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與地的差距

  無數隻「口中猴」撲到我的身上,撕咬我的肌肉,我劇烈地掙扎,準備不耗盡最後一點力氣絕不罷休,但是心中早已經絕望,這樣的情況之下,就算神仙老子來了,也救不了我們。


  正在負嵎頑抗,突然四周一震,我們都給震了一個跟頭,抓在我身上的猴子頓時一呆,瞬間,突然全部猴子都從我們身上滑落下去,拼了命地向縫隙的出口逃去。


  我轉頭一看,胖子那邊也是同樣的景象,頓時「口中猴」瞬間全部都退出了縫隙,似乎見了鬼一樣。


  胖子渾身是傷,也是莫名其妙。我們面面相覷,胖子自言自語道:「怎麼了,到手的東西不吃了?難道嫌我太油膩?」


  「口中猴」的騷亂還沒有結束,圍在縫隙外的猴子毫不停留,爬回到人頭巨鳥的嘴巴裡,人頭巨鳥開始動起來,紛紛飛了起來,迅速消失,好像接到了什麼指令,或者看到了什麼可怕的天敵,瘋狂地逃竄。 


  我將五六式給胖子,讓他裝填子彈,然後自己小心翼翼地來到縫隙的口子上,也不敢出去,探出頭看了看,頓時目瞪口呆,人頭怪鳥一隻一隻地飛上天空,很快我們四周一隻都沒剩下,全跑了,四周頓時安靜下來,只剩下我們兩個人。


  這真他娘的怪了,我給胖子打了個招呼,示意他出來,我們四處看了看,對臨死前的突然轉機,感覺有點不太適應。我心說,上帝,你就算真不想我死,你也得找個好點的理由啊。


  我自言自語道:「它們到底在怕什麼東西?這種怪物竟然還有天敵?」


  話沒說完,胖子就拍了拍我,他看到了什麼東西。


  我轉過頭去,只見一邊巨型青銅大門上面封門的人皮,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全部爆裂脫落,兩扇巨大的青銅門竟然向外挪開了一點,一條黝黑無比的細小縫隙,出現在兩扇門的中間。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一身的冷汗,這麼大的巨門竟然自己開了,剛才那一下巨震,肯定是門開時候的反應,如此重的門,是誰打開的?誰在裡面?


  從汪藏海的敘述中,這個地底巨門給描繪成了一個邪神來往於地獄和現世的通道,地門之內有著萬古的邪惡,總之不是好東西,如今地門打開,難道是地獄中的邪神準備出來遛狗了?


  這完全是無法預知的景象,一瞬間我腦子轉了十幾圈:是妖怪還是粽子?跑還是看看再說?跑的話往哪邊跑?


  此時的思路竟然極端清晰,我自己也開始佩服自己這種被折磨出來的心智了。


  可是門開子之後,卻沒有任何動靜,也不見門繼續打開,也不見有東西出來。呆立了良久,胖子問我道:「要不要過去看看?」


  我想到這一切的謎題都在這巨門之內,而且汪藏海也進去看過,並且平安出來了,說明進入巨門之內應該沒有直接的生命危險,但是會看到一些我們絕對想像不到的景象。如此多的謎團,也許我們走幾步就可以全部解開了。


  但是如果進入之後,一旦大門關閉,這麼巨大的青銅門,就算有一千個人在這裡也無法推動,我們肯定就會困死在裡面。那知道了秘密又有什麼價值呢?


  這其實就是選擇安全地離開這裡,還是冒險去得到答案。


  權衡再三,我還是無法忍受這幾乎煎熬了我一年之久的謎團,我一定要進去看看,到底汪藏海當年看到的魔境是怎麼樣的景象,到底這延續了上千年的,牽扯我們家族三代的秘密背後,是什麼神秘的力量。


  我看了看胖子,他也和我心意相同。胖子把五六式給我,自己撿起他的M十六,從滿地的屍體殘骸中調出了幾只彈匣,然後擦了擦臉上的血,示意我一起過去。


  大門太大了,遠處看的一條縫隙,近處幾乎可以開進一輛卡車,要將萬噸重的巨門移動這一點的距離,需要的力量無法估計。


  我壓抑著心中的興奮,走到巨門之前,我聞到從縫隙中吹出了一陣奇怪的味道,心跳陡然就加快了起來,一種介於緊張和不安之間的情緒越來越濃厚,我們手上全是冷汗,連腳都有點軟。


  胖子先用手電筒照了照,手電筒光一入巨門之內,就完全消失,什麼也照不到。汪藏海提過,當年東夏人帶他來這裡的時候,剛進入門內的一段是一片虛無,必須要用一種奇怪的照明工具,叫做「真實之火」,我們推測肯定使用的是犀角蠟燭,才能看到裡面的情形。


  我想到這裡,不由一愣,心說不對,我們沒有這樣的設備,這樣就算我們進去,看到的也是一片漆黑,不知道能不能通過那一片虛無的空間,到達魔境之內?


  胖子還沒想到這一點,看我不動了,以為我又害怕,問我道:「走不走?」


  我剛想說話,突然看到青銅巨門縫內的黑暗中亮起了好幾盞燈火,似乎有東西正在走出來。正想拉胖子來看,胖子卻也來拉我,我一回頭,只見我們身下從裂谷地下的石頭縫隙中,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冒起一股淡藍色的薄霧,猶如雲浪一樣,迅速上升。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