坍塌

  下面的巨眼迅速地逼近,情況混亂,加上整棵青銅樹都震得厲害,我也看不清楚它是靠什麼來攀爬的,只知道按這樣的速度,不出十分鐘我們就要打遭遇戰了。


  老癢看得臉都綠了,直埋怨我:「你腦子裡裝的到底是些什麼東西?」


  我大叫冤枉:「老子對天發誓,我也是第一次見這東西,要是有半句假話天打雷劈。」


  他看我說的這麼決絕,愣了愣,「不可能,不是你是誰?」


  此時也無法估計這麼多了,我對他說別廢話了,快想個辦法,給這麼瞪著也難受。


  他說道:「也不用太擔心,就是一隻眼睛而已,難不成它用眼皮夾死我們?等一下它上來,老子一腳把它給踢瞎了。」


  話音未落,突然有一隻章魚一樣巨大的觸手捲了上來,一下打到琥珀上,我們像空中飛人一樣蕩了一圈,撞到青銅壁上,琥珀撞了個粉碎,裡面的屍體直接給分了屍,隨著琥珀的碎片天女散花一樣地掉了下去。


  我們兩個在最後關頭死死抓住青銅鎖鏈,才倖免保得不失,但是也給轉得頭昏腦脹,我對老癢叫道:「這下子玩笑開大了,你不是能變嗎?快變門大炮出來,把這玩意兒給轟了,」


  老癢大罵:「你他娘的胡說什麼!有那麼容易嗎?快跑!」


  我們二話不說就順著青銅鎖鏈往上爬,才爬了幾步,突然手上一滑,開始使不上力氣。我想起樹根上面的那種滑膩的植物,心中恐懼,這下完蛋了,難道要死在這裡?


  這時候老癢將手一抬,我突然就感覺那種滑膩的感覺消失了,他像猴子一樣幾下便爬了上去,將我拉了過來,我一下子沒抓穩差點脫手。埋怨道:「有這本事,直接變隻梯子多好?」


  他罵道:「拜託你不要這麼多意見!」


  我們兩個咬著牙爬進棺室,上面的霧氣已經消散去,我想乘著這個機會看一下其它幾幅浮雕。老癢說你別看了,這都什麼時候了,拉著我就往槨壁上爬,突然那只觸手閃電一般從棺井中捲了上來,一下子把槨室的巨大石頭蓋子頂得飛上了天。這一下力量極其的霸道,連鐵條一樣的樹根都給撞得粉碎,一時間整棵青銅樹狂震,滿眼是樹根的根鬚、腐朽的樹皮和灰塵。大片的樹根短枝因為突然破裂,像子彈一樣飛了出去,打在棧道上,掃塌了一大片。我們兩個正趴在一根滑溜溜的樹根上,這一下直接把我們甩出了槨室,摔倒在祭祀台上。


  那只觸手衝出青銅樹後就不想進去了,四處亂卷,連打了兩下,將四周的幾座青銅雕像拍得都變了形。我和老癢狼狽地低頭連躲了幾下,老癢指了指棧道說快下去,在上面死定了。我想起給老癢在外面打暈的王老闆,心說雖然是個王八蛋,但是這人也不是十惡不赦,也不能放著不管,忙轉頭去找,然而一眼卻看不到,難不成剛才給那些炸開的樹根帶下去了?


  四周的樹根已經給連根拔了,只剩下衍生到祭祀台下面的那些。老癢看我在那裡左顧右盼,踢了我一腳,讓我看天,我抬頭一看,給撞到天上去的巨大石板正打著轉兒地摔下來,趕緊逃命,老癢一個打滾背起掛在一根殘枝上的背包,兩個人魚躍跳上了那根用來做繩橋的登山繩。


  我們剛抓住繩子,後面的石板就重重摔在了祭祀台上,給摔了個粉碎,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我們抓著的繩子也給牽連著好像鋼琴的琴弦一樣顫抖,幾乎不堪重負。


  回頭一看,剛才我們登山鎬鉤住的樹根,上端已經隨著包裹著棺槨的榕樹根盤給扯飛了,現在只剩下可憐的一點點,給我們的體重拉著,登山鎬直往外脫,好像堅持不了多久了。


  我越來越覺得不妙,回頭讓老癢快爬,說要不然咱們就要步老泰的後塵了!老癢一聽猛打了我一個巴掌,打得我耳朵嗡一聲。


  我大罵:「我操,他媽的打上癮了你?」


  老癢大叫:「不打你行嗎,管住腦子,千萬別亂想啊──」


  我大叫:「我亂想什麼了?」


  話還沒說完,「崩」的一聲巨響,我們回頭一看,整隻槨室突然鼓了起來,裂開了好幾條縫,一條黑色的巨蛇探出頭來,那條觸手就是蛇的尾巴,但是這條獨眼巨蛇,鱗片非常細小,看上去更像一條巨大的蟲子。


  獨眼巨蛇爬出來之後,巨大的眼睛馬上轉向我們,老癢一看不妙,猛地從我腰上拔出長柄獵刀,用力一揮,將登山繩砍斷,我們人猿泰山一樣劃過一道擺線,撞上一邊的棧道,這一次我有了經驗,就地一滾,緩衝了很多撞擊。


  老癢落地之後,抽出背包邊上跨著的短步槍,對著那巨蛇的眼睛就是一槍。子彈打進去一個大洞,那巨蛇疼得猛地蜷成一團,尾巴一掃,將我們頭上那一排棧道全部掃飛。


  老癢避過砸下來的木頭碎片,站起來對著那蛇,一邊開槍,一邊拉著我往下跑,我知道這種槍能裝五發子彈,但是老癢拿在手裡,子彈如流水一樣打了出去,根本不需要裝彈。


  可惜這槍的口徑還是太小,這蛇剛才中了一彈,現在學乖了,纏繞起來,用身體護住自己的眼睛,子彈全部打在它的尾巴上,鱗片猶如鐵甲一般,毫無用處。


  我一看槍對它沒用,就招呼老癢快跑,一路跑到了棧道的斷口,我剛想爬上懸壁,老癢一把拉住我,說:「什麼時候了,還爬?」說著拉著我往下一躍,我們從斷口直接落到了下一層的棧道,就聽底下的木板喀嚓一聲,哪裡經得起這樣的撞擊,立即裂成幾十塊,我們透板而下,又撞破一層,摔在棧道地上的平台上。


  這一次摔得十分嚴重,我起來的時候,嘴裡鼻子裡全是鮮血,老癢一把拉起我,說道:「好像估計得太樂觀了,你沒事吧?」


  我只覺得天旋地轉,也不知道回答了他些什麼,黑色巨蛇已經閃電一般順著青銅樹爬了下來。老癢說道:「打是打不過,逃也逃不掉了,我們到下面找個巖洞躲一下。」


  我往下一看,再往下走已經沒有棧道,只剩下我們剛才休息過的那種小巖洞,密密麻麻的有很多。那蛇體積很大,我們隨便找一個進去,應該可以暫時避一下,再想對策。


  當下被老癢拉著就往下爬去,就著最近一個直徑一米都不到的巖洞爬了進去,還沒爬到底,突然巨蛇的眼睛就出現在了洞口,朝我們看了看,然後猛地一衝,試圖想鑽進來。


  老癢打了好幾槍,想將它逼退,但是子彈打在蛇頭上,只崩飛了幾片鱗片,一點效果也沒有。


  黑蛇的巨頭有解放卡車那麼大,鑽了幾次鑽不進來,突然甩腦袋往洞口一撞,一時間亂石紛飛,我們趕緊往後退去,免得給塌下來的石頭壓住。


  黑蛇見我們退到洞的內部,大為惱怒,又是一撞,整個巖洞一陣震動,只聽到岩石開裂的聲音,從洞口一直傳到我們頭頂上。


  這裡的玄武岩,因為裡面的地下河道過度地開挖,已經十分不穩固,給這麼一撞,岩石內部的細微平衡被破壞,裡面縫隙發生連鎖反應,一條裂縫突然出現在我們頭頂上。老癢一看不好,拉著我就往洞的底部退,我驚魂未定,才往裡爬了幾步,就聽到一連串轟鳴,一時間沙塵滿目,碎石四濺,不知道哪裡塌了。


  出於本能,我反射性地蜷成一團,護住腦子,石頭下雨一樣從上面掉下來,身上和背上連中了十幾下,慌亂間,老癢一把拉住我,將我拖到他的那一邊,同時一聲巨響,一塊寫字檯一樣的石頭塌了下來,將洞口完全塞住了。


  這下子黑蛇不但進不來,連我們也看不到了,然而它似乎並不死心,又連著撞了十幾下,石頭不停地塌下來,四周的巖壁也開始出現裂縫。


  老癢說:「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傢伙不弄死我們恐怕不會罷休,再撞幾下,山都要塌了。」


  我轉頭一看,我們已經退到洞的最裡面,退無可退,再塌進來一點,大羅神仙也救不了我們了。


  此時已然到了絕境,就算有炸藥,在這麼小的空間也不能使用,看著四周的裂縫一點一點地延伸開去,我心急如焚。


  就在這時候,忽然一條裂縫碎了開來,一段巖壁不堪重負,整個塌了下去,我們往邊上一貼,勉強留得全身,卻看見巖壁塌了以後,後面竟然出現了一個巖洞。


  我心中大喜,心說天不忘我,肯定是兩個巖洞之間的岩石碎裂,使得中間出現了一條石道,忙轉頭招呼老癢,就要往裡爬。


  老癢卻一下子攔在我的面前,說道:「不能進去!」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