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陣

  我們跑了半天頭昏腦脹,卻怎麼也見不到目的地,心裡早就已經在犯嘀咕了,一聽涼師爺突然這麼說,老癢便停下來問他道:「師爺,什麼中招,怎麼個說法?」


  涼師爺一邊揉著胸口一邊指了指地上,對我們說道:「兩──位小哥,你們看這骨頭,是不是很眼熟啊。」


  我聞言把火把抬高,果然看到地上有一隻頭骨,上面有一個窟窿,好像是他爬下懸崖的時候壓壞的那一具,我心中暗暗感覺不妙,回頭一照,果然後面不遠處,就是那塊懸崖。


  老癢看了看四周,埋怨道:「老吳,你怎麼帶的路,這不是剛才我們下來的地方嗎?」


  我沒好氣道:「我也不知道,這地方哪裡都看起來一樣,他娘的一直走也沒有注意,不知道是不是進了岔口,給繞了回來。」


  涼師爺氣順了過來,對我們擺了擺手道:「不對,你們都沒注意,在下記得清清楚楚,這條小徑一直都是筆直的,沒有轉彎或者岔路,這事情不簡單,要是我沒弄錯,我們可能被什麼東西給糊弄了。」


  老癢知道苗頭不對,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說道:「那糟了,難不成這裡這些屍體的冤魂,為了保護他們的聖地,而不讓我們靠近那塊空地?」


  我心裡苦笑,四周這麼多的屍體,千屍聚氣,要說沒髒東西誰也不信。涼師爺卻又搖了搖頭:「我想不太會,我身上帶著開光的東西,要迷你們會迷,但是我絕對沒事。」


  我知道這人的確有點學識,問他道:「涼師爺,你這方面的見識應該比我們多,你估計這是怎麼一回事,咱們的火把也堅持不了多久了,等一下火滅了,就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得快點想個辦法。」


  涼師爺說道:「依在下看,我們之所以走了個圈子,是這裡的屍體排列有問題,這幾千隻骨頭縱橫交錯,其間可能運用了某些奇門易術,使得整個山洞變成一個迷宮,你知道諸葛亮的八陣圖,用幾堆石頭就能困住十幾萬大軍。這裡的幾堆骨頭困住我們三個,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諸葛亮驅兵取亂石,在臨山傍江的魚腹浦沙灘上布下石陣擋住陸遜的故事,我和老癢都知道,可是小說描寫畢竟是誇張,我根本不相信區區幾堆石頭就能有這麼大作用,要是果真如此,還要造這麼多坦克大炮幹什麼?


  老癢也不信,對他說道:「師爺,你可別拿糊弄廣東老闆那一套來糊弄我們,您自己可也困在這兒呢,這八陣圖的事情,我聽評書裡說過,根本不是你說的那一回事,況且了,咱們在懸崖上看的,這裡的骨頭排列凌亂無章,也沒發現什麼特別的佈置啊。怎麼下來之後就能把我們困得團團轉,難不成這裡的屍體還能自己跑路不成?」


  說完這個,老癢忽然意識到什麼,忙摀住嘴巴,向四周作揖,輕聲說道:「大吉大利,小孩子不懂事,各位別見怪啊。」


  涼師爺說道:「這可不同,你在上面看是一個大概,就這麼點時間,你能把屍體之間的脈絡走向全記下來?下來之後這裡一片漆黑,只要每一具屍體擺放的稍微偏移一點,就可能把我們引到事先設計好的歧路上去,不知不覺就在走回頭路了,兩位小哥也是過來人,大道理我也不說了,古人的心智我們可不能小看啊。」


  我覺得涼師爺說的有點道理,但是也不能全信,不管怎麼說這裡肯定是有什麼蹊蹺,要走到那塊空地恐怕不是簡單的事情,又問他有什麼主意。


  涼師爺嘆了口氣:「不是在下吹牛,這區區一個陣法我是不在話下,不出意外定能手到擒來,不過凡事都需要一定的時間,恐怕咱們的火炬堅持不到那個時候。況且,在下認為現在這個時候咱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先決定。」


  我知道他的意思,頓感頭痛,眼下的主要問題還不是破這個陣,而是怎麼面對我們的處境,不走不是辦法,走下去也不是辦法,這一次能走運回到原來的地方,再走一次就不一定了,到時候火把一熄滅,前沒村後沒店的,不困死才怪。


  其實破陣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邊上那些屍體上踩過去,不過這個建議誰也沒提。


  僵持了幾分鐘,火把上的火焰撲騰了幾聲,逐漸虛弱了下來。老癢看了看火把,突然叫道:「他娘的,我有個點子,要不我們一把火把這裡的骨頭全燒了,給它來個火燒連營十八里,燒光了就乾淨了。」


  我一聽這人時傻時聰明,這種點子也想得出來,大罵道:「這裡的骨頭都已經快石化了,絕對燒不起來,而且就算燒起來,你這不是等於自焚啊,就算不燒死也給煙熏死了,算了,我看這樣吧,我先往前走走,你們看著我的火把的走向,一旦我的移動偏移了方向,你們就叫停我,我們就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了。」


  老癢說道:「不行,萬一走到一半火把熄了,你一個人情況更糟糕,到時候誰去救你去,這種時候我們絕對不能走散。」


  我也是急了,剛想反駁,手上的火把突然閃動了兩下,終於堅持不住,噗哧一聲熄滅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