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照

  現在想想,當時如此一本正經地說出這幾個字,自己的神經已經給折磨成什麼樣子也不知道了,要是平時,或者壓力再小一點的時候,根本就不可能有這種想法。


  胖子、順子他們完全給我的表情所感染,幾乎一個一個臉色發白,嚥了口唾沫,胖子也用唇語說道:「你確定嗎?那現在怎麼辦?」


  我心中當時的想法是,這條墓道的邏輯基礎是不成立的,那麼形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必然和邏輯無關,但是如果不是做夢的話,其他的東西都無法逃脫邏輯的束縛,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看到的,或者聽到的,很可能都是假象,那麼我們周圍是什麼景象就很難說了,而能夠讓四個人同時產生假象的,我認為只有惡鬼的力量,只有惡鬼才可以不講邏輯。


  但是如果真的有鬼的話,我們又變得束手無措,因為我們根本看不到它,自然也無法去對付它,就算我們去罵,或者隨便用什麼方法都好,都對它們一點用也沒有,這樣就變成我最討厭的情況之二,明知道敵人就在我們四周,我們卻對付不了。


  而且我們也不知道鬼是什麼類別的,如果是植物鬼就麻煩了,它自己沒有思維,就算我們用計都沒用,只有硬碰硬找到它才行,如果是冤鬼就好辦了,它能夠思考,我們就可以將它逼出來。


  我考慮再三,感覺這鬼很有可能就是我們面前這幾具乾屍中的一具,可能這裡有人的魂魄放不下凡塵俗事,還在這裡遊蕩,看到有人來陪,自然想作弄一番,但是又不知道是哪一具。


  我想了一個辦法,先排除順子的父親,老爹十年不見兒子,自然不會拿兒子的命來開玩笑,那就是另外的六具。


  我走到屍體之前,讓他們都跪下,然後用廢紙折了幾個金元寶,給他們每人燒,一邊燒我就一邊磕頭:「我是吳三省的侄子,我找我三叔有急事,你們哪位在施法,請笑納紙錢之後就放過我們吧,我們真的趕時間,要不留下這個胖子陪你們玩,放我們其他人出去。」


  胖子一聽大怒,潘子和順子馬上一邊一個挾持住他,不讓他動彈。胖子大罵:「吳邪,這你卑鄙小人,老子咬死你!」


  我唸完之後,四處看了看,四周一點變化都沒有,屍體也沒有變化,意識到沒用,揮手讓他們放開胖子。


  胖子緊張地瞪著四周,也發現什麼變化也沒有,不由就冷笑:「你看,鬼大叔還是公平的,看不上你這幾個臭錢。」


  我道:「也許人家看不上你呢,真是的。」


  順子這時候在一邊道:「不對,咱們是不是應該這麼想,你看我父親在,就算有人對我們不利,我父親也會幫忙的,如今沒用,是不是作惡的不是這幾個人?」


  如果平時,如此幼稚的話我肯定已經笑出來了,可是現在我卻聽得一本正經,還去考慮它的可能性。考慮之後,我道:「說不定你父親已經走了,或者作惡的不止一個,他打不過。不過,我也感覺可能不是這裡的幾個,這些人都是成年人了,而且和我三叔關係都不錯,我想不會做惡作劇,搞這種花樣的,可能是小鬼,屍體並不在這裡。」


  說是這麼說,可是如果真的是我說的那樣,就難辦了,因為我們看不到這鬼在哪裡,說不定就趴在我們背上,我們都不知道,看不到就無從下手。想著我就嘆了口氣,問:「你們誰有什麼辦法,偏方也行,有能看到鬼的沒?」


  潘子道:「我聽說只要在眼睛上塗上牛的眼淚,就能看到鬼了。」


  胖子打了個哈哈:「那尋找牛的任務,就託付給你了。」


  「不,也許不需要牛的眼淚,也能看到。」我突然想起了一個辦法,「但是要胖子犧牲一下。」


  胖子一下緊張起來,「你該不是想殺了我,讓我的靈魂去和鬼談判?我可不幹,要是你們把我殺了,我肯定和那鬼合謀,把你們整得更慘!」


  這傢伙倒是又想出了一個辦法,我大怒:「你想到哪裡去了,我是要你的摸金符用一下。」


  「你想幹什麼?」胖子摀住胸口:「這可是真貨,弄壞了你陪得起嗎?」


  「摸金符是天下最辟邪的東西,要是真貨,咱們怎麼會落到如此田地?我剛才已經看過了,這東西是假的。」我道。


  「假的?」胖子摘下來仔細看了看:「你確定?」


  「當然,這是犀牛角做的,老子是專門做這一行的,能不知道?你看,穿山甲的摸金符是越戴越黑,你自己看你的犀牛角,已經開始發綠了,我不會騙你的。」


  「媽的!我說怎麼這麼倒楣!」胖子大怒:「那鬼兒子又他娘的晃點了我一次,難怪每次都不靈,胖爺我這次要是有命出去,不把他那鋪子給拆了,我就不姓王。」


  我從胖子手裡接過他的摸金符,安慰了他幾句,他又問我打算怎麼用,是不是用來按在屍體的腦門上。


  我道:「自古有一個傳說,叫做『犀照通靈』,你聽說過沒有?」


  胖子不解:「該不是前幾年放的香港片子?」


  「差不多,就是那個意思。」我點頭,「只要燒了這個東西,用這個光,你就能看到鬼了,當然我也沒試驗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當時自己都覺得自己荒唐得要命,不過牛眼淚都拿出來說了,犀照有何不可,也是病急亂投醫了。


  晉書中曾經有這樣的記載:「嶠旋於武昌。至牛渚磯,水深不可測,世云其下多怪物,嶠遂燃犀角而照之,須臾,見水族復出,奇形怪狀。其夜夢人謂之曰:『與君幽明道別,同意相照也!』」


  大意是說:中國古人通過燃燒犀牛角、利用犀角發出的光芒,可以照得見神怪之類。古人的說法總歸能有點用吧。


  說著我拿出了無煙爐,就將摸金符放到上面焚燒了,一開始還燒不著,後來就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散發出來,綠色的火苗中閃爍出奇異的光亮。


  我舉起這一隻無煙爐,舉高讓它照亮到儘量多的地方,我們都四處轉頭,尋找四周是不是出現了什麼剛才沒有的東西,在墓室中走了一圈,卻什麼都沒有,其他人也都看不到什麼。


  「也許那鬼躲得遠遠的。」順子道。


  「不會,傳說如果是鬼打牆,鬼是趴在人的背上的。」


  我們又看了看各自的背上,仍舊什麼都沒有,胖子喃喃道:「早說傳說是不作數的,浪費我的摸金符。」


  潘子洩下氣來:「看來這一招也沒用了,咱們碰到的是第五種情況,也就是無理可尋的情況,現在應該怎麼辦好?」


  我心裡嘆了口氣,剛想說話,突然胖子給我做一個噤聲的手勢,潘子也做了一個別說話的動作。我眼皮一跳,順著胖子的眼神抬頭一看,只見在我們的上方,墓室的頂上,隱隱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孩」。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