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油瓶第二

  我坐在自己的背包上,阿寧隊伍中的醫生幫我包紮了傷口──我手上的傷特別嚴重,縫了三針才算縫合了起來,這是給屍胎從石樑上拽下來的時候割破的。我自幼雖然不是嬌生慣養,但是也沒有做過什麼粗重活兒,所以這樣的磕磕碰碰就很容易受傷,換成潘子恐怕就不會有什麼事情。


  醫倌兒給我消了毒,讓我不要碰水,也不要用這手去做任何的事情了,我點點頭謝了謝他,他就去照看別人。


  從石廊上掉下來之後,阿寧他們對於我這種「出場方式」吃驚到了極點,阿寧一開始竟然還沒有認出我來(事實上我當時蓬頭垢面,她最後能認出是我已經是很了不起了),直到胖子在石樑上招呼他們一聲,她才反應過來,更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還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我。


  兩幫人僵立了很久,才逐漸有所反應,我走動了一下,著急想看看那人背的是不是我的三叔,可是我一動,圍著我的人突然就全部自動後退了好幾步,好像見了鬼一樣,有幾個還反射地又端起了槍。


  胖子和潘子在橫樑上剛鬆了口氣,一看只好又迅速把槍端了起來。


  我趕緊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敵意,阿寧也忙揮了揮手,對她的手下道:「自己人,合作過,放下槍。」


  直說了好幾遍,她的手下才將信將疑地把槍口放下來,但是幾個老外還是非常的緊張,眼睛死死盯著我。


  我看到他們臉上的筋都鼓得老高,顯然情緒已經受到強烈的刺激,再有一點驚嚇,這些人可能就會崩潰了,於是也不敢再有什麼動作,就站在原地不知道怎麼辦。


  阿寧皺著眉頭,從她的表情看,顯然是不知道我們也在這裡,抬頭問我:「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胖子在上邊嘿嘿一笑:「這叫白娘子找對象,有緣的千里來相會,無緣的脫光了摟在一起還嫌對方毛糙──我說我們路過妳信嗎?」


  胖子說著,和潘子從石樑上跳了下來。這時候,阿寧隊伍中有幾個人顯然認出了胖子,都驚訝地叫了起來,顯然胖子在這裡出現,觸動了他們某些糟糕的記憶。


  胖子走到我們面前,大概是因為他和這些人合作過,氣氛這才稍微緩和下來。幾個神經繃緊的人這才鬆了口氣,放下槍上的保險咒罵,有個人還自言自語:「這下好了,在糟糕的地方碰上了糟糕的人。」


  我想起第一次遇見胖子的情景,感覺這一句話還真是貼切,不由就想笑。


  胖子瞪了那人一眼,又和其他幾個可能比較熟悉的人打了招呼,阿寧還想問他問題,我和潘子已經忍不住了,就跑向那背著人的老外那裡,翻看他背著的人,看看到底是不是三叔。


  老外似乎對我非常顧及,我跑過去他們都遠遠走開,那背人的老外倒似乎不怕,看到我的目標是他背上的人,便將人放到了地上,我上去急急地翻開他頭上的登山帽。登山帽中,是一張十分憔悴、鬍子邋遢的臉,我幾乎就沒認出來,只覺得像是三叔,仔細一看之下,我才「哎呀」了一聲,幾乎沒吼出來。


  果然真的是失蹤多時的三叔,那個老賊!只幾個月不見,這老渾蛋竟然似乎老了十多歲,頭髮都斑白了,乍一看根本就無法認出來。


  這樣的見面說實話我真的沒有做好心裡準備,我認為我最後會在一間墓室中見到三叔,然後三叔會說給我一切,或者在我危險的時候,他會出現來搭救我──。但是他竟然就這樣馬馬虎虎地突然就出現在了阿寧的隊伍裡,我看著真切,卻突然不相信起來。


  我真的又看到三叔了?我找到他了?我僵在那裡不知道該作什麼反應,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還是產生了幻覺。


  三叔似乎神智不太清楚,瞇著眼睛,也不知道能否看見我,但是我看到他聽到我叫的時候,突然渾身有一絲輕微的反應,乾裂的嘴唇微微動了一下,好像在問:「大侄子?」但是隨即就沒有動靜了。


  我突然就心裡一酸,一種無法言語的感覺湧了上來,看到這老傢伙平安,我頓時放下了心來,那種沒了主心骨的焦躁的感覺頓時消失了,可是又有一股極度的憤怒湧了上來,想上去把他推倒狠揍一頓。兩種感覺混合在一起,臉上不知道出現了什麼表情,但肯定十分好笑。


  一邊的胖子不知道和阿寧在說些什麼,似乎吵了起來,我也無暇顧及了。潘子看著三叔這個樣子,上去就搖了他好幾下,又解開他的衣服,我一看就蒙了,只見三叔的衣服裡面竟然全是黏液,仔細一看,他的胸口都是爛瘡,無數的硬頭蚰蜒擠在了他的皮膚之下,顯然三叔想把它們扯出來,但是蚰蜒的尾巴一碰就斷,蚰蜒就斷在了裡面,傷口也不會癒合,時間一久全部化膿了。


  潘子一把就扯住邊上的老外,就要揍他,被其他人抱了起來。潘子一邊掙扎一邊大叫:「你們他娘的對三爺做了什麼!竟然把他搞成這個樣子?」


  我看著那老外看到傷口的驚駭表情,知道他們肯定也是不知情,但是三叔這樣子也太慘了,我發著抖問那老外道:「是在什麼地方找到他的?他怎麼會這個樣子?」


  那老外幾乎要吐了,轉頭過去道:「就是在這裡的棺井下面,我們剛發現他,還以為他已經死了,後來發現他還活著,領隊說這老頭知道很多事情,一定要帶著他走──我不知道他身上有這些東西,不然我死也不會背他!」


  「一定是你們!」潘子在一邊大怒,「老子在越南見過,那些越南猴子審問犯人就是用這一招,就是從你們美國人那裡學來的,你們他娘的肯定逼問過三爺,老子殺了你們!」


  其他人都圍在我們的四周了,我擺了擺手讓潘子冷靜一點,道:「和他們沒關係,如果是他們幹的,他們不會不知道死蚰蜒會吸引同類而這麼驚慌。」


  阿寧走過來一看,也倒吸了一口冷氣,馬上招來了醫倌兒,幾個人手忙腳亂地把三叔弄正了,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就感覺三叔偷偷地往我的口袋裡放了什麼東西,動作很快,一瞬間我感覺口袋動了一下,我呆了一下,心中一動。


  一瞬間我的腦子嗡的一聲,馬上知道了:三叔可能是清醒的!心裡頓時一驚又一安,驚的是他假裝昏迷,不知道有什麼目的;安的是,能做這種小動作,說明這老傢伙死期還不近。我用眼角一看四周,其他人都給他的傷口震到了,沒有注意到,於是不動聲色地繼續扶著他,但是用手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表示自己知道口袋裡有東西了。


  三叔的眼神又渙散起來,醫倌兒用酒精給他擦了傷口,然後用燒過的軍刀劃開皮膚,用鑷子將裡面的蚰蜒夾出來,再放出膿水。因為這裡太冷了,很容易結冰,我和潘子就打起無煙爐,不停地烘烤三叔。


  傷口一共有十六處,有幾隻蚰蜒拉出來的時候還是活的,直接扔進火裡燒死,最後把傷口縫合起來。潘子全神貫注地看著整個過程,我想給他打眼色都不行,我心裡有心事,但是這樣的情況我突然走開也是不妥當,想知道我口袋三叔到底放了什麼東西,只有硬等著。


  好不容易所有的問題都處理好了,醫倌兒給他蓋上了毯子,讓他睡在一邊,潘子就問他怎麼樣了,醫倌兒嘆了口氣道:「我能做的都做了,現在他是傷口感染,我等一下給他打一針抗生素,但是他現在已經有點高燒了,我不知道能不能撐到出去,要看他的個人意志,你們不要去吵他,讓他睡覺。」


  我這才有藉口將潘子拉開,這時一動才發現自己滾下來的時候也是渾身是傷,竟然站不起來。


  醫倌兒給我也包紮好傷口後,就去看其他人,阿寧的隊伍大概有十六七個人,冷煙火都逐漸熄滅了,四周黑得過分,實在數不清楚,胖子又被阿寧拉在一邊不停地在說著什麼,我也看不清那裡的情形。


  我想拉著潘子到個沒人的地方,但是潘子竟然有點懵了,只顧著坐在三叔的邊上,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心裡實在惱火,關鍵時候一點忙也幫不上,只好自己想辦法避開四周的人。


  阿寧的隊伍分成了兩批人,一批受傷的休整,一批下到棺井之下,這些人似乎對我沒有惡意,這可能和胖子與這些人都認識有關係,但是可能因為我剛才震退蚰蜒的關係,我走到哪裡,他們都用一種奇怪的眼光來打量我,這圓形的墓室又是如此之空曠,實在沒有地方能讓我躲。


  我心一橫,就走到被我踩爛的胎屍那裡,假裝蹲下去看它,這才沒人圍上來看我。


  屍胎就像一隻巨大的蝦蛄,五官都給我踩得模糊了,一看我就頭皮發麻,但是也管不了這麼多,掏出口袋裡的東西,一看,竟然是一張小紙條。


  回頭看了看沒人在身後,我就緊張地展開一看,裡面寫了幾行字,一看我就驚訝了一聲,這些字的前半部分不是三叔的筆跡,看寫字的形體,竟然好像是悶油瓶寫的,上面寫的是:


  我下去了。


  到此為止,你們快回去,再往下走,已經不是你們能應付的地方。


  你們想知道的一切,都在蛇眉銅魚裡。


  署名更是讓我吃了一驚,竟然就是我們看到的那個奇怪的符號──這果然是悶油瓶留下的,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再下面才是三叔非常潦草的文字,看樣子竟然是用指甲刻出來,但是還算清晰,只寫了一行:我們離真相只有一步了,把銅魚給阿寧下面的烏老四,讓他破譯出來,沒關係,最關鍵的東西在我這裡,他們不敢拿我們怎麼樣。


  顯然三叔到了這裡的時候,肯定在什麼地方發現了悶油瓶的這張紙條,而且這張紙條肯定是寫給我們的。


  悶油瓶看來想阻止我們下去,看字條裡的意思,似乎還有什麼通道,他去了一個十分危險的地方。而三叔顯然不領情,這真是要命了,這老傢伙到底想幹什麼?到底三叔那裡還有什麼關鍵的東西?


  悶油瓶既然不想我們下去,那記號是留給誰的?難道是留給自己的?


  我的腦子頓時神遊天外,其實這一段時間我感覺越來越多的眉目出現了,但是因為之前的謎團都太雜亂,所以一旦有新的想法就特別的混亂。


  我想到海底墓穴中的標記,悶油瓶看到這個,才知道自己來過那裡,如今他刻下記號,難道──他知道自己會喪失記憶?所以事先留下了自己的記號,以便下一次到來的時候,能夠憑藉記號想起來?


  太亂了,我的頭又開始疼起來,這時候,阿寧和胖子向我招呼了一聲。我被嚇了一跳,回頭一看,他們正在讓我過去,於是索性不想了,把紙條一折,塞回口袋裡,就走了過去。


  阿寧給我遞了壺水,我喝了一口,她道:「我和王先生談了一下,我們正式準備合作,你怎麼看?」


  合作?我看到她緊身衣服裡面的胸形,想起了在船上的事情,有點不敢正視,想起悶油瓶的警告和三叔的話,一下子真不知道怎麼說好。


  找到了三叔,我心裡一安,這一安中也有自私的成分在,就是可以出去了。其實,我心裡所想的還是自己能夠擺脫這個地方,但是正如三叔說的,我們似乎離真相非常近了,看樣子三叔自己也有謎題,如此救他出去,說不定他自己也是一問三不知,如果我們能夠忘記還好,如果不行,以三叔的性格,必然還要再來一次,我能坐視不理嗎?


  想了想,我還是咬了咬牙,道:「怎麼合作法?妳說說看,說實在話,和妳合作我真的要考慮考慮。」


  她看到我的樣子,笑著搖了搖頭:「那個,在島上來不及向你們道別了,現在謝謝你,救了我,我在海裡──那是有苦衷的,我沒想過要害你們。」


  我想起海底墓裡的事情,嘆了口氣,心說鬼才信妳。我點上一支煙道:「真想合作的話,就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你們在海底到底要找什麼東西?你們來這裡又是幹什麼?」


  胖子在一邊道:「對,大家坦蕩蕩的才好做事情。」


  阿寧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你不知道?你三叔沒有把事情告訴你嗎?你們──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拼了命的亂跑?」


  我苦笑了一聲,心說要是三叔把事情告訴了我,我才不理他的死活呢,搖了搖頭:「他沒說,我一直是個無頭蒼蠅。」


  阿寧皺起秀眉看著我,看了很久,似乎發現我沒在說謊,道:「難怪,我一直以為你是個特別厲害的角色,一點也看不出你在撒謊的樣子,原來你的確什麼都不知道。」


  我這個時候突然感覺有點異樣,為什麼這女人突然來找我們合作?他們這麼多人,兵多糧足,我們只有三個人,何必與我們合作呢?就算是因為我能夠震退蚰蜒,大不了綁我就行了。難道──我看了看四周──他們的處境不妙,或者有什麼不得已的理由嗎?


  阿寧看我的表情,大概猜出了我的想法,也不點破,嘆了氣:「其實,我們這些小角色,知道的也不多,只不過給老闆賣命而已。」說著讓我們坐下,招呼了另外一個老外過來,阿寧給我介紹,說是這老外叫柯克,是漢學專家,專攻的就是東夏,整件事情他知道得最多,可以問他。


  那老外和我握了握手,道:「本來我們是嚴格保密的,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我心裡咯噔了一聲。


  他繼續說道:「很遺憾,關於我們老闆的目的,我無法告訴你,說實在話,我也是個領隊而已,我和阿寧只知道我們需要進入一個地方,拿一件東西出來,然後就完成了,具體高層要這些做什麼,我真的不知道,所以我們在海底墓的目標可以說一共有兩個,一個是一隻玉璽,你們中國人把它叫做鬼璽,聽說可以召喚陰間的軍隊;另外就是這裡地宮的機構圖,可惜的是,我們都沒有弄到手,最後還是我們阿寧出馬,我們才拿回來一些東西。」


  「鬼璽?」我聽了幾乎就跳了起來,「你是說,魯殤王的鬼璽?在海底墓穴中?」


  聽到我們說起了鬼璽,胖子也挺感興趣,湊了過來,阿寧似乎很厭惡胖子,但也沒有辦法。


  那個柯克點頭道:「是的,相信你們也知道了一些吧?魯殤王陵被汪藏海盜掘了之後,後者用蛇眉銅魚替換了鬼璽,我們一直以為鬼璽給他拿到自己的墳墓裡去了,但是卻怎麼也找不到;而那天宮的機構圖,恐怕就是落在了你們的三叔手裡。我們到現在都不知道給這隻老狐狸擺了多少道了,但還是得和他合作,他的情報比我們準確得多。」


  我點頭苦笑,這個我也深有感觸。那胖子在一邊道:「那你說阿寧和我們去海底的那一次,她帶出來了什麼東西?」


  柯克張嘴就想說,阿寧卻攔住了他,對他道:「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你別多話。」


  胖子怒道:「妳這是什麼意思?」


  柯克卻似乎不太領阿寧的情,大笑一下,道:「妳就算現在不告訴他們,總歸還是要拿出來的,況且妳現在就算有這些東西也沒有用。」


  阿寧看了我們一眼,跺了一下腳,似乎很不甘心:「我千辛萬苦弄出來的東西,真是便宜你們了。」


  我這個時候感覺非常奇怪,阿寧他們怎麼這麼合作?後來和三叔聊起這個事情,三叔就說:「那個時候其實阿寧他們已經走投無路了。她除了和你合作別無其他辦法,因為他們到底是業餘的,就算技術設備再好,也比不上你這個半桶水的土夫子。但是她又非常聰明,她其實已經巴不得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但還是一點一點和你摳,想從你嘴巴裡也摳出一點東西來交換,這就叫老江湖。幸虧我有意什麼都沒告訴你,不然你肯定給她全套去,那三叔我的計劃就全完蛋了。」


  阿寧說著就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疊東西,遞給我。我還以為她會拿出了什麼明器之類,接過來一看,原來是一疊照片,拍的都是壁畫,我一張一張翻開來,她提醒我不要弄亂順序,我仔細地看了幾張,發現從來沒有見過這些壁畫,問道:「這是哪裡拍來的?」


  柯克道:「就是你們一起下海的那一次,從主墓室拍下來的,這是敘事壁畫,非常關鍵,你可以看看,裡面畫的是什麼內容。」


  我數了一下,一共是十五張壁畫,上面都有變化,顯然都是有聯繫的,但是壁畫之間卻沒有什麼必然的情節聯繫,我看到有畫著攀登雪山的情形,有畫著俯視山陵的情形,有畫著攀岩的情形,有畫著士兵戰鬥的情形。每幅壁畫的畫面,都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之處。


  柯克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看不懂,就拿出一張給我看,道:「你看看這是第一張,你看到的是什麼?」


  畫面是幾個女真打扮的人,正在捆綁一個漢人。


  我道:「是不是在戰場上抓俘虜?」


  「可以這麼說,但是你猜這俘虜是誰?」柯克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我仔細地看了看壁畫照片,發現這俘虜的樣子,竟然和瓷畫上的汪藏海形象逼近,驚訝道:「這是汪藏海?女真人在抓他?」


  柯克道:「對,這是第一張,就是這樣的畫面,說明什麼,說明汪藏海修建這裡,可能是被迫的,他是被擄來的。」


  我頓時看出了點苗頭來,又去看其他幾張,道:「那這些照片?」


  「都是汪藏海被擄去之後,他在東夏人手裡經歷的事情。我們雖然無法完全看懂,但是從前面的照片上也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我仔細去看了其中一張,突然又發現了不對的地方:「這一張──」


  柯克一看,也點了點頭:「你眼睛很厲害,這一張也很關鍵,你發現沒有,這就是那火山口裡的皇陵,當時汪藏海被擄去的時候,那皇陵就已經存在了,而且已經非常破敗了。」


  我「啊」一聲,那難道我們頭頂的皇陵,不是他修建的?


  柯克道:「我們研究過,上面皇陵的整體樣式,是殷商時期的,但是給他硬改成了明式,東夏人擄他來,不是讓他修皇陵,而是讓他來改造皇陵,因為皇陵經過了實在太多的年份,已經無法再用下去了。」


  「那這裡的地宮什麼的,也是早就存在了?」胖子問。


  柯克點了點頭:「我們就是靠這些照片,找出了通往這裡的舊路,但是,還是有些照片無法理解,比如說這一張。」


  那是一張無數惡鬼從石頭中竄出的壁畫,是倒數第三張。還有一張,竟然是描繪了一團黑色的軟體生物一樣的東西,是從什麼巨大的懸崖爬上來,而上面有人往下面傾倒什麼東西。


  我看得神經緊張,鬆了口氣,正想坐下來仔細看看,這時候,阿寧卻突然向我伸出了手,道:「好了,我們的事情說完了,照片你隨時可以看,現在你是不是也得告訴我們什麼?」


  「告訴什麼?」我莫名其妙。


  「我的事情我都和盤說了,你們和吳三省的事情,」阿寧看著我,「你不會比我這個女人還小氣吧?」


  我心說妳說的那些是什麼狗屁啊,說了等於沒說,重點根本就沒提,妳他娘的還以為我是以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吳邪,便腦筋一轉,就問她道:「你們這裡是不是有一個叫烏老四的人?」


  阿寧點了點頭,奇怪道:「怎麼?你認識?」


  我從口袋裡掏出了兩條銅魚,在他們面前一晃:「你們要知道的事情,全在裡面,烏老四如果沒死,就讓他出來!」


  一剎那,我看到柯克幾乎摔倒在地,阿寧的眼神也都直了,結巴道:「天!你竟然有兩──條──」我一移動手臂,他們的眼睛就跟著我轉。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