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神的巢穴

  屍體都穿著破爛的盔甲,有些被風乾成木乃伊了,有些則已經成了半骷髏狀,這些應該都是當時的女真勇士,被獵殺在了探路的途中。


  不過,他們當時的武器太簡陋了,我們現在有這麼多的M十六和五六式,火力非常猛,想到這一點,我就心安了不少。


  進入到掛屍鎖鏈的範圍之後,又向下爬了將近五十多米,上下左右都是屍體,那種腐爛空洞的眼神望著你,著實讓人不舒服,氣氛一下子陰鬱起來。


  為防止出現視線死角,或者驅散這種恐懼,有幾個人打起了冷煙火,四周的亮度達到了空前的強度。


  有點意外的是,並沒有什麼怪鳥出現,我也沒有感覺到那種它們在空中飛行時候的躁動,四周出奇的安靜。


  胖子指著一邊懸掛起來的屍體,輕聲問我:「都是老屍體,沒有新鮮的,會不會這裡已經被荒廢了?」


  我搖頭讓他別說話,有這個可能,但是既然這裡的怪鳥能夠出去狩獵,那說明附近肯定有出口,我們希望大了很多。


  當然也有可能就是它們暫時不在,像成群的蝙蝠,都是在同一時間飛出洞口去狩獵的,這樣想的話,我們應該快速通過這一段區域。於是我打了個招呼,催促加快速度。


  這個時候,前面的柯克和潘子卻停了下來,潘子轉身招手讓我過去。


  我讓其他人原地休息,幾個跳躍連爬下去十幾根,來到了柯克邊上往下一看,原來他的強力手電筒,已經能夠照到裂谷的巨大底部,我們的蜘蛛俠生涯看樣子即將要結束了。


  不過手電筒光圈發散得太厲害,看不清底下有什麼東西,在經歷了中國古墓的詭異莫名之後,這個德國人顯然對自己的判斷力喪失了信心,凡事都要我看過才能作決定。


  這條地下裂谷太大,用手電筒去看一點用處都沒有,你只能知道下面有東西,但是是什麼一概看不出來,用夜視望遠鏡也只能看到模糊的綠色影像。


  我們還剩幾顆信號彈,本想省點用,但在這種場合,也省不下手去。我讓胖子想個辦法,在這種環境下發射一顆照明彈,儘量能讓照明的時間長一點。阿寧他們的照明彈比我們先進,胖子懂行,知道怎麼用,就做了個OK的手勢。


  他把一根螢光棒打亮了,用刀切開,把裡面的塗料點在照明彈的彈頭上,然後,把照明彈丟到下面深淵中,我們只見一個螢光小點像流星一樣滑落而下,掉到裂谷的底部,摔了兩下,不動了。


  接著胖子端起五六步槍,一個三點射,打中了下面的彈頭,頓時照明彈就燒了起來,整個谷底給照得清清楚楚。


  確實已經到達了谷底,底下全是極度不平整的黑色火山岩塊和從上面跌落的屍骨,層層疊疊也不知道有多少骨頭和黑色的糞便,幾乎把這些岩塊都覆蓋了,而在裂谷底下一邊的崖壁上,有一扇兩面的青銅巨門。


  我都無法來形容這一扇巨門的宏偉程度,門高在三十米左右,寬度將近六十米,折算成三米一層的現代樓房,這門光高度就有十層樓這麼高,整扇門面看上去竟然像是整體鑄造起來的。


  這絕對不是古人能鑄造出來的青銅製品,也絕對不是給人用的,因為這樣的門有上萬噸重,壓在岩石之上,什麼人能夠打開?


  門上裝飾著極其精美的花紋,因為門實在太大了,這些花紋的複雜程度簡直讓人頭皮發麻,一股窒息感撲面而來,巨門閉合得完美無缺,上面貼滿了淋著凍血的人皮,將整條門縫都凍了起來,人皮呈現出青灰的顏色,幾乎成了石化,看來封閉青銅大門之後,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似乎再也沒有人打開過。


  阿寧道:「這一定就是東夏傳說中,歷代萬奴皇帝出現的地底巨門,每次王朝替換之後,他們就再次用人牲的活皮,將門封閉起來,你猜──這裡面是什麼地方?」


  我搖頭,腦子根本在其他地方,心說這麼一扇巨門,到底是什麼人鑄在這裡的?萬奴王是怎麼出來的?難道他真的是神,擁有能夠推動萬噸巨石的神力?我喃喃道:「不管裡面是什麼地方,我們絕對進不去。」


  同樣的巨型青銅器,還有我在秦嶺的深山中看到的巨型青銅神木,同樣也是深深地埋在山脈的底端,這些巨型的,人力無法修造的青銅神器,是不是有什麼聯繫?又或是,其他的巨型山脈,比如崑崙、喜馬拉雅,它們巨大的山體中,會不會也有這樣的東西存在呢?


  我隱約間感覺自己似乎正在靠近一個遠古的巨大謎團,一種極度渺小的自卑感油然而生,和這些神跡的古老神秘相比,我一個人,實在是不值一提,就連知道真相的希望,都一點也看不到。


  照明彈逐漸熄滅,地下又重新被黑暗籠罩,但我還是呆在了那裡,直到一邊的潘子拍了拍我,道「下去吧」,我才回過神來。 


  我們陸續爬下了鎖鏈,很快來到了谷底,小心翼翼地踩著腳下的骨頭,走到青銅巨門之前,頓時自己的渺小感就更加強烈,我簡直有跪下來的衝動。


  以我們這個年代的人,到了這裡都有這種感覺,更不難想像當年的東夏勇士千辛萬苦帶著汪藏海來到這裡的時候,會是怎麼樣的震驚,也難怪他會對在這裡的經歷念念不忘,以至於拚死也要將這裡的一切記錄下來,傳達給後世的人。我甚至能夠感覺汪藏海的痛苦,他那種原本以為自己已經通徹宇宙的規律,又突然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懂的恐懼。


  正在胡思亂想,胖子在一邊打斷了我的思考。


  他正用手電筒照向裂谷的中間,這條地下裂谷底下足有五六百米寬,地上的碎石都像小山包一樣,胖子走得很遠,看到裂谷中間的地方,一塊巨石山給整個兒打成一個一個平台,就像一座小型的金字塔一樣,一條長長的石階修造在石頭的一邊,每一級階梯兩側都有一盞小燈奴。


  引起胖子注意的,是石台上擺放的東西,那是一隻巨大的猶如轎車大小的白石棺槨,九條石雕的百足龍盤繞在棺槨的底下,形成蓮花的形象,四周還立著四個黑色的石人,面朝四方,做跪拜狀。


  棺槨之前,有一隻盛放祭品的大鼎,後面有一座影壁,看不清上面雕刻了什麼,這些東西從上往下看的時候,都和普通的石頭一樣,不容易看清楚,所以剛才都沒有看到。


  我倒吸了一口冷氣:「難道這是──萬奴王的九龍抬屍棺?汪藏海龍魚祕文中說的?」


  胖子道:「絕對就是,那個誰不是說嗎?萬奴王的棺材下由九條神龍守護著,你看這棺槨下面,不是正好就九條蜈蚣嗎?我還以為陳皮阿四當時是在晃點我們,沒想到是真的!」


  一直以為萬奴王只有墓室地宮中的影棺,屍體實行了天葬了,早已經放棄了找到真正王棺的希望,沒想到在這裡居然給我們發現了真正的九龍抬屍棺,我們全部都激動起來,幾個心急的已經跑了過去。


  一邊的阿寧忙急急叫住了他們,大叫:「不要過去,危險!」


  跑過去的人一聽,馬上停住了腳步。


  阿寧大叫:「你們沒看到棺材下面的蚰蜒龍嗎?」


  胖子道:「我的姑奶奶,那是石雕的,有個屁危險,妳他娘的是什麼眼神啊?」


  阿寧嬌眉倒豎道:「你他娘的才是什麼眼神!我說的不是那些石雕,你好好看那石台邊上!」


  石台邊上?我看阿寧的表情很嚴肅,但是石台邊上,我左看右看,又實在看不出什麼東西來,不知道她到底在緊張什麼東西,就讓她指給我看。


  阿寧用手電筒當成教棒,當下一指,初時我仍舊什麼都沒發現,正在極度納悶的時候,我突然發現石台竟然動了一下,頓時發現,原來在石台之上,竟然盤繞著一條巨大的火山蚰蜒,足足有五六米長,因為實在太大了,加上它甲殼的顏色和火山顏色幾乎一樣,所以粗略一看,根本發現不了有這麼一隻東西趴在上面。發現了第一條後,馬上第二條、第三條、第四條──一共九條巨型蚰蜒給我們數了出來,全部盤繞在那座石台上,好比石頭上的浮雕,幾乎與石台融為了一體。


  九龍抬屍,真的是名副其實的九龍抬屍!


  阿寧道:「你們如果一爬上石台,還沒明白怎麼回事,肯定就被咬成兩截了,火山蚰蜒是食肉性昆蟲,非常的凶狠迅捷,我們這樣的體形,正是它們最喜歡捕食的對象。」


  我已經算經歷過很多古怪的事情了,如果這幾條蚰蜒長到一米,我也還能原諒,畢竟這裡是火山中的地下裂谷,環境和空氣成分大多不相同,世界上其他地方也有過發現,但是大到如此超出常理的昆蟲,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簡直是美國恐怖片裡被輻射變異了的怪物。


  邊上阿寧隊伍中一個華裔的專家自言自語道:「太奇怪,這種蚰蜒的壽命一般也只有兩三年,蟲子在只有手指這麼長的時候就應該死了,這幾條能長到這麼大,難道已經活了幾千年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