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動

  我一看悶油瓶的臉色,就知道他絕對不是開玩笑,在魯王宮碰到血屍的時候,他都沒露出這種表情來,事情肯定很嚴重。但是此時我又不好去問他到底出了什麼事,只得答應一聲,拔腿就準備招呼別人跑路。


  我認為我對於悶油瓶的指示貫徹得已經是非常徹底了,沒想一回頭,發現葉成和胖子他們已經跑進走廊裡了,暗罵一聲沒良心,忙跟了上去。


  衝過了走廊,撞開玉門來到大殿,那種窸窣的聲音不減反增,此時已經明顯可以感覺聲音來自房頂的所有方向,就好像無數隻腳在頭頂磨擦橫樑,聽著直起雞皮疙瘩。但是抬頭向上看去,卻是無盡的棉花一樣的黑暗,什麼都看不到,更不知道是什麼發出的聲音。


  我們站在這樣的黑暗和不安底下,簡直是如坐針氈,恨不得馬上離開這裡,所以跑起來就幾乎是拼了命。


  相信所有的人都有體會,在黑暗遇到自己恐懼的東西,你一個人逃跑,你跑不了多遠就會停下來,但是如果大家一起跑,到後來就肯定一發而不可收拾,你的想像力和落單的恐懼不會讓你停下來。


  不過,人跑步的速度終歸有差別,葉成已經嚇破了膽子,跑得比兔子還快,胖子跑得也不慢,兩個人速度最快,一下子就飛了出去,我們幾乎跟不上,加上黑暗中看背影幾乎不能分辨出誰和誰,很快幾個人就給拉開了距離,我在後面勉強追著,只能憑藉手電筒的光點來分辨方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力氣幾乎都用光了,腳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來,我看著前面的幾個手電筒光點也逐漸變慢,似乎是目的地快到了,也鬆下勁來。心裡慶幸,幸虧我的體力比以前已經好了不少,不然肯定就給他們落下了。


  跑過去一看,前面幾個人都停了下來,撐著膝蓋大口地喘氣,然而卻不見出去的石門,前面還是一片黑暗。


  我問怎麼回事情,怎麼不跑了?


  葉成上氣不接下氣,臉上青筋開始爆出,道:「不對──不對勁──我剛才留意過,大殿一共是五百步距,我的步長是一米,以這樣百米狂奔的速度,估計兩分鐘不到就到了,可是現在,跑了早已不止兩分鐘,現在至少應該看到玉門了,但是前面還是什麼都沒有,有問題!」


  胖子道:「會不會你數錯了?哪有人每一步都絕對是一米的?」


  葉成自豪地笑起來:「絕對不會錯,我的一步就是一米,不超過一厘米的誤差,你要不信,咱們可以打賭。我們回來我已經跑了快一千米了,肯定有問題。」


  後面的人也跟了上來,看到我們不跑了,速度慢了下來,跑到我們身邊停了下來,幾個人都背著沉重的裝備和厚衣服,這一通跑下來,全部都累得氣喘如牛,幾乎都要摔倒了。


  華和尚大口喘氣道:「怎麼停下來了,快跑啊,一口氣跑出去再休息。」


  葉成一口氣一句話地把情況一說,華和尚臉色也變了,抹了抹頭上的汗道:「怎麼回事?我們進來的時候沒走岔路啊,怎麼一往回走就找不到路了?」


  我想了想道,心道肯定又是中招了,這裡必然用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手段,對他們道:「果然小哥說的沒錯,汪藏海根本就沒想讓我們出去。」


  「那怎麼辦?」胖子問,「我們換個方向,往左跑!」


  我左右轉了轉頭:「不行,既然原路都回不去了,肯定是朝任何地方跑,都會跑到四處不著邊的地方,永遠到不了頭,不要白費這個力氣。」


  葉成駭然道:「我靠,那我們不是要在這困死了?」


  我在海底墓中領教過這些機關的厲害,但是也摸到了一些門路,對葉成說那倒不至於,我們有這麼多人在,肯定能出得去,只要集思廣益,就不會有問題,到底汪藏海只能在他的能力範圍內動手腳,機關再精密,也肯定是有破綻的。怕只怕汪藏海困住我們不是本意,那頭頂上的怪聲,才是我們要擔心的東西。


  又抬頭看了看上邊,窸窣之聲已經密集到讓人發癢的地步,心中駭然,葉成用手電筒掃來掃去,上面灰濛濛一片,隱約只能看到彩繪的房樑,快要把人逼瘋了。


  華和尚道:「待在這裡不動也不是辦法,要不我們兵分四隊,朝兩個方向跑,這樣總歸有一隊能先出去,不至於全軍覆沒。」


  胖子大叫道:「你看看清楚,人還沒到齊,我們就這麼幾個人,怎麼兵分四隊?」


  眾人一聽,忙四處一看,一數手電筒,果然幾個人頓時就蒙了。


  悶油瓶,陳皮阿四、背著順子的郎風,還有潘子都沒趕上來,我操,一半的人都沒了,我還以為他們都在我們四周。


  剛才跑的時候亂成一團,也沒有注意他們是什麼時候掉隊的,現在回頭去看,四周看不出有一盞光線,根本無從尋找他們的下落。難道是剛才跑的時候跑岔了路?跑進了這裡的黑暗當中,那就麻煩了,在這種情況走散幾乎等於是自殺。


  我捏了捏自己的眉頭,仔細回憶了一下剛才的細節,我們並不是跑在最後的,那些人,比如說潘子,他一向的習慣就是在最後,這是他當兵養成的習慣,這樣可以監視所有人的行動,陳皮阿四年紀大了,也是在我們後面,郎風背著個人,行動不便,也跑不快,而悶油瓶是職業級別的突然失蹤人員,他在遇到情況的時候一直會習慣性的殿後,然後突然失蹤,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這些人都是在我們後面,顯然他們失蹤的時候離我們並不遠,剛才我們跑的太瘋狂了,一點也沒有察覺到。


  華和尚他們一下子沒了頭,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胖子扯起嗓子就大吼了一聲:「老潘!你們在那裡?」


  他的聲音一落,忽然就聽到一邊傳來了郎風的聲音,這聲音根本無法辨別方向,但是卻叫得極其響,只聽郎風大叫道:「我操,和尚!快把手電筒滅了!看頭頂!」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