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口

  黑暗中傳來順子的聲音:「這種蟲子在我們這裡被當成神來膜拜,因為它可以活很長時間,而且一隻蚰蜒死了之後,它的屍體會吸引很多很多的同類,所以我們走的時候要特別小心,千萬不要踩到它們。」


  說著他打開手電筒,手電筒一開,四周的綠色星海馬上便消失了,一下子又變成無邊際的黑暗。


  這些蚰蜒的保護色太過厲害,如果我們不關掉手電筒,根本無法察覺。我不由一陣後怕,要是剛才爬的時候,不小心按死一隻,噁心不說,弄不好就死在了這裡。


  我們收斂心神繼續順著石頭的階梯緩慢地向上爬去,小心翼翼地過了溫泉的這一段區域,石紋蚰蜒逐漸減少,到了後來就看不到了,顯然就如順子說的,雪山的生態鏈結,都是圍繞著溫泉。


  不過剛才的那種景象,真是太壯觀了,如果有機會,我真的很想多看幾眼,很難想像這麼醜陋的蟲子能夠組成如此美麗的景象,這個世界真的是非常奇怪。


  沒有了石紋蚰蜒,我們的速度也相對地快了起來,但是上方的黑暗似乎是無窮無盡,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才能走出縫隙,走到這條天然排道的另一個出口。


  胖子邊爬邊問道:「對了,老爺子,我問你個事兒。在車站那兒,你和我們講的,那九龍抬屍是怎麼回事兒?我一直聽著,可就沒聽你再提起過?」


  陳皮阿四停下來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華和尚,示意他來說。


  華和尚就解釋道:「我們也不知道,我們所有的訊息都是從那條龍魚上來的。九龍抬屍可能是一種失傳的喪葬制度,那原文字的記載,似乎是說萬奴皇帝的棺材,是由九條龍抬著,九條龍守著他的屍體,沒有任何人可以靠近,不過女真語言幾乎要失傳了,我翻譯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個意思。」


  接著他把原文唸出來給我們聽了一遍。女真的發音實在是太陌生,我壓根什麼都沒聽懂。


  「哇,要是這魚上面的字是真的,那我們要開那萬奴皇帝的棺槨,豈不是還得先學哪吒,大戰龍王三太子?」葉成開玩笑道。


  「那你就別操這份心了,我看這九龍抬屍棺,大概也就是棺材下面雕刻著九條龍這樣的性質,意思一下。」胖子道:「要真有龍,那咱們就發財了,逮它一條回去,往故宮裡一放,保管人山人海,光收票子錢就得好幾萬。」


  我道:「就你這點出息,光惦記錢了,你要真逮得到龍,那你就是孫大聖,我還沒見過孫大聖是你這身材的。」


  胖子聽了大怒,罵道:「胖又怎麼樣?胖爺我上天下地,靠的就是這身神膘。晃一晃風雲驟變,抖一抖地動山搖──哎呀──」


  胖子話還沒說完,忽然就是陣亂風從峭壁的一邊吹了過來,吹得他幾乎摔下去,我趕緊扯住他,把他拉回貼到懸崖上。


  轉頭一看,原來是縫隙到前面到頭了,階梯已經到了縫隙的盡頭,再走過去,外面似乎是一個很大的空間,但是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清楚。


  到了!我心裡突然一陣激動。


  幾個人不再說話,蒙著頭向著邊緣的極限靠攏,那裡有一個突出的山岩,我們爬了上去。華和尚先打起一個冷煙火,四周照了照,除了我們站的地方的峭壁,前面什麼都照不到。


  然後他把冷煙火往峭壁下一扔,冷煙火直線墜下,一下子就變成一個小點,看著它一直變小一直變小,掉落到地的時候,幾乎都看不到了。


  我們不由咋舌,前面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好像是一個被懸崖包圍的巨大的盆地一樣。


  「照明彈。」陳皮阿四說道。


  「砰!」一聲,馬上,流星一樣的照明彈滑過一道悠長的弧線,射入面前的黑暗裡面,直射出去一百六七十米,開始下降,然後一團耀眼的白色熾球炸了起來,光線一下子把前面整個黑暗照了起來。


  我想舉起望遠鏡往前看,但是手舉到一半,我就呆住了,一下子我的耳朵聽不見任何的聲音,時間也好像凝固了一樣。


  白色光線的照耀下,一個無比巨大,直徑最起碼有三公里的火山口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巨型的灰色玄武岩形成的巨大盆地,猶如一個巨型的石碗,而我們立在一邊的碗壁上,猶如幾隻小螞蟻,無比的渺小。


  「想不到直接就連到火山裡來了。」邊上傳來一個人的聲音,但是這個人是誰我已經分不清楚了,腦子裡只剩下了眼前的壯觀景象。


  如果說九頭蛇柏和青銅古樹只是給我一種奇蹟的感覺的話,那這個埋藏在地下的火山口盆地,簡直就是神的痕跡了。


  盆地裡面覆蓋著大量已經死去的樹木,顯然這個火山口曾經暴露於大氣中,這裡原先必然是一個「地下森林」,可能是由於火山噴發,或者突然的火山活動,這裡的樹木都硫化而死,現在森林的遺骸還矗立在盆地之中。


  「看那裡。」繼續有人叫道,我已經分不清楚是誰。接著又是兩發信號彈打了出來,飛向火山口的上方。


  在加強光線的照耀下,我們看到一片宏偉的建築群,出現在了火山盆地的中央地下森林的深處,黑幽幽的巨大黑色石城,無法看清楚全貌。


  那難道就是我們這一次的目的地,萬奴皇帝萬世的陵寢?雲頂天宮的地宮,竟然會是在火山口之中?


  建築群的規模之大,出乎我的想像,要是這些建築下面就是地宮的話,那這裡的規模恐怕可以跟秦皇陵一拼了。


  按照海底墓穴影畫裡的景象,真正雲頂天宮本來應該是在我們的頭頂上,那雪崩之後,上面的靈宮可能給全部壓垮,不知道我們頭頂上到底有多少的積雪作為這地宮的封土。


  重新打出的信號彈都熄滅在了黑暗裡,黑暗重新包圍過來,我們的光線又變成手裡幾盞明顯電力不足的手電筒。


  除了順子之外,所有人的臉上都帶著一種近乎狂熱的興奮。盜墓代表著人類一種最原始的慾望,求得財富和探尋死亡,這種刺激,恐怕是人就無法避免的。


  足足過了十分鐘,我們才緩過來,就準備下去,陳皮阿四對華和尚道:「把沒用的東西留下,準備繩子,我們輕裝上陣。」


  華和尚馬上開始準備,我們整頓了一下裝備,把拋棄的一部分沒有必要的東西放在這裡的平台上,免得負重攀岩,產生不必要的風險。


  接著我們全部戴上防毒面具,然後用標準登山的步驟,一步一步地用繩索爬下懸崖去。


  下面是大量死去的樹木,瀰漫著奇怪的氣味,就連防毒面具,也無法過濾掉,所有人下來之後,就聽到潘子說道:「這裡是個死坑子,我們得快點,待久了,可能會缺氧而死。我在部隊的時候聽過,這種地方鳥都飛不過去。」


  那是火山活動所揮發出的含硫毒氣,毒性之烈,很難想像。


  華和尚打起照明力度很強的冷煙火,照亮四周的環境,我們環視了一圈,腳下是石板子鋪成的兩車寬的石道,幾乎是筆直地就通向前方,這是陵墓的神道,直通向陵墓的正門。這裡隱隱約約就能看到盡頭一片黑色的巨大影子。


  華和尚問陳皮阿四:「咱們怎麼走?」


  「順著神道,先進皇陵再說。」陳皮阿四回道。


  我們都沒有對付皇陵的經驗,此時也沒有其他的想法,於是不作廢話,跟在他後面,一路小跑走了過去。


  翻過很多倒塌在神道上的死樹,很快來到了一處石門處,石頭很高,有點像我們在古村中的牌坊。這是皇陵的第一道石門,叫做天門,過了石門之後,神道兩邊便會出現大量的石頭雕刻。經過石門的時候,陳皮阿四就道:「出來的時候,記得倒走,免得撞了斷頭門。」


  我在爺爺筆記上看到過這個講究,這第一道石頭門,有著很詭異的身份,這門之前,就是屠殺抬棺和送殯隊伍的地方,入殮大典完成之後,所有人出這道門的時候,就會被喀嚓一刀,所以這一道門等於就是陰陽之門,盜墓者要是順著神道而入,或者是進入地宮的第一道大門,那出來的時候,必須倒著出來,不然就很麻煩。


  當然,幾乎沒有土夫子有機會能順著神道進入皇陵盜掘,我們可能是極其稀少的幾個之一,歷代能夠盜掘皇陵的人,不是軍閥就是梟雄,他們當然不怕所謂的斷頭門。


  過了天門,神道兩邊每隔五米就是白色石人石馬,我們不考古,這東西也搬不走,一路看也不看,就直奔前方而去。


  跑著跑著,忽然,跑在我前面的胖子停了下來,我跟在胖子後面,撞了個滿懷,摔倒在地。


  這一下實在突然,胖子也給我撞得差點撲倒,我忙問他幹什麼。


  胖子轉頭看了看身後,臉色蒼白,輕聲說道:「好像路邊站著個人。」


  前面幾個人發現我們停下來了,都折返了回來。潘子問道:「怎麼回事?」


  胖子把他看到的一說,其他幾個人都有點不信,潘子就道:「是石頭人吧,你看錯了吧?」


  胖子搖頭,「一閃就過去了,我剛反應過來,你看我,一下子一身冷汗,應該沒看錯。」


  「有沒有看清楚?」


  「好像是個女人,也不能肯定。」胖子道:「跑得太快,我沒看清楚。」


  我們都把手電筒照向後面的幾個石頭人,石頭人每隔五米一個,剛才一瞬已經跑過六七個了,手電筒能照到的範圍內,沒有胖子說的那個女人,也許還在更後面。


  華和尚問:「老爺子,要不要回去看看?說不定是那幫人裡面的那個女的?」


  華和尚指的是阿寧,我心說怎麼可能,他們走的是雲頂天宮的正門,就算他們已經成功地越過邊防,那現在也應該是在我們頭頂上打盜洞,絕對沒有我們這麼快的。胖子也道:「那肯定不是,要是那娘們,老子肯定一眼就能認出來。」


  陳皮阿四猶豫了一下,馬上對華和尚道:「你和其他人先過去,」然後拍了順子一把:「你陪我去看看。」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