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接受的真相

  剛才翻開暗門時候的那一咋呼,和這東西打了一個照面,也就是半秒左右,加上那一下的嚇唬,也不可能仔細觀瞧那東西的模樣,腦子裡只有一個大概的印象。可是現在,僵持之下,火光之中,那張詭異的面孔就清晰的印在了三叔的眼前。


  三叔咋一看還只覺得懾人,什麼粽子他沒見過,濕的乾的,沒腦袋的兩個腦袋的,安詳的猙獰的,他天生神經就大條,十五歲之後就再沒怕過這些東西,但是這張臉他娘的太邪門了。


  那怪物的臉是青銅色的,皮肉收縮,皮膚都龜裂成鱗片狀,一邊都剝了起來,兩隻眼睛沒有瞳孔,單是偏偏你又覺得他就是在看著你。


  三叔就琢磨著這不像是粽子啊,粽子再難看,至少也得像個人啊,怎麼這東西,看著像條蛇呢!這該不是妖怪?


  而且最讓三叔納悶的是,越看這張臉,心裡好像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但是是什麼感覺,他又實在說不上來,搞的自己的脖子就不停的冒白毛汗。


  他的手越來越沒力氣,那怪物面無表情的又擠出來了一點,三叔知道不能再瞎琢磨了,當下把火摺子往那臉上一扔,火哄一下就起來了。


  三叔喜歡的酒,是一種綠色的「燒刀子」,上海人好像叫做綠豆燒,三叔喝的是鄉下人自己釀造的,那都是基酒,度數極高,一點就燒起來。這酒他到現在還喜歡喝,不過對於他這種年紀來說,這種酒已經像慢性毒藥一樣了。


  那張怪臉一下淹沒在火焰裡,再也看不清楚,四邊的東西開始滋滋冒起白煙,皮肉都開始融化起來,一股極其難聞的味道撲鼻而來。


  棺材裡的陪葬品大部分都蓋著潮濕的腐爛絲綢,現在也給燒的吱吱響了起來,索性並沒有直接點燃。


  三叔盡量摒住呼吸。火燒了大概六七分鐘,酒精就燒完了,三叔發現這一招起了作用,下面往上頂的力量慢慢消失了,隨著火勢越來越小,那臉也腐蝕殆盡,露出了裡面已經燒的焦黑的骷髏。


  三叔恐防有變,還是沒有放鬆腳下的力量,一隻手還是撐,另一隻手拔出腰間的砍刀,去撥弄那隻骷髏。


  撥弄了兩下,發現並沒有什麼反應,三叔用力對了脖子砍了兩下,把頸骨砍斷,才鬆了一口氣,確定這玩意真掛了。


  一放鬆,他渾身就脫了力了,兩隻手的力氣迅速就消失了。腳一軟就坐倒在棺材裡面大口的喘氣。


  不過此事還不算完,三叔休息片刻,惦記著石棺下面密室的事情。心說這地方不能久待,整個墓室裡已經煙霧瀰漫,本來空氣就已經不多,這下子更不夠用,要抓緊時間看看下面有什麼,要是沒什麼好貨色,咱就快點反打盜洞出去吧。


  他撿起一邊的手電,咬在嘴中,再一次拉起石棺低下的暗門石板。


  無頭的血粽子就平躺在石板下面,那是一具身材魁梧的男性濕屍,衣物也已經腐爛殆盡,只剩下很多的布條粘在身上,渾身呈現一種青銅的銹色,最恐怖的是,身上長滿了很多類似於眼睛的皮膚褶皺。


  三叔按了一下它的胸膛,感覺剛硬如鐵,不由慶幸,要是剛才自己頂吃不住,肯定是九死一生。


  這個時候,一個非常寒人的景象,突然讓三叔楞住了,一股極度的寒意,一下子就從他的腳底心衝上了腦門。


  他突然發現,這一具血粽子,他縮在石扳下面的右臂,竟然只剩一截!手肘以下的部分已經不翼而飛了。


  三叔心裡「咯登」了一聲,腦子裡頓時就亂了,馬上俯身看那斷手的斷口,只見皮肉果然都是猶如棉絮一樣,呈現炸裂的形狀,三叔忽然渾身一軟坐倒在地。


  我本來覺得三叔的敘述過於累贅了,但是一聽到那血粽子竟然只有一隻手,我頓時就明白三叔為什麼要講得如此詳細。


  猶如棉絮一樣,呈現炸裂形狀的傷口,那是槍械短距離掃射才會形成的,也就是說,這血粽子的手是被槍打斷的。


  這些情況,加上爺爺筆記裡的記載,和三叔的表情,我大概已經猜到了事情的發展,頓時我也感覺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從我的後背蔓延上來。


  但是如果事情真的是這樣發展的,那整件事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簡直變成神怪小說裡的情節,我實在是不太敢相信。


  三叔摸了摸身上,想再找根煙抽,但是顯然身上已經沒有了。我摸了一下屁股口袋,發現還有半包,是在酒吧happy的時候從胖子那裡要來的雲煙,遞給了三叔。


  三叔再次點上,狠狠抽了一口,才道:「我看到那具血粽子的時候才明白,我老頭子你爺爺,他那破本子上寫的東西,可能還有著什麼隱情,也突然知道了,為什麼我問他當時發生的事情,他不想提起。」


  爺爺當時對於他筆記上的東西,無論我們怎麼問,他都是一句話,說這不是小孩子能聽的故事。當時我們都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終於知道了,但是真相卻是如此的驚悚。


  三叔看了看我,道:「大侄子,你這麼機靈,相信我不說,你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不敢點頭,因為我想到的事情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從爺爺的筆記上可以知道,在爺爺從盜洞之中拉出戰國帛書的斷手之前,古墓之中響起過一串匣子炮響,也就是說,在古墓中的叔伯,可能就是因為這一梭子匣子炮,給打斷了右手。


  而古墓暗室中的那具血粽子,竟然也沒有右手,而且傷口呈現棉絮炸裂狀,那結論就很可能只有一個:那血粽子不是古屍,而是我叔伯屍變而成的!


  按照我的推斷,事情的經過可能是這樣的:


  當時他們下到盜洞之下,必然也如三叔一樣發現了棺材下面的密室,以筆記中叔伯的性格,他必然是爭著做先鋒的人,肯定是搶在其他人前頭,第一個下到了棺材底下密室裡。


  而就是在那間密室之中,叔伯發現了那一卷戰國帛書,就在他拿出帛書,準備退出密室的時候,突然發生了什麼恐怖的變故。


  變故突起的時候,叔伯應該還有應付的餘地,所以他還能將手探出密室之外,但是等他自己想出來的時候,可能已經晚了,不得已之下,或是他自己,或是太爺爺,開槍打斷了他的手。


  斷手被在墓室外的爺爺用土耗子拖出了古墓,而叔伯卻留在了密室之內,最後,竟然變成了那樣可怕的怪物。


  而在外面試圖救出叔伯的太爺爺和太祖爺爺,也受到了牽連,死在了棺材邊上。


  然而,最後追出墓室的那血紅色的東西,和後來的怪面巨屍是怎麼回事,這裡就解釋不清楚了。我覺得,有可能那血紅色的東西,就是中了招、卻還殘存意識的叔伯,但是爺爺當時絕對想不到那一點,把他當成了古墓中的怪物。


  當然,事情是不是如此,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了,現在這樣的推測,就算再說得通,也只是推測而已。


  我把我的想法試探性地一說,三叔表情複雜地看著我,點了點頭。


  這時候我想到一個問題,我問道:「不過,爺爺既然對我們說『這個故事不是小孩子可以聽的』,說明他也知道了當時他開槍打的,可能是自己的哥哥,照理說他不可能知道這件事情啊,那難道爺爺之後也回去過這個古墓?而筆記中沒有記載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因為事實太過駭人了?」三叔皺起眉頭,道:「我也有同樣的疑問,但是這一點已經無法追究了,老頭子已經死了,我們永遠不可能知道當時的真實情況是怎麼樣的。」


  我問道:「那接下來呢?你有沒有下到那個棺材地下的密室裡去?」三叔又狠狠地吸了一口煙,幾乎吸掉了五分之一,說道:「你要是我,會忍得住不下去嗎?」


  我心中苦笑,心說我要是你,翻暗門的時候就給嚇死了,還哪裡會有機會琢磨下去不下去。我搖了搖頭,道:「我哪能和您比啊,您侄子我的膽子您也不是不知道,您就別哪壺不開提哪壺了,快說吧,那密室裡,到底有什麼東西?」


  三叔嘆了口氣,道:「我先給你看樣東西,然後再慢慢告訴你。」說著,他從他病床邊上的櫃子裡抽出了他的背包,從裡面取出了一個小的象牙盒子。


  我接過來一看,盒子是清朝的琺琅原盒,是還沒有上琺琅彩的毛坯盒,很沉,打開一看,盒子裡面放著一顆黑色的、醜陋的卵石,就好像現在建築工地上的黃沙堆裡經常看到的那一種。


  「這是什麼?」我奇怪道。


  「這石頭,就是我從那間密室中拿出來的東西。」三叔道。


  我「啊」了一聲:「就是這東西?」又仔細地看了看石頭,看不出什麼蹊蹺來,剛想用手去拿,三叔就把盒子蓋了回去。「別動,這東西有點危險。」他道。


  我把盒子還給他,奇怪道:「這好像只是普通的石頭啊,那麼詭異的密室裡,放的就是這個東西?」


  三叔又嘆了口氣,好像他們上了年紀的人,老是喜歡嘆氣。他道:「你別看它不起眼,我當時為了拿這個東西,差點就沒命了。」


  在推斷出血屍的真相之後,三叔震驚得失了神,坐在地上愣了很長時間才緩過勁來,他心中亂成了一團,看著離他兩尺開外的密室入口,心說那黑暗之內,到底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可以使得一個人變成那種樣子。


  三叔和我一樣,也是命犯太極的人,絕對受不了好奇心的折磨,只不過我膽子太小,經常遭受好奇心和恐懼的雙重折磨。而三叔就不同,他只是猶豫了一下,就決定要下到密室之中去看看,知道個究竟。


  現在想想,這其實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大概也只有三叔這樣的人,在那種情況下還會作這種決定。


  爺爺之所以不肯教三叔太多的本事,也是因為他做事衝動,事實證明爺爺看人是相當準的,只可惜,老人的經驗,小輩們經常是不聽的。


  休息了片刻,三叔便開始準備。他先是收拾了先人的屍骨,脫掉外衣,撕開之後,將棺材外的兩具骸骨收拾一下,包入衣服之中,然後戴著手套,用捆屍帶套住血屍的兩腋,拉出了棺材,恭敬地擺到一邊,又把砍下的頭顱放了回去,對著三具屍骨,叩了三個結結實實的響頭,說道:「不肖子孫吳三省,心智愚鈍,冒犯先人遺體,請先人見諒。」


  磕完頭,他就把砍刀別回腰裡,又取出雷管插進腰帶,縱觀全身,確定一切沒有什麼破綻了。


  他收斂心神,來到棺材邊上,再一次抬高了暗門,小心地往裡面觀瞧。


  暗門之下,果然是一條暗道傾斜向下,不過,出乎意料的是,暗道很矮,矮得似乎只能匍匐爬進去。


  暗道口的長寬和棺材等同,剛才這一具「血粽子」就是躺在暗道之內,也虧得這下面地方狹窄,那「血粽子」就是天生的巨力,也使不出力氣,不然就憑三叔的力量,如何能將他壓住?


  三叔先打起一個火摺子,丟了進去。火光一路打滾,直掉進暗道深處,最後停了下來,變成一個小小的光源,照出了一個大概。


  接著他摸了摸腰裡的砍刀,說了一聲祖宗保佑,深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縮起身子,緩緩鑽入了暗道之內。


  暗道中瀰漫著一股難以言語的惡臭,三叔甸甸趴下,不得不屏住了呼吸,往裡面挪動,等身體全部進入之後,腳一帶上面的暗門,暗門又自動翻下。


  四周一下子安靜得異樣,只剩下前方的火摺子燃燒的噼啪聲。三叔有點莫名的緊張,身上已經全是白毛汗,他勉強鎮定了一下,摸出手電,打亮向前面照去。


  手電的光線比起火摺子要強上好多,一下子就照得很遠,他看到密道是由一塊塊的黑色石板壘成的,大概三米一截,一截連著一截,一直貫通到深處。整個密道非常清爽,四周的黑色石板也修整得十分平滑,沒有任何的裝飾,一眼看去,就好像老式中央空調的通風管道。


  前面火摺子火苗的大小、顏色都很正常,密道裡的空氣應該和外面是連通的,呼吸應該沒有問題。


  三叔定了定神,咬著手電,開始向密道的深處爬去。


  我也有過在狹窄密道中爬行的經驗,知道絕不輕鬆,三叔雖然體質比我好得多,但是只爬了幾步,也感覺到呼吸急促,加上他還要不時提防四周,爬得就更加辛苦。


  爬了有十分鐘左右,前面有了一個轉彎,三叔轉了過去,他以為後面還是同樣的密道,可是等他一轉,卻發現他的面前,出現了一面雕刻著浮雕的黑色石牆。


  三叔先是一愣,呆了好久才意識到,原來密道已經到頭了。


  這是怎麼回事?他暈了,原本以為密道的盡頭應該會有一個出口,然後裡面會有一間密室,而所有的秘密,應該都是在這間密室之中。


  然而現在什麼都沒有,密道只不過延伸了一點點,就有一塊黑色的石牆擋住了去路。


  難道叔伯當年進來的時候觸動了什麼機關,把密道封閉住了。


  三叔敲了敲石牆,發現石牆的後面好像是實心的,又查看了一下四周的結合處,發現這面石牆是封死在這裡的,也就是說,不是什麼機關,這裡就應該已經是密道的盡頭了,當年叔伯進來,應該也是爬到了這裡。


  那就奇怪了,如果這裡就是密道的盡頭,那這裡肯定就是當年叔伯盜出帛書的地方,但是這裡什麼都沒有啊,當年戰國帛書放在什麼地方?難道就丟在地上?


  三叔轉了個圈,看了看密道盡頭的四周,又打量了一下攔住去路的石牆。


  這個時候,石牆上的浮雕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個人面鳥身的神靈,鳥身猶如夜梟,而人臉十分古怪,雕刻得十分誇張,臉盤有洗腳盆子大,張著嘴巴,流雲行鬢,面無表情,不知道是男是女。


  (我聽到這裡,「啊」了一聲。)


  三叔注意浮雕的嘴巴處有一點凹陷,比畫了一下,發現當時的帛書可能是捲成一卷,放在浮雕的嘴巴裡。


  不過,浮雕的嘴巴是實心的,也就是說,在拿出帛書之後,沒有什麼機關會被觸發。


  他又抬頭看了看浮雕臉的其他部位,鼻子、耳朵、眼睛,最後,他的目光和浮雕的雙眼對上了眼。


  浮雕人臉鳥身,有四隻眼睛,還雕刻了圓形的瞳孔,但奇怪的是,上邊兩隻眼睛的瞳孔是向外突出的,而下面兩隻眼睛的瞳孔是向裡凹陷的。也就說,分別用了浮雕雕刻方法裡的陰刻和陽刻。


  這是三叔從來沒有碰到過的,不要說是他,就算是我,也知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所有的浮雕,要不都是陰刻,要不都是陽刻,不可能混在一起亂來。


  三叔湊近過去自己去看,不由「啊」了一聲。他發現,原來浮雕瞳孔部位的石頭,和浮雕並不是一個整體,而是有一塊黑色的醜陋卵石鑲嵌其中,奇怪的是,上面兩隻眼睛的卵石還鑲嵌在裡面,而下邊眼睛內的兩顆卻被人挖走了,只留下兩個球形的凹坑。


  三叔看著那兩隻眼睛,心裡逐漸明朗了起來,一個大膽的推測出現在了他的心裡面。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