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戰

  我稍微錯愕了一下,馬上意識到頭頂上的石板肯定是被什麼人抬了上去,那一剎那我還以為是三叔或者阿寧,因為古墓裡除了他們再沒有其它人了,可是我一抬頭,卻看見一隻魁梧的長滿鱗片的海猴子,弓起個背,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我。我用眼角的餘光瞄到它的肩膀上血肉模糊,還插著一隻梭鏢,心裡一歎,真是他娘的冤家路窄,這東西還真貼上我了。


  我沒想到還會有這麼戲劇性的事情發生,一下子不知所措,這時候突然有人拉我的褲子,我低頭一看,原來是悶油瓶。他正示意我快下去,我看到這海猴子身軀龐大,馬上知道了他的用意,也忙往下爬去。我下面的盜洞是一個斜坡,本來我就是和悶油瓶擠在一起,行動非常不便了,這下子手忙腳亂更是慢了半拍,才下去幾步,海猴子「咕嚕」了一聲,猛地就探頭下來。我看到那張猙獰的猴臉直逼著我就來了,嚇得腳下一滑,一屁股撞在盜洞壁上。


  這下子雖然屁股劇痛,但是我乘機順勢滑了下去,心說天助我也,這樣就能迅速回到盜洞裡面,那海猴子體積這麼大,打死都鑽不進來,這下子至少可以緩一下心跳。我那時候想得很美,可是天不從人願,才滑下去半米,突然就發現胖子堵在下面,正一個勁地往上鑽,大叫:「上去上去,那雞婆又爬上來了!」我一聽大吃一驚,忙往他身後看去,只見一大團頭髮已經爬上了最後一個「之」字的轉彎處,心裡罵了一句,真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怕什麼來什麼。我忙把打火機扔給胖子,讓他先擋一下,自己抬頭去看上面的情況,才剛動脖子,突然肩膀就一陣劇痛,我轉頭一看,原來那海猴子的肩膀雖然太寬,但是脖子還是非常靈活,我一個不注意,已經被它一口咬住右肩。


  這下子麻煩了,它這一口咬得恰到好處,獠牙深深地刺進了我的皮肉,疼得我幾乎要暈厥過去,卻沒有傷到筋骨。我剛想掙扎,它用力一扯,把我整個兒拖出了盜洞。


  海猴子將我叼在半空,似乎沒有想要馬上殺我,但是我知道,只要它用力一甩,就能把我從肩膀處撕成兩段,這個時候就算是再怕也必須要反抗了,我突然看到它的肩膀上有我打進去的那一隻梭鏢,情急之下就是一腳,這一下子正踢對地方,梭鏢竟然被我又踢進去四五分。它「嗷」了一聲,一下子把我甩了出去。


  我使盡全身的力氣,在地上滾了七八圈,總算緩衝了落地時候的撞擊,可是再想站起來,整隻右手已經完全使不上力氣了。那海猴子疼得惱羞成怒,狂吼了幾聲又撲了上來,這一次是直奔我的脖子,看樣子想直接把我的喉嚨咬斷。


  它來勢極快,我避無可避,只好用手去擋。這無疑是螳臂擋車,但是如果不這樣,我恐怕連腦袋都保不住。這個時候,胖子突然從後面撲了過來,一下子抱住了海猴子的腳,把它絆了個狗吃屎,兩個人同時倒地,滾成一團。胖子非常敏捷,還想學武松打虎爬到它背上去,可那海猴子的力氣極大,胖子根本壓不住它,被它一腳踢得飛了出去。


  我一看胖子也制不住它,心叫不妙,果然那海猴子朝胖子齜了齜牙,轉頭又向我撲過來,我一看你他媽的是針對我啊!忙去摸腰裡掛著的氣槍,一摸就想了起來,剛才爬石壁的時候,為了順利脫身,早就把那長矛一樣的槍扔了。


  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海猴子瞬間就到了我面前,我以為它肯定會一口咬住我的脖子,把我的腦袋扯下來,索性把眼睛一閉就在那裡等死,沒想到它似乎還有氣沒消,一腳狠狠踩在我的肚子上,這一腳差點沒把我的脊椎給踩折掉,我一口血吐出來,疼得幾乎失去了意識。它還不罷休,又抬腳想踩我的胸口,可是腳剛抬起來,突然「砰」的一聲巨響,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只見它「嗷」一聲就被敲得飛了出去,摔了好幾個跟頭。


  我轉頭一看,只見胖子天神一樣走了過來,手裡舉著面大銅鏡,現在還在不停地震動,我看了咋舌,看來造成剛才巨響的凶器就是這個了,這胖子的手真黑,那一下要是人,就鐵定給拍死了,我暗自提醒自己,以後千萬不能得罪他。


  胖子此時正在氣頭上,不等那海猴子爬起來,衝上去又是反手一下,同樣「砰」一聲巨響,那海猴子臉都被敲得變形,又滾出去好幾米。可惜這海猴子體格非常的健壯,這幾下子沒對它造成重創,不過它也知道了胖子的厲害,再也不敢衝過來,幾個飛躥爬上了一根柱子,在上面對著胖子直吼。這個時候我已經發現了,這裡就是悶油瓶說的放置天宮模型的房間,最直接的證據,就是房間四面牆上,有四幅巨大的影畫,我現在沒辦法仔細去看這些畫的內容是否和他描述的符合,但是可以肯定,這裡的情景在他們離開二十年後,一點也沒有變。不過讓我詫異的是,這個房間並沒有他說的那麼大,這裡能讓我感覺他所說的壯觀的,只有邊上金絲楠木柱,的確是三人環抱,貨真價實,其它的東西,頂多只能算是豪華而已。


  胖子一擊得勝,囂張起來,罵了一聲:「操你媽的,老子粽子都敲死不知道多少個了,你一隻破猴子在我面前人五人六的,簡直不把你胖爺爺當回事。」說著就想把鏡子甩上去,可是這銅鏡份量也實在夠重,胖子剛才那兩下卯足了力氣,這一次卻舉都舉不起來,在原地晃了好幾個圈。


  這海猴子非常狡詐,看他發力不成,突然就從柱子上跳了下來,猛地把胖子撲倒在地上,胖子反應不及被壓在了下面,一時間也推不開,結果結結實實挨了那海猴子一爪子,這一巴掌就直接甩掉胖子一塊皮。胖子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一下子眼睛都紅了,狂吼一聲,一口就咬住它的臉,那海猴子疼得大吼一聲,跳起來遠遠地逃出去好幾步。


  我看到海猴子臉上的鱗片被撕下來一大塊,鮮血淋漓,看上去更加的猙獰,不過它也被胖子搞蒙了,變得謹慎起來,開始遠遠地站著觀察我們,似乎想找出胖子的破綻。胖子這個時候也是硬撐著,我看他氣都接不上來,體力消耗得很厲害。


  雙方對峙了幾分鐘,這海猴子畢竟是動物,沒辦法和人一樣,開始精神不集中起來,它打了個哈欠,轉了轉頭,開始左顧右盼,馬上,它就看到悶油瓶正在咬牙把盜洞口的石板蓋回去,那石板非常重,一個人實在很難抬動,他只能一寸一寸地拖著,這海猴子看到悶油瓶一個人落單,殺心又起,大吼了一聲就衝了過去。


  我心裡一驚,沒想到這東西也頗有人性,知道欺軟怕硬,忙大叫:「當心!」


  悶油瓶已然察覺後面勁風突起,沒有辦法,只好放下石板,一個打滾先逃過一擊,那海猴子一爪落空,馬上又是一撲。我知道悶油瓶必然有能力對付這東西,也不是很擔心,只見他往前跑了幾步,把海猴子引到一根楠木柱邊上,突然一躍,第一腳踩到柱子上,然後一蹬,凌空跳舞一樣的一個轉身,兩隻膝蓋就狠狠壓在了那海猴子肩膀上,只把那海猴子壓得身子一矮,差點跪了下去。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功夫,只看得眼睛一亮,不過那海猴子非常強壯,這一下子幾乎沒對它造成影響,不過悶油瓶還不罷休,不僅沒有立即跳下來,反而雙腿一夾,用膝蓋夾住了它的腦袋,然後腰部用力一擰,就聽一聲清脆的卡嚓,那海猴子的腦袋不自然地被擰成了一百八十度,整塊頸骨都被絞斷了。


  這一系列動作幾乎在一秒內全部完成,簡直是秒殺,我和胖子看得下巴都掉了下來,都覺得自己脖子一疼,好像抽了筋一樣,我想起那血屍的頭,心說肯定也是這樣被他擰下來的,不由直吸涼氣,這一招太狠了,我都替那海猴子覺得不值。


  悶油瓶跳下來後,忙衝回去搬那塊石板,我看到一團頭髮已經從盜洞口裡冒了上來,忙叫胖子去幫忙,胖子還是老辦法,先用打火機把那團頭髮逼下去,然後和悶油瓶一起把青岡石蓋回了原位。那禁婆很不甘心,在下面撞了好幾下,想把石板撞開,胖子怕它把石板撞裂了,索性一屁股坐了上去,把洞口牢牢地壓死。


  撞擊的聲音一直持續了十分鐘,無奈胖子加上石板,不是一般人能抬得動的,胖子被震得力竭,下面的東西才平息下來。他罵了聲娘,累得一下子躺到地板上不動了。


  我看危險過去了,長出了一口氣,這個時候右手已經恢復了知覺,可以做一些稍微的活動了。我看到悶油瓶走到了東南邊的角落裡,忙跟了過去,那裡的鏡子已經被移開了,牆上果然有一個黑漆漆的洞口,只有半人高,裡面看上去非常深邃,不知道通到哪裡。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