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山村

  我們的心情都很不爽,突然給罵了這麼一句,一下子就更鬱悶了,胖子呸了一口,破口大罵道:「老爺子你這話說錯了,這他娘不關我們的事,是那個什麼三爺他眼光有問題啊,媽的這事能怪我們嗎?老子我混了這麼久,第一次給雷子攆的滿街跑,真他媽的憋氣。」


  我看他說得太過,趕緊把他攔住,打了個眼色,潘子聽不得別人說三叔不好,一句兩句還能忍忍,這個時候最好別說這麼多了,不然可能會打起來。


  胖子還算賣我面子,閉上嘴巴點上一隻煙狠狠地抽起來,潘子轉頭問陳皮阿四道:「陳家阿公,咱們也算打過交道,現在也不是批評我們的時候,你是這裡輩分最大的,現在夾喇嘛的筷子斷了,您看這事怎麼著吧?我們聽您的。」


  胖子瞪起眼睛,看樣子想叫起來:憑什麼要聽他的!給潘子一把按住沒叫出來。我知道潘子肯定有什麼打算,忙拉住胖子,拍他後背讓他鎮定點。


  陳皮阿四瞇著眼睛打量了一下潘子,沉默了很久,說道:「算你懂點規矩,我就提點你們幾句,這火車是不能坐了,我安排了其他車子,想跟來的等一下跟我上車,不服氣的,哪兒來回哪兒去!不過我事先告訴你們,這次要去的地方,沒那麼簡單,吳三省當初找我,就是要我這個老傢伙給你們提點著,那地方,當今世上,除了我,恐怕沒第二個人能進去了。」


  胖子冷笑一聲,「我呸,老爺子你別嚇唬人,你小胖爺我什麼世面沒見過?我告訴你,我們幾個上天摘過月,下海捉過鱉,玉皇大帝的尿壺我們都拿著掂過,不就是一個九龍抬屍棺嗎,能有多厲害?老子過去一巴掌能把裡面的粽子打得自己跳出來,還有這位,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長沙狗王的孫子,想當年在山東的時候──」


  我趕緊捏了一下胖子,笑道:「老爺子,別聽他胡說,這傢伙說一句話,你得掰一半扔茅坑裡去。」


  陳皮阿四看了看我,說道:「你也別否認,我知道你是吳老狗的孫子,你老爸的滿月酒我去喝過,算起來你還要叫我一聲阿公。」


  吳老狗是我爺爺在道上幾個走得近的人稱呼的,我爺爺說和這人有打過交道,果然不錯。


  我忙點頭,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叫道:「四阿公。」


  陳皮阿四古怪地笑了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潘子問道:「陳家阿公,那現在,我們怎麼辦?是先找個地方落腳,還是──」


  話音未落,遠處傳來一長兩短的汽車喇叭聲,陳皮阿四說道:「我的車來了,是來是去你們自己考慮,要上山的,就跟著我過來。」說著直起背,邁步就向喇叭響起的地方走去。


  我們一下子都沒跟上去,等他走遠,幾個人互相看了看,潘子輕聲道:「這老傢伙早有準備,好像早知道我們在這裡會出事,我敢肯定是他賣了光頭,現在敦化那邊接頭的人肯定也沒了,裝備趁早也別指望了,要弄清楚怎麼回事,他媽的咱們非得跟著他不可,這一招真他媽狠。無論如何,三爺交代的事情我一定要做下去,你們去不去,自己考慮吧,」說著已經站起來,向陳皮阿四追去了。


  悶油瓶看了我和胖子一眼,也站起來追了過去。


  一下子只剩下我們兩個,我看了看胖子,胖子也看了看我,胖子問道:「對了,他剛才說的東夏皇帝的九龍抬屍棺是什麼東西?」


  我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胖子把煙一掐,想了想,道:「那,要不,咱們追上去問問?」


  我失笑了一聲,點點頭,兩個人站起來追了過去。


  在車站碰到的跟著陳皮阿四的中年人,果然是陳皮阿四安排在附近的人,安排車的就是他們。來接我們的是一輛解放卡車,我們上了車斗後,外面就堆上了貨物,車子一直開出山海關,上了省道,直開往二道白河。


  這一路睡得昏天暗地,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汽車沒火車那麼方便,到現在還有大半天的路程,這裡的溫度已經比杭州不知道要低多少,車斗雖然有篷布,但是風還是直往裡鑽,我冷得直發抖。


  陳皮阿四裹在軍大衣裡,有幾次不經意間露出了老人的疲態,但是這樣的表情一瞬就消失了。我心中暗嘆,年紀果然還是大了一點,不知道這樣一個已經知天命的老人,還要圖謀些什麼?


  我們商量了進山的進程,按照陳皮阿四從光頭那裡得來的消息,到了敦化後,我們也是通過汽車進二道白河,然後那裡有當地的嚮導和裝備在等著我們,我們從那裡再進一個叫栗子溝的小村子,在那個地方,他會透露我們目的地的訊息,然後嚮導會帶著我們去那裡,找到地方後,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我們自己的了。


  栗子溝我們肯定不能去,雷子可能已經守在那裡了,而且那地方離二道白河還太近,我們看了看,決定不進栗子溝,直接再進去,裡面還有幾個村子,開到沒路為止。


  我們不知道光頭到底知道多少關於天宮位置的資訊,現在他已經不在了,事情自然就難辦得多,長白山很大,還有一部分在朝鮮境內,要一寸一寸地找,恐怕也不現實。不過我們推測,既然是去栗子溝,地方必然在這附近,我們按老路子來,先到附近山村子裡去踩踩盤子,打聽打聽消息,應該會有收穫。


  一切按計劃進行,到了二道白河,陳皮阿四的人弄來了裝備,我想著現在全國都查得那麼嚴,怎麼這些人就這麼神通廣大?打開一看,就蒙了,心說這是什麼裝備,沒鏟子沒軍火,我舉目看去最多的,竟然是護舒寶的衛生巾,然後還有繩子,普通的工具、巧克力、一大包辣椒、臉盆等等日用品。


  胖子問怎麼回事,咱們這是去發婦女勞保用品還是怎麼地?陳皮阿四說用起來你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四天後,我們來到橫山林區比較靠裡的營山村,卡車能開到這裡真是奇蹟,有幾段路,外面三十釐米就是萬丈深淵,只要司機稍微一個疏忽,我們就摔成肉泥了。


  到了那裡找當地人一問,才知道這裡原來有一個邊防崗哨,後來給撤了,所以路才修到這裡,不然得用雪扒犁才能過得來。不過正因為有了路,這裡現在偶爾會有一些遊客自駕游,村裡的人也習慣了外來的人。


  跟我們一起來的,陳皮阿四有三個伙計,一個叫郎風,就是開車的,大個子,一個叫華和尚,戴著眼鏡,不過身上全是刀疤,還有一個三十多歲年紀比較小的,一路上話一句也沒停過,叫葉成。


  我們下了車,環視四周的雪山,我想找出記憶裡和海底墓中影畫相似的山景,但是顯然站的地方不對,看上去,雪山幾乎都是一個樣子。


  陳皮阿四說,尋龍容易點穴難,《葬經》上說,三年尋龍,十年點穴,定一條龍脈最起碼要三年時間,但是找到寶眼要十年,這一過程是非常嚴格的。既然我們知道了龍頭在橫山,只要進到山裡,自然能夠找到寶眼的位置。


  問題是,怎麼進到山裡去,這裡不比其他地方,雪山太高,一般獵戶不會去那種地方,採參人也到不了雪頂,要找一個嚮導恐怕很難。


  村裡沒招待所,沒找到地方住,只好去敲村委會的門,村支書倒是很熱情,給我們找了間守林人的臨時空木房子,我們付了錢就安頓了下來,在村裡待了幾天,租好了馬,幾經辛苦,找到了一個當地的朝鮮族退伍兵順子願意做我們的嚮導。


  這人告訴我們,一般人不會上雪山,由於風雪變化,基本上每天的路都不一樣,而且上去了也沒東西,只有他們當兵的巡邏的時候要上去,這裡的幾座峰他都能上,所以我們真想上去,他能帶我們去,不過進了雪區之後得聽他的。


  我們商量好了價錢,事情就拍板下來,整頓了裝備,又按順子的要求買了不少東西,九個人十四匹馬浩浩蕩蕩就往林區的深處走去。


  長白山風景很美,舉目望去山的每一段都有不同的顏色,因為山高得讓人心寒,我們也沒有太多去注意四周的森林景色,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保證自己不掉下馬去,但是偶然一瞥,整個天穹和山峰的那種巍然還是讓人忍不住心潮澎湃。


  長白山是火山體,有大量的溫泉和小型的火山湖,從營山村進林區,順著林子人工的山道一直往上四個小時,就是「阿蓋西」湖,朝鮮話就是姑娘湖,湖水如鏡,一點波瀾都沒有,把整個長白山的倒影映在裡面。


  為了讓順子認為我們是遊客,我們在湖邊留影,然後繼續出發。我們剛進去的那一段是在山脈的底部,越往裡走地面就越陡起來,最後我們發現自己已經行進在六十度左右的斜山坡上,這裡的樹都是筆直的,但是地面傾斜,每一步都顯得非常驚險。順子告訴我們再往上那裡面還有個荒村,就是邊防哨所在的地方,那裡現在已經沒人了,我們在那裡過了第一夜,然後第二天,我們就要過雪線了。


  此時「阿蓋西」湖已經在我們的下方,我們由上往下俯視,剛才偌大的湖面就猶如一個水池一般大小了,這個時候,我們所有人都發現,另一支馬隊出現在了湖邊,這支隊伍的人數遠遠超過了我們。我們覺得有點意外,胖子拿出望遠鏡,朝下面看了看,然後遞給我道:「我們有麻煩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