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眉銅魚

  我實在是不想把蛇眉銅魚交出去,但是想起三叔的交代,腦子一熱,就拿了出來,沒想到阿寧他們的反應這麼大。


  隔了好久,其中一個才反應過來,問我道:「你哪裡弄來的?你──簡直是神仙,難道說你們在魯王宮裡──這是龍魚秘文!我一直以為只有一條,沒想到──」


  我沒心思和他們說這些,擺了擺手,道:「你們這裡有人會看嗎?」


  阿寧馬上大叫了一聲:「烏老四!」


  邊上一個中國人走過來,莫名其妙,一看我手上的魚,臉色也變了,忙衝過來,大叫了一聲:「天!」


  我對他道:「能翻譯嗎?」他猛點頭,像接神物一樣接了過去,那手電筒開始照魚的鱗片,很快大量的女真字就顯示在了地上,邊上馬上就有人幫忙抄寫下來。


  阿寧的手下到底厲害,一邊抄,一邊就能翻譯,比華和尚強多了。


  抄完之後,基本意思我也懂了,我聽得莫名其妙,根本是似是而非的意思,但是越聽到後來就越清晰,有點像敘述詩。我也無法去全部都記錄下來,但是其中有幾段讓我記憶深刻。


  全篇的內容非常精簡,開頭就是幾句話,表明了這篇龍魚秘文所隱藏的秘密十分重大,汪藏海刻錄下來,本希望永世不見天日,但是如果有人看見,希望此人是漢人而不是女真人這樣的說法云云。


  後面就記錄了他被擄獲到東夏之後的事情,和他壁畫上的記錄非常相似,但是也只是提到了幾句,他為了拿到一些東夏沒有的寶物,先後帶人盜掘很多的古墓,而在靈氣最盛的地方,偷偷將銅魚放入,以使得這個秘密有機會讓人發現。


  我看著就「啊」了一聲,心說竟然是這樣。


  再往後看,後面的內容就讓我匪夷所思到了極點──裡面記錄的,是他在改造東夏皇陵的過程中,竟然逐步發現了東夏王的一個詭異秘密。


  之所以讓我感覺非常驚駭,是因為華和尚曾經和我說過了這一段的前半段,也就是,東夏的萬奴王是從地底爬出來的怪物,是妖孽,而我聽到這一段,正好和華和尚說的有關。


  裡面說的是,汪藏海在這裡被困了長達十年的時間,曾經被領去看一扇被稱為神跡的地底之門,傳說歷代的萬奴王,不是世襲的,而都是在前一代死亡之後,從那道地底之門中爬出來的。而那道地底之門,也只有在前任萬奴王去世的時候才能夠打開,否則,地獄的業火就會燒盡那個開門者一切,使得長白山沒有白頭。我聽著感覺像是火山爆發,心說難道萬奴王是從火山裡爬出來的?


  而他有幸目睹了一次這種王位的更替,讓他感覺到恐懼非常的是,從地底之門中爬出的萬奴王,竟然是妖怪,根本不是人。


  上面記載,這地底之門就在皇陵之下,長白山底,年代源於上古,恐怕是夏時的產物,而通往地底之門的通道,由一種長著人頭的鳥守衛。


  我想起那種怪鳥就直冒冷汗,但是更詭異的內容卻還在後頭。


  在另一條銅魚上,竟然記載了他偷偷潛入地底之門的經過,這些我完全看不懂,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東西。顯然是他回來之後,在極度驚駭的時候刻的,有些語無倫次。


  胖子也聽著,這時候就忍不住插嘴道:「不是說地獄的業火會燒盡那個開門者一切,怎麼他進去就沒事情?這他娘就是胡扯。」


  我心說他肯定用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方法,但是這裡的記錄實在太亂了,這時候,突然有人過來彙報,說是又發現了記號。


  我們走過去一看,只見在棺井中的幾只棺材都給開了,裡面的東西全給羅列了出來,在棺井的一邊,有人竟然開啟了一道暗門,暗門內又出現了一個記號。


  「這記號不是你們留下的?」阿寧問道。


  「不是,我們也很納悶。」我假裝不知道。


  一邊一個人報告說:「這裡的棺槨全是影棺,是假的,裡面只有玉做的屍體,真的棺槨不在這裡,我們剛才一開,開啟了蟲香玉的機關,結果全是蚰蜒爬了出來,現在小心地找了找,沒想到這裡還有一條秘道,而且也有人進去了,看樣子是個雙層墓,真的棺槨可能還在這下面,這是元朝時候比較流行的墓葬方式。」


  我看著這寶石琉璃製成的巨大棺槨,心中駭然,又往開啟的暗門看去,就發現這條暗門非常的不同尋常,因為這條暗道非常陡峭,似乎以挖掘深度為目標的。心中哎呀了一聲,看樣子,悶油瓶不讓我去的地方,就是這裡了。


  阿寧看了看我,看來心中和我所想的一樣,她揮了揮手想讓人下去,但是所有的人都沒動,他們都看向我和胖子。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