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出

  這隻紅色的眼睛裡佈滿了跳動的血絲,看上去詭異異常,我一給它對視,突然有一股靈魂被抽離的感覺,只覺得強烈的噁心和頭暈,馬上把臉轉過去。


  涼師爺卻好像中了邪一樣,眼睛直勾勾盯著那隻血眼,一動也不動,我朝他叫了兩聲,沒有反應。


  涼師爺說過「燭九陰」的陰眼通著地獄,我知道肯定不對勁了,忙掬起一捧水就潑向他。


  可不知道是燭九陰突然往前探了探還是如何,那捧水竟然沒有潑到涼師爺的身上,而是潑到了燭九陰的腦袋上。


  燭九陰給我潑起的水花嚇了一跳,眼睛一閉,蛇頭往後一縮,就想發動攻擊。我趕緊貼到銅樹後面,蛇頭撞在青銅樹上,將那些枝丫全部都撞彎了。這個時候,我想到了我從「老癢」那裡拿來的背包,裡面可能有什麼武器,急忙將背包翻到前面。


  他的包裡肯定沒有槍了,但是我記得有幾根他們原本用來炸墓牆的雷管子,現在我手無寸鐵,有點大威力的東西威懾一下也好。


  燭九陰從青銅樹的一邊盤繞過來,我一邊移動不讓它看到我,一邊連滾帶爬地爬上去,抓住背包,就往裡掏。


  那背包塞滿了東西,我把那些食物全部都拿出來丟進水裡,終於摸出來我認為的雷管,一看,不由一呆,他媽的剛才看的時候太馬虎了,那一捆東西,竟然是黑色的蠟燭。


  這時候蛇頭已經探了過來,看見我又突然折起蛇脖,又做出了攻擊的姿勢。


  蛇的平均攻擊速度只有四分之一秒,這條雖然大了一點,估計也慢不到哪裡去。我一看再耽擱一秒就完蛋了,扯起背包就往水裡跳。


  但是我落下的速度還是太慢,突然黑影一閃,射出的蛇頭一下子凌空將我咬住,然後蛇身一捲,就想把我纏繞進它的身體裡。


  我的手在包裡亂摸,這個時候,突然摸到了他們用的那種信號槍,一下子手忙腳亂,下意識之下就扣動了扳機,背包給轟出了一個大洞,混亂間也不知道是不是信號彈在蛇嘴巴裡爆了開來,只覺得虎口一熱,然後就是天旋地轉。


  我「啪」的一聲又落到水裡,浮出水面,回頭一看,燭九陰嘴巴裡的信號彈正發出熾熱的白光,空氣中竟然瀰漫著一股蠟的味道,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它的全身都開始冒出青煙來了。


  這種蛇本身體內的油脂就非常容易燃燒,不然古人也不會捕獵它來做蠟燭了,但沒想到竟然能夠這樣就燒起來,它體內流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燭九陰極度痛苦,再也管不了我們,不停地扭動著身體,巨大的尾巴拍打著岩石,那一邊本來就已經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給它繼續拍打著,一條裂縫擴散出好幾條小裂縫,整塊山面不停地開裂,似乎整個巖洞都可能崩塌了。


  我不知道燭九陰會不會這麼容易就死,繼續翻動那隻背包,再也沒有有用的東西,就將背包往水裡一扔,這個時候,突然水下激流溢滾,潭水竟然向燭九陰撞出來的裂縫湧了過去。


  這裡的山體裡面洞系眾多,看樣子裂縫後面的山體已經給撞穿了,水不知道湧到哪裡去了。我最後看了一眼青銅古樹,四處去找涼師爺,已然不見了蹤跡,眼看著上面的石頭開始給湧出的水沖得大塊大塊地塌下來,燭九陰更是發了狂一樣亂舞,忙往後一仰,順著水流就給捲進了縫隙裡面。


  縫隙極深,裡面一片漆黑,因為是坍塌出來的通道,裡面石頭很不規則,水流撞出不少漩渦,我打著轉兒在裡面東撞西擦,勉強感覺到自己應該是在往下游漂去。


  大概轉了有十幾分鐘,突然我感覺到自由落體,接著就一頭栽進水裡,忙掙扎出來看,發現已經給水流帶到了來時的地下河裡。這裡的水流比我們剛才看到的還要湍急很多,應該是和涼師爺說的一樣,外面下過一場大雨。


  這裡水流雖然非常快,但是沒有巖縫裡那麼多的漩渦,而且水有一點溫度,我得以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肢體,心裡開始盤算前面的情況。


  這條地下河由上而下,不知道通到什麼地方去,要是直衝入到幾十米深的地下,我真是無話可說,不過按照來時的方向,如果它中途沒有變換大的方向,我估計應該會給衝到來時渡過的那條河裡。


  當然前提是這一路上順利,我緊張地看著前面,唯恐出現什麼岔口,這個時候眼角的餘光一閃,我看到地下河的河壁上刻著什麼東西。


  這裡的地下河道,看岩石的沖刷情況,歷史應該與這座山一樣古老,上面有什麼東西,應該不會是近代刻上去的。我看準了一個機會,拉住從頂上垂下來的一根石柱,停住身體,用手電筒一照,我驚呆了。


  河壁的兩邊,全是和我們在青銅樹頂上的棺槨內看到的一樣的浮雕,連續成畫,有些已經塌落,但是大部分還是保存得很好,線條明快流暢,衣紋飄逸,每幅各異,形象生動,極具動感。


  我一眼看上去,就知道這些浮雕描繪的是古代少數民族祭奠青銅樹的過程,其中的場景極其生動,有一幅浮雕上,是那棵巨大的青銅樹上掛滿了奴隸的屍體,奴隸的血流入青銅樹內,順著上面的溝壑一直匯流而下;有一幅則是他們將奴隸的屍體拋入青銅樹的內部。


  浮雕有很大一部分淹沒在水裡,最底下的一切已經給水沖平了,看來他們雕刻的時候這裡還沒有水。


  從這裡的浮雕來看,這種祭祀青銅樹的祭奠規模很大,我一直看下去,卻越看越覺得奇怪,有一些浮雕描繪的場景和祭祀又不相同,我無法理解。


  其中有一幅浮雕,表現的是古時候的那些先民將一些液體倒進青銅樹的情形。接著下一幅,就有一條和剛才看到的一模一樣的「燭九陰」從青銅樹裡出來,很多穿著像戰士一樣的先民用弓箭和長矛圍著它,顯然是一種狩獵的場景。


  按照我剛才的理解,這棵青銅樹應該是古時候一種特殊的神權象徵,那青銅樹中的「燭九陰」在古代是一種龍,在一些筆記小說裡,「燭九陰」甚至給抬到了盤古一樣的高度,應該會給人當成神獸來頂禮膜拜,這裡的人怎麼會狩獵它呢?


  我繼續往下看去,希望能從後面看到答案。後面還有一些儀式的內容,我可以看到所有的先民都是帶著面具,面容呆滯,但是,每一幅浮雕中,總是有一個人雕刻得特別魁梧。看這人的服飾和神態,我可以基本肯定,這個人應該就是他們的首領,而且應該就是我在夾子溝的懸崖上看到的那一座雕像的原形。


  那一座雕像的腦袋給炸彈炸沒了,我那時候總覺得不太對勁,但是一路過來始終沒看到他的腦袋,這一次正好可以看個仔細。


  我拉住頂上的鐘乳柱,貼近地上的岩石,抹掉上面的污漬,湊過去看。


  浮雕裡的首領圖像,比其它人都幾乎大了一倍,就如一個巨人一樣。如果按照我以前的設想,這裡的雕刻都是按照正式比例,那這個首領可能真的有如此高大。


  可是離奇的是,所有這些浮雕上,這個首領的脖子上都長著一個蛇頭,看上去也不像是帶著面具什麼的。


  我雖然有一定的考古知識,但是這些需要大量閱讀而積累的東西,我還是沒什麼頭緒,只知道單從這些浮雕的表面意思來看,我感覺涼師爺當時的判斷可能有一些偏差,這棵青銅樹可能不是單純用來祭祀的,而是用來進行某種狩獵儀式,那些犧牲的奴隸,可能就是將「燭九陰」從地底下引出來的誘餌。


  青銅樹深入地下不知道多深,這些「燭九陰」應該是生活在極其深的地底,怎麼在那種地方生活也不是我能考慮的事情,我只是好奇,這些先民搞這麼大的陣仗捕獵「燭九陰」是為了什麼?


  浮雕上面並沒有給我答案,我看到最後只是一些慶典的場面,「燭九陰」被捕獵上來怎麼處理,並沒有雕刻出來。


  基本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我看了看水位,有繼續上漲的趨勢,只好放掉雙手,繼續隨著水流向下漂去。


  手電筒在經歷了這麼長時間後,已經變得非常的暗淡,最後淡到完全沒有照明的作用,我索性關掉,在黑暗中隨流而動。


  這一段時間非常的難熬,我幾次都給衝下一些小的瀑布,雖然不致命,但是難免給撞得鼻青臉腫。足足有好幾個小時,我不知道周圍是什麼,不知道自己要到哪裡去了。


  我逐漸感覺到絕望起來,也不知道自己剛才有沒有轉彎或者進入岔口,如果自己判斷錯誤,那我現在說不定正在給帶入無盡的地下河深處,也不知道這條河通到什麼地方去,難道會衝到「燭九陰」生活的底層去?


  那到底是一個什麼地方,說回來,會不會有什麼帝王的陵墓修建在地下河的深處,這倒是一個好創意。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前面突然看到一絲光亮,看得我渾身一震動,接著我就聽到隆隆的水聲,我心中大喜,知道前面肯定是出口了,十幾個小時沒見到自然光了,我扔掉手電筒就向前游去。


  我的速度非常快,只是幾分鐘的工夫,我的眼前突然一閃,然後一片白光,什麼都看不見了,那是太久沒看到光線的視覺遲鈍,我心中大叫,可是那一剎那,一種熟悉的感覺突然從我身下傳來。


  又是自由落體!又是一個瀑布!


  而且從水沖出的勁道和底下傳來的聲音來看,這瀑布肯定不小,不知道下面是什麼,如果水太淺,那我死得真是太冤枉了。


  我的耳邊一片呼嘯,電光石火之間,沒等我的視力恢復,我已經一頭栽進水裡。


  那一剎那我手往下一伸,馬上摸到了一塊石頭,糟糕,太淺了!我剛意識到這一點,腦袋已經磕到了什麼上面,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盜墓筆記·秦嶺神樹》完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