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升級

  胖子突然說他想到了,我們都大吃了一驚,但是隨即已經做好了聽他胡扯的準備。胖子這人的不靠譜我們都幾乎習慣了。


  與其每次都擠兌他,不如任他胡說算了,而且有時候他的思維方式和我們也不同,所以聽一聽倒也是無妨。


  其實我當時倒也不是非常慌,因為還沒有到真正彈盡糧絕的時候,只不過有這幾具屍體在這裡,心裡難免想到點不好的東西。事實上,像我這樣的人,面對這種智力上的挑戰,心裡甚至還有一點慶幸,這實在比遇到若干粽子要輕鬆多了。


  潘子和我想法一樣,也沒當回事,隨口問胖子道:「什麼?你可別胡扯啊,老子們現在沒工夫。」


  胖子湊到我們身邊,卻是對潘子道:「你他娘的就是歧視我,老子哪一次亂七八糟了,這一次我想到的事絕對關鍵。」


  潘子打了個哈哈,道:「就你那小腦子,那你說,你想到什麼了?」


  胖子這次卻出奇地認真,正色道:「其實也不是什麼關鍵,我剛才是靈機一動,想到海底墓裡的機關了。你想,當時我們也是想得很複雜,但是事實上,事情多簡單?我就琢磨咱們這一次是不是也想得太多了,而且讓海底墓穴裡的機關搞得先入為主了,一遇到這種事就想著是不是房間會動啥的。也許,這裡的問題,和這個墓室根本就沒關係,這裡就是個普通的墓室而已。」


  潘子咧嘴道:「胡扯,要是普通,老子怎麼會走不出去──」


  我看胖子還沒說完,知道還有下文,就對潘子擺了擺手,讓胖子繼續說。


  胖子道:「其實事情就是很簡單,你們想啊,如果這條走道和這個墓室全部都一點問題都沒有,可是我們卻還是一直都走不出去,那問題出在哪裡?肯定是出在我們自己身上了啊!」


  這一下子我和潘子都愣了一下,我道:「你是說,這裡的死循環,是我們自己出了問題?」


  胖子點頭道:「雖然是什麼問題還不知道,但是差不離,我是想,會不會我們給那些壁畫催眠暗示了,或者乾脆這裡有什麼致幻氣體,我們都中毒了。我就知道一種蘑菇,吃了後方位器官失靈,自己一直在轉圈,但是卻不知道。」


  胖子以前和我說過他小時候看到過森林裡獵熊的陷阱就用這種毒蘑菇,中了招後那熊就一直原地轉圈,直到累死。


  我一下子陷入了沉思,潘子也不說話了,皺起眉頭開始考慮胖子的話。


  是我們自己的問題嗎?如果是這樣,那事情的棘手程度就完全不同了。不過我略微考慮了一下,就感覺不是很對。


  事實上,胖子的說法很有啟發性,也許事實離他說的很接近但是卻有一個很致命的不合理,就是我們自己的感覺,中了毒的人會是我們這樣子的嗎?我不是沒中過毒,中毒的人肯定會有強烈的不適反應。


  而催眠,我一直不是很相信這種東西,因為他的針對性太強了,說胖子容易給催眠倒是可信的,但是我和潘子實在不太可能。


  但是如果還是回歸到奇淫巧術的範疇來,的確很難想出什麼東西來,其實剛才我構想了大概十幾種方法,其中有兩三種建築結構完全可以實現這樣的佈局。但是這幾種方法的要求太高了,就是說必須要有絕對的前提,比如說三個人必須一起行動,我們行走的速度必須固定等等,汪藏海絕對不會設計這樣低成功率的陷阱。


  我們一下子各自思考問題,都入了定,胖子看我們聽他說完就不說話了,一下子也不知道怎麼辦,只好繼續裝模作樣的也沉思起來。後來,也不知道怎麼的,我越想越睏,越來越疲倦,接著竟然睡了過去。


  不過大概只睡了三四個小時,迷迷糊糊的其實也沒有睡死,就聽到胖子和潘子說話的聲音,又給吵醒了。起來發現他們又在走那條墓道,順子顯然剛跑回來,氣喘吁吁的,看胖子的臉色,顯然結果還是一樣,並沒有進展。


  我揉了揉眼睛,問他們在幹什麼,胖子說想了半天也沒有頭緒,不如試驗的好。他們剛才讓一個人閉著眼睛在前面走,另一個人在後面看著,兩個人用繩子連著,看看會不會走到一半,那個閉著眼的人會忽然轉身。


  我聽著不寒而慄,這簡直是會讓人崩潰的試驗方法,也虧得這幾人神經大條,要是讓我這麼幹,鬼知道走到一半那繩子另一頭拉著的還是不是原來那個人。


  不過最後走下來結果還是一樣,不管是蒙著眼睛,還是閉著眼睛,都是感覺自己走的是直線,但是兩個最後還是走回了這個墓室。因為順子是閉著眼睛那一個,所以走得格外吃力,臉色慘白。


  幾個人又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都是唉聲嘆氣,我讓他人省點力氣,其實這樣盲目的試驗,反而會導致思維的中斷。接著事情又回到我睡覺前,我們又開始毫無意義的討論起來。


  討論中總是有人睡過去,但是好在一個人睡覺,其他幾個人都能繼續思考。就這樣,我們東一個想法,西一個想法,提出來,然後否決掉,一開始說法還很多,後來幾個人話就越來越少,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六七個小時,我們的肚子又開始叫起來。


  最後胖子點起一支煙,想了想,對我們說:「不行,咱們這麼零散地想辦法是很浪費時間的,我們把所有的可能性全部都寫出來,然後歸納成幾條,之後直接把這條驗證,不就行了?」


  我點點頭,其實說到最後很多的問題我們都在重複的討論,幾個人都進入到一種混亂狀態了。


  胖子在金器鋪滿的地面上整理出一塊石頭面,然後寫下來幾個數字,一,二,三,四,說:「我們想想我們現在有幾種假設,你們都提一下,不要具體的,要大概的方向就行了。」


  潘子就道:「有機關。」


  胖子在一那個地方寫了「機關」,然後順子就說道:「可能有東西在影響我們的感覺,我在電視裡看到過,比如說心理暗示或者催眠,讓我們自己不知不覺地走回來。」


  胖子對他道:「不用說這麼詳細。」


  接著在二的後面寫了「錯覺」,然後看向我。


  我道:「理論上,也有可能是空間折疊。」


  「你這個不可能,太玄乎了。」潘子道。


  胖子道:「不管,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我們就承認。」


  說著也寫了上去,在三後面寫了「空間折疊」,然後自己說:「我認為是有鬼。」說著也寫了上去:有鬼。


  「你這樣寫出來有什麼意義?」潘子不理解地問。


  胖子道:「你們念的書多,不懂,老子讀書少,凡事都他娘的必須用筆寫下來,但是這樣有個好處,比如說有幾件事情,你可以一起做,你事先一理就能知道,可以節省不少時間。咱們不是只有兩天了嗎?還是得省點,對了,還有五嗎?誰還有五?」


  我看了看這四點,這確實已經是量子力學到玄學到心理學到工程學四大學科都齊了,第五點一時半會兒還真想不出來。


  胖子看我們都沒反應,道:「好,咱們先來驗證第一點和第二點,這兩點正好就可以一起處理。」


  我看著胖子得意滿滿,大有胸有成竹的感覺,頓時覺得不妙,這傢伙是不是有什麼打算了?只見他拾起地上的步槍,對我們道:「這條墓道大概一千米到二千米,五六式滿殺傷射程是四百米,但是子彈能打到三千米外,我在這裡放一槍,看看會有什麼結果。」


  我一聽頓時就醍醐灌頂,頓時對胖子佩服得五體投地,如果是因為我們自己感覺上問題,那子彈是沒有感覺的,墓道能夠影響我們,但是影響不了子彈,如果這裡的情況用常理還可以解釋,那麼,子彈必然會消失在墓道的盡頭,不會回來。


  這個實驗之完美的地方,就是子彈的速度,這麼短的墓道,二三秒之內,子彈就能完全走完,沒有任何的機關陷阱,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揮作用。


  但是如果這裡的情況真的超出了常理可以解釋的範圍,進入玄學的範圍了,那麼子彈就會像我們一樣,在筆直的墓道中超越空間而一百八十度轉向。


  簡單而漂亮,非常符合科學精神,我實在有點慚愧為什麼我這個大學生想不出這種辦法來。


  不過一想,這一招也只有他這樣的人才能想得出來,這是最簡單的邏輯思維。


  要判斷是不是有錯覺的影響,就要找不會受錯覺影響的東西,要找東西就要就近找,三段式一考慮,馬上就出來了這個辦法,也並不複雜。


  我突然就感覺到了,汪藏海可能遇到對手了,像他這麼處心積慮的人,可能就怕胖子這種單板的思考方法,任何詭計都會給最簡單化。


  胖子說做就做,我們跟了過去,他拉上槍栓,就想對著墓道開槍。


  我忙大叫:「等等!」


  「怎麼了?」他問道。


  「不要這樣。」我道,「如果,我是說如果,這裡真的邪門到那種地步,那你開槍出去,幾乎是一瞬間,自己就會中彈。」


  胖子的臉色變了變,顯然他剛才認為其實第一點和第二點的可能性很大,根本沒有考慮到第三、第四會不會是真的,不過給我一說他就點了點頭,把槍往邊上挪了挪,子彈是拋物線,子彈如果射回來,應該落在槍口偏下的地方。


  我們全部都躲到門口,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胖子突然就開槍了,砰一聲巨響在墓道裡炸起,接著是一連串回音,但是幾乎就是同時,我們看到墓門劇烈一抖,炸起了一連串灰塵。


  我腦子就嗡的一聲,心說不妙,忙探出頭去一看,胖子僵直地還是維持的開槍的姿勢,但是他的槍下邊上五六公分的地方的門上,出現一個彈孔,炸起的煙霧還沒有散盡。


  第一條和第二條,幾乎在一秒鐘內給排除,試驗進入到了量子力學和玄學階段。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