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宮中來自海底的人們

  我身上還有著內傷,如今一看之下,幾乎就一口血噴出來,把其他幾個人嚇了一大跳,潘子忙給我順血,問我怎麼回事。我發著抖拿起照片,把照片上的悶油瓶和三叔指給他們看,另外幾個人頓時臉色比我還要難看。


  我簡直是不敢相信,轉頭看著一邊的幾具乾屍,心裡亂成了一團。


  這張照片不會出現在無關人等身上,難道這十年前進入長白山,給困死在這裡的神秘的隊伍,竟然就是海底的那一幫人?這幾具乾屍,就是文錦和李四地他們?


  我發著抖翻轉照片,看到後面還有一行模糊的字:西沙考古隊,李四地留念。


  看來是沒錯了,要說是其他人帶著這張照片來到這裡,實在是不太可能,帶著這種留念照片的,應該就是當事人──難怪三叔怎麼找也找不到他們,原來早就死在了這裡!


  看著這服裝,的確吻合,還有這照片,但是這些人為什麼要來這裡呢?難道也在海底墓穴中發現了什麼東西,給吸引到長白山了?


  等等,不對啊,我突然想到了三叔,想到悶油瓶,天哪,幾乎海底墓穴中的所有人,現在都在雲頂天宮中了,這幫人十年前就來了,而三叔、悶油瓶也在最近趕到,他們到底為什麼非來這裡不可?


  我心中那些已經給我淡忘的謎團頓時復活了起來,無數的問題湧向我的大腦。


  潘子他們不知道三叔的往事,看到照片的震驚程度,還在我之上,我只好耐心地解釋了一遍,聽得其他幾個人目瞪口呆。


  胖子道:「不會吧,等等,我想到更多,似乎去到海底墓穴的所有人,包括阿寧,還有我們,也都到這裡來了,難道海底墓穴中有一個詛咒,只要是到了那裡的人必須爬長白山?」


  胖子當然是胡說,但是我卻感覺不寒而慄,但是心中有一些東西也明朗化了,看來海底墓穴倒不是關鍵,關鍵是在這裡,海底墓似乎只是一個跳板。


  我翻找了屍體上所能找到的一切,但是再無任何線索,這些人誰是誰,我也搞不清楚,我心亂如麻,昏頭轉向地就往墓道裡走去,連手電筒都沒有拿。


  胖子忙拉住我讓我冷靜,說急也沒用,這些人還不是困死在這裡,你死了倒是可以問問他們的靈魂是怎麼回事。


  我坐下來喘氣,逐漸安靜了下來,心裡的想法已經變了,自言自語道:「我一定要出去,我一定要找到三叔問個明白,不然我死也不會閉眼的。」


  胖子道:「可是到現在還沒找到任何線索證明他們之間有人成功出去了,搞不好這裡根本就出不去,是一個封閉的空間,你就算閉眼也沒有用。」


  胖子的話一說,其他人就無話可說,大家都在考慮自己的事情,氣氛差到了極點,我的喉嚨也開始癢了起來,似乎感冒了,開始咳嗽起來,又咳出了血,這才想起自己的內傷還沒好。


  潘子看我這樣,對我們道:「今天先休息吧,反正一時半會兒也出不去,不如好好地睡一覺,這樣腦子更清醒,小三爺你也不要想太多事情了,我知道你心裡的疑團太多了,但是要弄清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我擺手,怎麼睡得著?還不如在這裡繼續想,想到實在堅持不住了,才能睡著,不然只能越睡越累。


  胖子也不知道在抽第幾根煙了,一邊抽一邊喃喃道:「其實,我想起來,早知道剛才就不按那個記號走了,聽我的多好,一幫人困住了,另一幫人還能想辦法──那記號,現在想起來倒可能是這幾具屍體留下的了吧,你看,事情都趕巧了。也許他們也像我想的一樣,分隊走了,那兩人壓根走的就是墓道的另一邊。」


  我搖頭說不會,一幫人被困了,另一幫人回來找,還不是同樣中招,到時候更鬱悶,而且說不定走沒有記號那一邊更凶險,不知道有什麼等著我們。


  不過,深入去想又不可能,因為既然已經給困住了,那另一幫人回來的時候,墓道已經變化了,他們無法找到這個墓室了。那幾個記號,是不是另一邊的倖存者留下的,這裡有一隊失蹤的記號?


  想著想著,突然我混身一抖──,突然一道閃電從我的腦子裡閃了過去──


  記號──,我猛地就坐了起來,對他們道:「我突然想到一個很詭異的破綻,這墓道,是一個悖論!」


  「什麼?」


  我皺了皺眉頭想想自己應該怎麼說:「我怕你們聽不懂,比如說,我們走著出去,在黑暗中,無論什麼原因導致了我們這樣,我們都必須有一個掉轉方向的過程,儘管這個過程我們自己一點都不知道,對不對?」


  其他幾個人點了點頭,我繼續道:「比如說我,拿著一隻筆,在牆上一邊劃一邊往前走,那這出口處的牆上,肯定會留下一道長長的痕跡,一直跟著我,那等我在無意中掉轉方向的那一剎那,你們猜會發現什麼?」


  胖子幾乎跳了起來:「你會看到前面的墓道牆壁上,已經有你劃過的痕跡了!」


  「不止這樣!」我道,「最關鍵的是什麼?就是我轉身之後,左右就發生變化了,那我拿著筆的手,就會在牆壁的另一邊開始劃道。」


  「這!」潘子也皺起眉頭道。


  「這是邏輯推論。」我道,「也就是說,如果按照邏輯來解釋,墓道中間必然會有一個轉折點!在轉折點上,我們就像走入一面鏡子一樣,直線走到自己的相反方向,你們承認不承認?」


  眾人都點頭,只要是符合邏輯,就肯定是我說的那樣。


  我道:「好,那你們再想一下,如果我們這麼走過去,真的碰到了我說的那個『反射面』,那麼這個反射面有多厚?」


  「多厚?」幾個人還在消化我前面的話,一頭霧水。


  「是啊,肯定會有一個厚度,如果沒有厚度,那麼,你身體前一半通過的時候,你身體的後一半,就會──」


  潘子瞬間就理解了我的意思,一下子冒出了一身的冷汗,下意識地接口道:「互相重疊!」


  「對!因為在那個位置上,你的前半部分已經給反射回來,但是你的後半部分又沒有通過『鏡面』,所以,如果我的說法是正確的,那我們在通過反射『鏡』的同時,必死無疑!會變成一坨怪物!你的臉會撞到你的後腦勺!」


  「可是,我們走了這麼多次,都沒有死啊?」胖子奇怪道。


  「這就是我要說的,這個鏡子面肯定有一個遠大於人的厚度,一個反射的過渡段,我們走入這一段之後,從這一頭進去,在裡面行走一段距離後,再從另一頭出來,完成了空間的折疊。」


  眾人又點頭表示同意,這推論天衣無縫。


  「問題是,我們不知道這段距離有多少,我們假定只有兩三步路,我舉一個例子,比如我們走進了那一段『鏡子空間』之中,但是胖子不走進去,而是待在鏡子空間之外,而鏡子空間只有兩三步,你前後兩邊都能看到,你猜會發生什麼事?」


  潘子理解得最快,喉嚨幾乎都僵直了,「會──看到前後出現了兩個同樣的胖子。」


  「好,這裡出現了一個悖論,在你後面的胖子,往你前面看時候,能不能看到你前面的那個胖子呢?又或者你去牽其中一個胖子的手,會發生什麼事情?」


  潘子趕緊做了個打住的手勢:「別──別說了!」


  「這說明什麼?」一邊的胖子也是臉色慘白。


  「我們不用繼續試驗也可以確定,這個所謂的『鏡子空間』是不存在的!而且這個墓道反射,怎麼走也走不出去的邏輯基礎也是不存在的,這個墓道的存在是不符合邏輯的。」我壓低了聲音,「汪藏海不是神,他不可能自己創造物理規則,這裡的機關,和汪藏海無關,這些人也不是因為這個而困死的。我們現在面臨的情況,是一個特例,是一種新的狀況!我們給這些屍體誤導了,而最可能造成我們這種狀況的──」


  我把手指小心翼翼地指到了胖子寫的第四條上去,動了動嘴巴,用唇語道:「我們身邊有鬼!」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