國外的故事片幾乎是我唯一的娛樂。那時候假期裡一天五盤是肯定的,接觸的多了,對這東西的結構自然也有一些瞭解,知道一般自己錄製的錄影帶,都會在背脊上寫點什麼,否則無法辨認。


  一看卻有點奇怪,它的背脊上以前確實貼著標籤,然而現在給撕掉了,給撕掉的痕跡很新,顯然撕了不長時間,看來,似乎是悶油瓶不想我們看到這邊上的標籤。


  這又是為什麼?東西都寄給我們了,還要撕掉邊上的標籤,這上面有什麼我不能知道嗎?


  「這是怎麼回事?」這時三叔拾起地上的包裝,甩了甩,確定裡面再沒有什麼東西,問我,「大侄子,你他娘的可不厚道,你怎麼沒告訴我你和他還有聯繫?」


  我搖頭表示絕對沒有,三叔拍了拍帶子,問那這怎麼解釋?我說:「你問我我問誰去。」


  三叔看我不像撒謊,就皺起了眉頭,嘖道:「那這小子也算神通廣大了,他怎麼知道你在這裡?」


  我也奇怪,我從雲頂出來之後,地址只有阿寧那批人和家裡人知道,他沒有我的信息,卻能準確地寄東西給我,這其實是相當困難的事情,沒有人為他收集情報是不可能做到的。看樣子,這個沉默寡言的人背後的水,真的深不可測。


  三叔想了想,又問我面單上有沒有寫這郵包是從哪裡發出來的?我拾起面單看了看就搖頭,上面只有發件人和日期,其他真是一片空白。不僅發出的地址沒有寫,連發出地都沒有標明。真不知道這快遞是怎麼做事情的。


  不過日期是在四天前,這裡省內快遞一般一天就到了,省外比較近的也只需要兩天,這份快遞寄了四天,寄出地不是離這裡很遠,就是相當偏僻,交通不便的地方。我可以查查快遞公司的電腦系統,如果他們有網絡登記,一查就知道了。


  說完三叔和我就對視了一眼,都苦笑了一下。這突如其來的東西打亂了三叔的敘述,一下子,我也不知道怎麼處理這帶子好。三叔就道:「大侄子,要不咱們先暫停,這小哥行事詭秘,他不會莫名其妙寄東西來,這兩盤帶子可能非同小可,咱們先去找錄影機看看裡面拍的是什麼怎麼樣?」


  我聽了一下搖頭,忙說不行,雖然我對這錄影帶裡的內容也十分的在意,但是三叔對我敘述的東西還沒有一個具體的頭緒,現在暫停,等一下他心情變化,還指不定說不說呢。而且錄影機這東西停產都快十年了,現在連VCD都淘汰了,舊貨市場都很難買到,這帶子一時半會兒肯定看不了。


  不過,如今如果當這兩盤錄影帶不存在也不可能,我就說咱們繼續說咱們的,讓你那夥計去問問這市裡什麼地方有舊貨市場,然後去看看,如果有這機器就買下來,如果沒有,我晚上上網想想辦法。


  三叔聽了也覺得有道理,道:「也行,反正接下來也會說到這小哥的事情。」說著就揮手讓夥計照辦。


  那夥計聽三叔講事情也聽得津津有味,現在把他打發走了,頗有點不情願,不過給三叔眼睛一瞪,也沒脾氣了。


  夥計走後,三叔就拍了拍臉,道:「那咱們說快一點,剛才我說到哪兒了?」


  我把我剛才聽到的給他重複了一下,三叔就點頭:「對,關鍵就是那帛書的內容,那老外和戰國帛書淵源很深,這事情還挺複雜,還得從頭和你講。大侄子你生意做了也不短時間了,你對戰國帛書這東西瞭解多少?」


  我想了想,幹一行熟一行,雖然我不太喜歡拓片生意,利太薄而且接觸的人都有點古怪,不過這麼多年做下來,我對於這一行的瞭解還是比較深刻的。


  戰國帛書這東西,不能算是拓片裡主要的一種,看名字就知道,戰國帛書就是戰國的帛書,然而,事實上,這個戰國的範圍還比較狹窄,正式交易的時候,春秋時期的東西,也算到了戰國裡面。市面上戰國帛書的正本很少,非常珍貴,又因為出土墓點的不同,被分為楚帛書、魏帛書,等等。這些帛書的內容也各不相同,其中最珍貴的是魯帛,現今公認是魯帛的,我知道的十個手指都數得過來,而且都不完整,其他混充的東西雖然也有,但是真假難辨,一般官方不承認。


  魯帛書也不是單一的一種,按照字體和拓片的大小,分成幾個小類別,其中最珍貴的是一種魯黃帛,原因很簡單,就是它上面的文字,別人看不懂。


  記錄在這種帛書上的文字語法非常古怪,能知道單字的意思,但是沒法閱讀。我們知道中國八大天書:《倉頡書》、《夏禹書》、《紅巖天書》、《夜郎天書》、《巴蜀符號》、《蝌蚪文》、《東巴文書》以及《峋嶁碑》,都是文字孤本,沒法進行破譯。然而魯帛上的文字,卻好像是密碼一樣,國外考古界把這種魯黃帛叫做《中國的魔法書》,因為按照排列念出來,就好像是跳大神的咒語一樣。


  不過這種密碼已經在一九七四的時候,被人破解了,這就是後來被稱為《戰國書圖》的一種圖文轉換的古代密碼。我是在三叔那裡聽說過這個詞後自己查的資料,這是一個大發現,不過一九七四年當年發生的另一件事情太出名了,所以這個考古事件並沒有引起轟動。


  現在一般的戰國帛書的拓片交易中,這種魯帛很吃香,找的人很多。前段時間聽說根據考古研究,這種魯帛可能有一百二十卷之多,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推測出來的,但是我知道真正在流通的,也就是那四片到五片,那都是真正的專業人士看的東西,在網絡上看不到,而且外國人特別喜歡,所以很多掮客在各地淘這東西,希望能發現孤本。而要找稀有的魯帛書,則需要到拓片店裡去掃店,因為我們採購拓片都是一大批弄來,也不會去分類,各種來歷的都有,一般都堆在那裡,如果有心就說不定能找到冷門的,而且這種人找到了一般也不會張揚,自己回去研究了,所以這個市場的生意還是比較好做的。


  我爺爺從古墓裡盜出的那一份就是魯黃帛,不過因為老底子出過事情,這東西我們也不敢拿出來炫,爺爺在江湖上的名氣很大,不乏有人問起這事情,也算是我店裡壓箱的寶貝。


  現在我們也知道,這種魯黃帛,應該就是戰國時期鐵面生的雜記。這傢伙和達文西一樣,使用自己創造的文字來書寫雜記,非常的神秘主義。從魯王宮出來之後的那段時間,我也研究過這東西,據說人類歷史上,凡是使用密文記述東西的人,都是因為發現了顛覆當時世界觀的東西,怕被主流勢力(比如說達文西時期的天主教廷)抹殺而不得已採取的措施。


  關於帛書,我就知道這些。我把這些和三叔說了,三叔點頭道:「說得沒錯,果然茅坑蹲久了不會拉屎也能哼哼。」說著就從床底下拿出他的破包,從裡面摸出了一張發皺的照片,我接過來,發現是在博物館的櫥窗裡拍下來的一份戰國帛書,看上面的文字排列,應該就是爺爺盜出之後被美國人騙走的那份正本。


  「這是本來應該屬於咱們家的東西。」三叔道,「老子三年前去美國的時候,在紐約博物館順便拍的,整件事情就是因這塊東西而起的。想想也真是命裡注定,咱們家四代人了,好像給詛咒了一樣,都被捲到這事情裡頭來了。這也是我不想你參與進來的原因,我希望這件事情到我這裡就能停了。」


  四代人,是啊,我突然感慨了一下,問道:「到底上面寫的是什麼內容?」


  三叔笑了笑道:「剛才我就說過了,不說出來你絕對想不到,其實,帛書上面並沒有寫任何的東西,帛書翻譯出來的並不是文字,而是一幅神秘的圖形。」


  「圖形?」我皺起眉頭,想起了七星魯王宮的那份戰國帛書,「難道,也是一幅古墓的地圖?」


  三叔搖頭道:「不是地圖,比地圖複雜多了。這件事情一言難盡,去西沙之前,那個老外把這些事情全部告訴了我,我轉述一遍,你聽完就明白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