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屍繭這種東西,早幾年在川南和內蒙古都挖出來過,但都是臉盆這麼大,有些像玉,有些像琥珀,裡面裹有乾癟的小動物或者小孩子的屍體,少有成年人的,這些東西一般都是作為陪葬品出土的,沒人知道是怎麼做出來的。


  根據古籍記載,這東西有可能是先秦的時候方士用來煉丹的藥引子,是把不足月的孕婦浸入藥液裡弄死,裝在缸裡,埋十七年再挖上來,肚子裡的孩子就會變成屍繭。外面這一層東西,是孕婦的胎盤石化後的物質,你看到的琥珀色,其實是裡面的羊水凝固而成。也有人說,這是一種屍體防腐技術,用特殊的混合中藥的樹脂將屍體裹住,讓屍體不喪失水分。


  我聽說過這東西的存在,但是因為這東西價值太大,從來沒經手過,如今看到了,也不知道門道怎麼看,加上為了緩和一下我和王老闆之間的氣氛,我就試探著問了他幾個問題。


  王老闆告訴我,早年他的曾祖父在香港做大朝奉的時候,見過一些因為日本戰亂跑去移民的有錢人當出的寶物,其中就有琥珀屍繭。


  屍繭有大有小,其中的東西也各不一樣,有的就如普通的昆蟲琥珀,有的裡面卻裹著人的屍體。


  他曾祖父曾經看到過一隻屍繭,裡面有一個穿紅衣裳的小女娃子,十六七歲,閉著眼睛就像睡著了一樣,栩栩如生。


  他看著這小女孩,覺得可憐,就乘老闆不注意,把這東西燒了。那時候兵荒馬亂的,老闆也沒有察覺,結果當然晚上做了個夢,夢見那紅衣裳小女娃子來找他,給他磕頭說謝謝。


  後來王老闆自己做古玩生意,也接觸過這種東西,但是這麼大、裡面看不清楚有什麼的,他倒還是第一次見。


  我覺得有點意外,難不成李琵琶說的「比秦始皇陵還好的好處」就是指這個?不可能啊?雖然說這東西也是十分罕見的,但是絕對稱不上「比秦始皇陵還好」這樣的檔次。


  王老闆自己也覺得奇怪,但是他相信《河木集》裡的信息不會錯,就蹲了下去,小心地貼上琥珀的表面,想看清楚裡面是不是有什麼不得了的明器,給熔在琥珀裡了。


  這裡由青銅鏈條固定,我和他不能同時走到一端,不然會失去平衡,所以我待在了原地,扶住青銅鏈,看他有什麼收穫。


  王老闆上上下下看了好幾眼,仍舊什麼都沒有發現,只說琥珀的裡面似乎有一層液體在流動,影響透明度。裡面除了那黑色的影子,再無其它的東西。


  再看四周,下面是一個黑漆漆的深淵,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可以爬下去,這青銅樹的頂部,神秘的棺槨裡的東西,就是這麼一塊琥珀。


  我們兩個都沉默了下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琥珀雖然值錢,但是這麼重,靠我們兩個人也抬不上去,這裡的一切,對於我們來說毫無意義,我就算了,但是王老闆一路過來,死了這麼多人,當然非常鬱悶。


  沉默了一會兒,我覺得問題還是在李琵琶的話上,就問王老闆,李琵琶在來的路上,或多或少有沒有透露過什麼?看李琵琶這個人的性格,也不是什麼能保守秘密的人,應該會不當心說出點東西來。


  王老闆的表情變了變,說道:「你看人倒也是挺準的,李琵琶的確不是個嘴巴緊的人,不過奇怪的是,這次過來,他的口風特別地緊。我記得他只是一直對我們說,到這裡來,我們要什麼都有,叫我們不要擔心,其它的什麼都沒說。他這個人喜歡玩神秘主義,經常這樣搪塞我們。」


  只要到這裡來,想要什麼都有。


  我重複了一下,心裡覺得奇怪,這一句話很怪,似乎有什麼內在的意思。


  轉念一想,我忽然有了一個念頭,哎呀了一聲,心道:「難道,竟然是這樣?」


  王老闆看我的表情頓時變得古怪,莫名其妙地看著我,不知道我想到了什麼。


  我興奮地撓著頭,腦子裡飛快地轉著:李琵琶說的是到這裡來,這句話有歧義,也許他們都誤解了他的意思,關鍵的是那個到字,就是說,關鍵不是你們能拿到什麼,而是要先到那個地方去,到了那個地方,你們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而在齊老爺子給我的資料上,我看到過這樣一張照片,上面是洞穴壁畫,有一棵青銅樹,很多人形狀的圖案在樹下跪拜。很多人認為,那是古人祈求豐收的意思,但是,從照片裡拍到的邊上一些象形文字來看,他們卻是在許願,上面記錄說,古人向這棵青銅樹許願並奉獻鮮血,那願望就會實現。


  這看上去是一種迷信,但是我一想到李琵琶說的那句話,又不得不把兩件事情連起來。


  難道說,這李琵琶來這裡的目的,是相信這棵青銅樹真的有幫人達成願望的能力?


  我突然想笑,又笑不出來,如果真是這樣,這的確是當之無愧的天大的好處。天下任何的利益,都沒有這好處的億萬分之一值錢。可是,這是根本不可能的,這人如果真是這個目的,好像也太不可思議了,而且,他自然不能言明,不然誰會跟他來啊。


  我將我的想法講給王老闆聽,讓我出乎意料的是,王老闆聽了之後,非但沒有覺得好笑,而且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不對,也不是這麼說,好像真的有這個可能。」


  我啊了一聲,心說不會吧,問他怎麼可能呢?


  他道:「就是剛才,我們兩個從上面掉下來的時候,我一落地,怕你偷襲我,馬上就往霧氣的中心跑去,那個時候,我也看到了這幾條青銅鏈條,但是,我從青銅鏈條中間穿過的時候,卻沒掉下去,地下是實的。可是第二次我偷襲你的時候,卻一腳踩空了,這下面已經有了個洞,我以為是我在霧氣裡看走眼了,當時也沒有在意,現在想起來,好像這洞是憑空就出來了一樣。」


  「你是什麼意思?」我問道。


  他道:「我的意思是,我第一次踩過那塊地方的時候,當時我在想,這下面應該有一個棺井,但是我踩的時候卻沒有,而當第二次我去踩的時候,那個棺井便產生了,這,算不算我的願望實現了?」


  我懷疑地看著他,心說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是不是他當時被我打懵了,糊塗了?


  王老闆看我不相信,道:「是真的,我一直在奇怪,《河木集》從來沒有錯誤,如果李琵琶說的好處是這個,那他肯定有非常的自信,說不定真的有這個可能。」


  我皺著眉頭,還是不信,用心理學的話來說,李琵琶那句話的意思就是──只要到了這個地方,你們的潛意識就可以影響周圍的環境,使得你們潛意識裡的想像變成實在的物體。


  如果這樣的話,青銅樹真的有這樣的能力,那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一切,都有可能是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這青銅樹原來不是這樣的,這山洞原來也不是這樣的,這裡的屍體原來也不是這樣的。


  如果那《河木集》的主人,在當時攀爬,或者拷問厙國先民的時候,已經知道了這棵青銅樹擁有神仙一樣的「物質化」力量,那李琵琶肯定也是想得到這種力量,才煽動這幫人來這個地方的。


  以這個為前提的話,李琵琶的話倒是可以解釋了,但是其它就亂套了,那這裡現在是一個潛在意識和真實交織的世界,實際上青銅樹的原形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這裡又是如何一個景象呢?


  這樣的事情,是不是太過於古怪了?有沒有可能會發生呢?


  我們爬上來的時候,很多東西,比如帶著螭蠱面具的猴子,巖壁上的空洞,說不定都是我們自己實體化出來的東西。


  這種力量初看上去很好,但是我仔細一想,卻覺得莫名的恐怖,人的思想是不受控制的,比如說你擁有這種力量,你去看一部恐怖片,看完之後,說不定會發現恐怖片裡的屍體正吊在你身後的吊扇上往下淌血。比如說你走過墓地,說不定──


  也許受過心理學訓練的人,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控制這種力量,那豈不是可以控制世界,等等──不對,我忽然想到了什麼。


  老癢他們挖出的青銅枝椏,應該也是一棵這種許願樹的圖騰,他老表偷偷把那青銅枝椏帶出來,難不成是知道了這樹有這樣的力量?但是他怎麼會瘋了,那現在枝椏在老癢手裡,會不會老癢也知道這件事情的內情?


  我看著邊上的樹,突然想到,如果是真的話,那我現在豈不是可以對這個樹許一個願望,讓我知道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隨即我就笑了,怎麼可能,我竟然還相信了,面前只不過是一塊大一點的青銅而已──


  想到這裡,我忽然感覺一股異樣,一連串的思維突然從我的大腦裡穿了過去,我心裡一個咯登,猛轉過頭,盯著王老闆看。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