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洞靈宮

  我們整頓裝備,把無煙爐熄滅收好,所有的鎬子、鏟子都折疊起來,幾個人都似乎有了默契,速度非常快,很快都收拾妥當,集中到了我們挖出的破口周圍。


  這是人有了共同目標時候的典型表現,其實說起來很幼稚,收拾得再快,與是不是能早點下去一點關係也沒有,因為誰也沒有碰過皇陵,再怎麼樣也要經歷一個熟悉的過程,不過當時就是覺得不能讓別人搶先了。


  所以就出現了可笑的一幕:圍到破口周圍之後,大家突然都不知道怎麼辦了,就好像很多人商量了半天去哪裡玩,決定之後發現誰也不認識路一樣。


  幾個人面面相覷,都有點愕然。


  我看著洞內,心裡稍微分析了一下,其他倒還好,有一個致命的問題是,我們所在的位置開在深淵的正上方,離靈宮所在的胎洞有一百多米的落差和二十多米的橫向距離,我們雖然有足夠的繩索,但是無法越過這橫向二十米──靠盪是盪不過去的。身後的陳皮阿四看到我們這個樣子,冷笑一聲:「一群沒出息的。」說著站了起來,讓我們都讓開。


  我在心中暗笑,陳皮阿四的老人心態還是無法避免,一直以來我們都以他馬首是瞻,剛才胖子露了一手之後,他難免心裡不舒服,這時候看到我們這樣,就忍不住要口出惡言,來挽回自己的地位,這是很多老人普遍的心態。


  我們給他讓開一個缺口,華和尚自嘲地一笑,道:「老爺子,小的們不是都樂昏了嘛,沒見過這麼大的陣勢。您說這斗──該怎麼個倒法?」


  陳皮阿四給葉成攙扶著蹲下來,看了看破洞之內,道:「萬變不離其宗,小心為上,咱們先找一個人上這些撐著冰穹的木頭廊柱,順著廊柱爬到山洞的上方,然後用繩子下到外面架空的建築瓦頂上。」


  我們看向結滿冰的木頭廊柱,每一根廊柱足有一百多米長,絕對不是一棵樹的原木,肯定有木鍥子把幾根木頭連起來,這樣的結構承壓不成問題,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承受拉力。如果不行,那就完蛋了,一根木頭廊子坍塌之後,下落的過程當中,必然會砸到其他的廊柱,到時候整個冰穹都可能會塌,這樣的方法還是十分的冒險。


  但在當時,大家都急著想下去,也沒有過多地考慮這些事情,而且,似乎其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這裡適合蹚雷的只有潘子,其他都無論身手體重都不合規矩,所以潘子只好挑起這個大樑。我們在他腰上綁上蝴蝶扣的繩子,身上只帶一些輕量的裝備,潘子看上去有點興奮,陳皮阿四給他傳了一口酒喝,讓他鎮定一下,道:「千萬別樂昏了頭,咱們目標不是這裡,下去照子給我放亮點。」


  潘子點點頭,深呼吸了口氣,就小心翼翼地爬入冰井,然後用飛虎抓子繞上一邊的木頭廊子,像特種兵盪繩一樣盪了過去,一下子爬上木廊柱之上。


  一踩上去,木頭廊柱就發出一連串讓人十分不舒服的冰塊爆裂聲,我們頓時都屏住了呼吸,潘子也臉色慘白得一動不動,唯恐廊柱解體斷裂。


  然而幸運的是,等了有十幾分鐘,廊柱的那種爆裂聲停住了,四周又恢復到一片平靜,受力又重新恢復了平衡。


  我一想也是,可能是自己多慮了,上面的冰穹如此沉重,木廊子之間的壓力非常大,我們就像螞蟻一樣,應該問題不大。


  幾個人都鬆了口氣,給這麼一嚇,我們都清醒了一點,那種莫名的激動有一定程度的減退。


  潘子繼續向前,走得更加小心,幾乎是在跳一種節奏極其緩慢的舞蹈,我們的心也跟著他的步伐跳動,好不容易,終於走到了廊柱盡頭的山崖石上,下面一百多米,就是山洞的所在。


  我們給他打下去手電筒光太發散了,潘子打起五六支螢光棒,一支一支往下丟去。黑暗中幾道光直落向下,有幾道像流星一樣消失在了深淵的盡頭,有幾支掉落十幾米後,撞在了瓦頂上,彈了幾下停了下來。同時螢光棒裡面的化學物質因為劇烈震動而發生反應,光線越來越亮,隱約照亮了冰穹裡面的情形。


  接著潘子丟下繩子,一直垂到了下面瓦頂,然後迅速地滑了下去。


  看著潘子穩穩地落在了瓦頂之上,我們的心才放下,潘子朝我們打了幾個手勢,意思大概是這樣的過程安全。


  我們又開始興奮起來,接下來第二個就是華和尚,我們陸續小心翼翼照葫蘆畫瓢,一撥一撥有驚無險的下到了瓦頂之上。


  一百米的平衡木和一百多米的繩索攀爬不是兒戲,我到下面之後幾乎站不穩,要潘子扶住我才能在琉璃瓦上站定。回憶起在冰木廊柱上的感覺,我的腿不由自主地就開始發軟。


  七只手電筒四處去照,發現這一座冰穹中的斜坡峭壁大概成三十度的夾角直,山洞很深,宮殿直入山體內部,看不到最裡面的情況,山頂和靈宮之頂幾乎貼合,我們所站的瓦頂是其中最外面一層架空「大殿」的屋頂,簷頭的飛簷都是朝鳳龍頭,屋脊兩邊是鎮宅的鴟吻,黃瓦紅樑很有皇氣,我們幾個人歪歪扭扭地站在上面,大有周星馳版決戰紫禁之巔的感覺。


  胖子想去掀一片瓦片看看,卻發現瓦片和瓦樑凍得死死的,根本掰不下來,只得作罷。我們又一個一個小心翼翼地扒著飛簷的龍頭,用繩子下到「靈宮」的正門外的門廊處。


  門廊是類似於祭祀台的地方,架空鋪平的地面都是石板,常年的寒冷讓石頭脆化,腳踩上去嘎嘣作響,隨時可能斷裂。這裡應該是當年修建入山棧道的盡頭,現在棧道已經給拆毀了,一邊就是一片漆黑的萬丈深淵,而左右兩邊是一排銅製的覆蓋著冰屑的鼎,裡面全是黑色的不知名的古老灰燼。


  銅器的風格和宮殿的樣子,都有非常明顯的漢風格,看樣子汪藏海無論到哪裡承包工程,設計方面還是無法超出他自己的民族和時代限制,或者說,也可能以當時東夏的國力,只能去掠奪邊境民族的東西來湊合了。


  另一邊就是靈殿的殿門,門前立著一塊無字王八石碑,石碑後面就是靈宮的白玉石門,門很大,幾乎有三人高,兩人寬。石門上雕刻著很多在雲中舞蹈的人面怪鳥,說不出名字,在門上方的黃銅門卷是一隻虎頭,門縫和門軸全給澆了水,現在兩邊門板凍的猶得一個整體。


  站在這裡看上面的冰穹,微弱的光線從上面透下來,我的眼睛都似乎蒙了一層霧,看出來的東西都古老了很多,這種感覺很難用語言來表達。


  華和尚要在這裡先拍攝一些照片,我們趁機喘口氣,四處看看。葉成四處走了一圈,看到下面的懸崖後,感慨道:「我真他娘的搞不明白,這萬奴皇帝為什麼非要把陵寢搞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平地上不好嗎?這不是折騰人嗎?」


  我道:「做皇帝的想法和平常人是不一樣的,也許是和他們宗教有什麼特別的關係,你看西藏有很多的廟宇,全部都是建在一些根本人無法到達的地方,為的就是要接近天靈,這個我們這種俗人無法瞭解。」


  胖子搖頭表示不同意:「我感覺修建在這裡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不想讓別人上來,這皇陵裡面肯定有什麼好東西,萬奴皇這老小子捂著當寶貝,死了也不給人,咱們這次得好好教育教育他。」說著和郎風一起拿出撬桿去撬殿門。


  我聽著好笑,胖子這人就是實在,要是他做皇帝,不知道會把自己陵墓設在哪裡。


  玉石石門後面沒有自來石,用撬槓用力一卡,兩邊門軸的冰就爆裂,我們用鑿子將門縫裡的冰砸碎了,門才勉強可以推開一條縫隙,一道黑氣湧了出來,我們趕緊躲開,華和尚說沒事,這是黏在門背後的防潮的漆,現在都凍成粉了。


  殿門拉開一條縫,就再動不了了,似乎是門軸銹死了,拿手電筒往裡面照了照,空曠的靈殿裡什麼都看不見,裡面的黑暗好像能吸收光線一般。


  葉成迫不及待地就想進去,卻給胖子攔住了,他轉頭問悶油瓶:「小哥,你先看看,這地方會不會有什麼巧簧機關?」


  悶油瓶摸了摸門,又看了看門上的浮雕,看了半天,搖頭表示不能肯定:「你們跟在我後面,別說話。」


  這人說的話一定要聽,已經是我們的共識了,我和胖子大力點頭,幾個人都掏出防身的東西。悶油瓶閃身,跨過高達膝蓋的門檻,一馬當先走了進去。我們緊跟其後,越過門檻,忐忑不安地走進去。


  走入到裡面黑暗中的那一剎那,我突然感覺到一股極度的異樣向我襲來。


  我這時想到,近一千年來,我們可能是踏入此地的第一批人,想想這一千年裡,這座無人注視的巨大的宮殿中發生過什麼呢?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