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整之後

  阿寧隊伍的醫生給我們檢查了傷口,打了消炎針和動物疾病疫苗,撕裂太長的傷口都清洗好縫合了起來,胖子屁股上的傷口最嚴重,使得他只能趴著吃東西。


  我們餓極了,雖然食物不多,但是他們的嚮導說這裡有活風,肯定有路出去,所以也不用太緊張。


  我們吃了很多醣類的食物,身體各部分的感覺都有所回歸,疼的地方更疼,癢的地方更癢,十分的難受。


  三叔還是神智不清,不過高燒已經退了,潘子將他裹在睡袋裡,不停地餵一些水給他。


  溫泉水取之不絕,我們都用它來擦身體,這裡的環境遠算不上怡人,但是我卻感覺這一把身子擦得簡直是做神仙一樣。


  期間我把我看到的毫無保留地講給了他們聽,其他人聽了都悶聲不響,不發表任何議論。他們這幾個老外,這一次算是見識到了中國古老神秘中詭異邪惡的一面,你說要他們再有什麼想法,恐怕也困難。 


  其中一個動物專家說,那種生活在怪鳥嘴巴中的猴子一樣的怪物,可能是遠古的一種寄生關係,就好比趴在狼背上的狽一樣,怪鳥可能無法消化食物,而「口中猴」幫它消化食物,怪鳥靠口中猴子的糞便為生,這在海洋之中很常見。


  我不置可否,進入雲頂天宮的這一切事情,節奏太快,我們根本無法透過氣來,我現在只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實在不想再去考慮這些東西。


  不過私下裡,我還是和這幾個專家做了個約定,大家如果能夠活著回去,在這件事情上如果有什麼進展,可以通過E─mail資源分享,希望以後我們可以不再是比快的競爭關係。


  我們在原地休整了半天時間,潘子就帶著幾個人往縫隙的更深處探路,接著我們再次啟程,向著山裂隙的深處繼續前進。


  洞穴專家的意見是這條縫隙應該有通往地面的出口,不然不會有流動的空氣,而且出口必然是一個風口。


  我當時並不信任他,但是等到我們走了將近一天時間,走著走著,突然發現四周熟悉起來,而胖子張大嘴巴指著一邊裂縫上給人剝落的雙層壁畫的時候,我不由就控制不住地笑了起來。


  這條裂隙的出口,竟然就是我們在上山時候躲避暴風雪的那條被封石封死的岩石縫隙。


  我看到了我們遺留在裡面的生活用品,潘子也苦笑起來。


  當時我們來這裡,浩浩蕩蕩,現在都猶如敗兵,當時看著雙層壁畫,猜測雲頂天宮中秘密的時候的那種興奮和神秘,已經變成了無法迴避的苦澀和諷刺。而且當時我們怎麼也想不到,只要再往這條縫隙中走上幾公里,就是九龍抬屍棺的所在,我們竟然繞了如此巨大的一個圈子。


  這真是絕大的諷刺了,也不知道這個諷刺,是汪藏海留給我們的最後驚訝,還是連他也不知道的一個天大的巧合。


  之後,我們很快走出了縫隙,所有人一個星期來第一次看見了太陽,全都給照得睜不開眼睛。


  我們的食物基本上吃完了,不過我們不缺水,精力還算充沛,餓肚子走上一天時間應該不成問題。於是訂立了路線,阿寧通過衛星電話,聯繫好了醫生和接應,說在路上就會有人來接應我們。


  我們跟著他們的隊伍,緩緩下了雪線,碰上山地救援隊的時候,已是在營山村外了。


  所有的傷員全部給吉普車運到了最近的醫院做簡單處理,然後再送到吉林大學第三醫院。三叔經過檢查是劇烈腦震盪和傷口感染引起的併發症,需要長時間的調理,我和胖子則全是外傷,以致我再也沒有羨慕過潘子健壯全是傷疤的肉體,因為我也不會比他遜色多少。


  而且,雖然我對於三叔的目的和動機還是完全不知道,但是總算是把他的人找回來,心中也頗有一種自豪感覺。


  三叔一直要在醫院治療,直到病情穩定,我、潘子、胖子和幾個老外在吉林放蕩happy了大概半個月後也各自告辭。


  阿寧我就再也沒有見到,顯然她這一次也是什麼都沒有得到,她對於董事會那邊也許還有一關要過,但是和我已經沒有關係了。


  我心裡還在琢磨,要是她給炒魷魚了,這樣拚命的員工我倒是也需要的,王盟這個懶蛋實在是不成氣候。


  潘子回了長沙,收拾殘局需要大量的精力,後來就沒什麼聯繫了。胖子回了北京潘家園,說要休息幾個月,幾個老外各自回國,我只剩下一個人,一邊照顧三叔,一邊整理我的想法,試圖使用自己先有的線索,理出一點眉目來,但是沒有三叔那一部分的訊息,實在沒有辦法把整件事情想透。


  其實汪藏海那一部分的謎題都已經很清楚了:


  第一,雲頂天宮並不是汪藏海建築的,而是汪藏海改建的。(但是這座殷商時期的巨大遺址,以前到底是誰為了什麼目的修建的呢?)


  第二,汪藏海參與到這個改建工程並不是自願的,大部分參與改造工程的漢人工匠,都是東夏人脅迫過來,在改建工程進行當中,總司令汪藏海就開始設計了幾乎橫貫小聖和三聖兩山的逃亡密道,以免地宮封閉時,給異族的萬奴王陪葬。


  第三,在改建陵寢的過程中,汪藏海逐漸隱藏了在東夏皇陵之底、長白山山體深處的眾多秘密。(他在青銅巨門之內,到底看到了什麼?)


  第四,汪藏海將這些秘密記錄在龍魚秘文上,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得世人所見。


  第五,因為東夏是邊境小國,國庫不盈,雲頂天宮的諸多奇珍異寶,都是從其他墓穴中搜刮而來,汪藏海在指導東夏軍隊倒斗的時候,偷偷把龍魚秘文藏於這些古墓之內,希望能夠有人發現。一共放了兩條,最後一條,是他自己老死之前,藏入了自己的墳墓中。


  第六,他為什麼要把古墓修建在海底?是害怕東夏的後人斷絕了這個秘密?


  第七,海底墓中消失的人,出現在於雲頂天宮的密室中。(除了兩個人之外,其他人都死去了,但是這兩個人是誰?他們到哪裡去了?是不是也和悶油瓶一樣,進入了巨門之內?他們到底為什麼要進去呢?三叔到雲頂天宮去,目的是什麼呢?)


  第八,巨大的青銅古樹,巨大的青銅暗門,和幾個地方都出現的六角鈴鐺,這些青銅的東西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繫?


  它代表著一種神秘的力量,到底是什麼呢?


  我逐漸發現,二十年前在海底墓穴中發生的一切,才是關鍵。


  《盜墓筆記:雲頂天宮》完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