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婆

  我的眼前一個手掌不到的地方,赫然是一張慘白的巨大人臉,上面的皮膚不知道在海裡泡了多少年了,全部都腫成透明的顏色,最讓人毛骨悚然的是,它的兩隻妖眼竟然沒有眼白,黑色的眼珠幾乎佔滿了整個眼眶,乍一看像極了一具被剜去雙目的猙獰的腐屍。


  這一下子把我嚇得幾乎要瘋了,我歇斯底里地大吼一聲,一把把它推開,拚命往前爬去,腦子裡只有一個字:逃。可是那走道很難通過兩個人,我和悶油瓶卡在了一起,動彈不得,我看擠不過去,一把抓住他,大叫:「鬼!有水鬼!」他一把摀住我的嘴巴,輕聲問我:「別叫!水鬼在哪裡?」


  我轉過身子狂指後面:「就在後面,就──」


  話說了一半我就一呆了,心裡啊了一下,只見我身後竟然什麼都沒有,沒有人臉,沒有頭髮,連一點水漬都沒有,我的手指幾乎戳到了胖子的臉上,把他弄得莫名其妙,說道:「去你媽的,你才是水鬼。」


  我這下子蒙了,忙探頭去找,東看西看,真的不見了,但是不對啊,剛才的感覺這麼真實,不可能是幻覺啊,難道我真的給這古墓逼出心理問題來了?我心臟還在狂跳,腦子裡又一團迷霧,都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好了。


  胖子看我臉都綠了,就安慰我道:「怎麼回事,你別急,慢慢說。」


  我結巴道:「剛才我看到很多頭髮,裸體女人,還有水鬼!還想親我!」


  我思維很混亂,說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胖子最後不耐煩了,說道:「小吳,你該不會是做夢了吧,要真有水鬼,那也得先從我身上爬過去啊?」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又說道,「不過你二十好幾了,夢見個裸體女人正常,你胖爺年輕那會兒,也夢見過不少,沒事。」我罵道:「你他娘的別寒磣我,我剛才那肯定不是做夢!你看我脖子還濕著呢,就是給它蹭的!」說著我就把脖子露給他們看,悶油瓶和胖子用手摸了一下,都皺了一下眉頭,胖子還抬頭看了看盜洞的磚頂,以為上面水漏了下來,我和他說這是不可能的,磚頭縫裡都抹了白膏土,水密性非常好。


  胖子奇怪道:「這就怪了,這裡就一條道,按道理要是有什麼東西爬到你身上,我不可能不知道啊。」


  我說道:「該不會是你睡著了吧?被人從你身上爬過去都不知道。」


  胖子沒好氣道:「去你的,胖子我就算是睡著了,別人從我身上踩過去還能不知道?況且在這種地方,你能睡得著嗎?你要是不信,看看我背上有沒有腳印!」說著他就一轉身,讓我們看他的背。


  我當時已經緩過勁來了,也沒想到那東西竟然會趴在他背上,胖子一轉身,那東西就轉過頭來,嘴巴直碰在我鼻尖上,我嚇得喉嚨都抽筋了,吱了一聲拚命就往後退去。可是才爬了兩步,突然腳上一緊,低頭一看,發現小腿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纏滿了頭髮。我用力想將腳扯出來,但是根本掙脫不開,同時大量的頭髮開始往我身上纏繞過來,直往我嘴巴裡鑽,我平生最怕就是嘴巴裡有毛,忙用手亂擋。慌亂間,悶油瓶一把扯住我領子,將我向他那裡拉去。


  他才拉了沒幾步,自己的手也被攪在了頭髮裡,再也拉不動,我回頭一看,胖子已經被裹成個蛹一樣,在裡面直扭,可那東西卻又不見了,整個墓道裡面都是頭髮,就像進了黑色的盤絲洞一樣。


  悶油瓶用力把自己的手抽出來,連忙問我道:「身上有沒有火源?這東西怕火!」


  我一摸自己腰裡的腰包,摸出一隻防風打火機來,不由大喜,這東西是在船上吃魚頭火鍋的時候,問船老大拿來點煤油爐的,點完後直接就給我揣兜裡了,想不到還真成了救命的傢伙,想著忙打起來就去燒身上的頭髮,那些頭髮雖然很濕,但是火一燒就能燒斷一大把,我幾下子就掙脫了出來,忙衝到胖子身上,剛想拉他,突然就從邊上的頭髮堆裡探出一張巨臉,幾乎一下子就趴到了我背上。


  我一看完了,根本沒時間躲,頭一低,竟然一拳就打了過去,那完全是人到了極端恐懼的時候的條件反射,這一拳我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力氣,只聽啪一聲,把它的鼻子都打得凹了進去,打出一團的黑水。還虧了我手裡是防風的打火機,這一下子竟然還沒熄滅,我咬緊牙關想給它再來一下,卻發現那東西一個哆嗦,竟然往後縮了一下。


  我一看,突然心中一亮,有門啊,他娘的,果然是神鬼怕惡人,這鬼還怕拳頭,我想著腦子也糊塗掉了,竟然興奮起來,抬腳就朝它面門一踹,把它的臉都踢歪了,直踢回到頭髮裡去。我怕再一腳就要被它纏住了,忙退回了幾步,把打火機舉起來,和它對峙起來。


  那臉藏在頭髮裡,露出一個非常怨毒的表情,但是它忌諱著火,不敢貿然上前,這個時候悶油瓶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幾隻濕的火折子,往我的打火機蹭了幾下就燒了起來,這火大多了,那怪物尖叫了一聲,竟然開始往後逃。我看它幾下子就縮得很遠,把胖子給讓了出來,忙趁這個機會把纏在胖子頭部的頭髮燒掉。


  悶油瓶一直把那怪物逼得消失在黑暗裡,才把手放了下來,這個時候火折子都快燒到他的手了。我低頭去看胖子,只見他的鼻子和嘴巴裡全是斷髮,臉都憋青了,忙用力捶他的胸口,直把他打得突然一口氣上來,鼻孔裡噴出一大團黑色的東西。


  我長出一口氣,幸虧胖子肺活量大,一下子自己就把氣管通了,不然我就算是死也不會犧牲自己去給他做人工呼吸。


  胖子喘了一會兒,把氣管裡剩下的東西都咳了出來,才半死不活地問我們:「我的姥姥,那東西到底啥玩意啊?」


  我把一直捏在手裡不肯放手的打火機按滅,只覺得那打火機已經滾燙滾燙,手上的皮都燙掉了,悶油瓶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他甩著手,對胖子說道:「這應該是禁婆。」


  我聽英雄山的老海說過這東西,不太相信,啊了一聲,問道:「真的有禁婆這東西?」


  悶油瓶點點頭,說道:「我也不知道這東西是怎麼產生的,不過這一帶傳說很多。應該不會錯。」


  我覺得奇怪,就問他詳細的情況,但是他也只搖頭,說:「禁婆是水裡孕育出來的,我知道它肯定怕火,其它我真的不清楚,就像粽子一樣,從古至今我們只知道粽子怕黑驢蹄子,但是它為什麼怕誰都不清楚,我只是沒想到這東西還有思想,我們一定要小心,它肯定還躲在我們後頭。」


  胖子心有餘悸,往我們這裡靠了靠,問道:「奇怪了,這墓的風水這麼好,怎麼裡面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


  這個墓風水好不好,我現在還真不敢肯定,不過對於禁婆,我倒是查過一些數據,這禁婆在山區的少數民族裡其實代表的是巫師和靈媒,可是在海邊的老傳說裡就是天下間最惡的鬼,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差異,不過禁婆的下場一般比人慘,要是被人抓住,一般都是直接切斷手腳,然後活埋。一說禁婆的起源,一般都是和孕婦有關,放養屍棺的那個耳室恐怕和這東西脫不了干係。還有三叔說過的大肚子壁畫,禁婆在這裡應該並不是偶然,說不定還是墓主人故意安置的。


  我想著,悶油瓶擔心等一下那東西又跟過來,招手讓我們繼續前進,我聽了聽盜洞頂上,已經沒了聲音,不知道剛才走過去的到底是誰,我們在下面折騰動靜這麼大,說不定已經被他聽見了,此地不宜久留,還是快點開路。


  我看了看胖子,他表示沒問題,我看他也不想待在這裡,就讓他把手電筒打開,掛在自己腰帶上,這樣後面我們也能隨時注意。我把打火機攥在手裡,就繼續前進。


  我們再往前爬了一段,盜洞突然又開始之字形的向上,我看了看邊上,原來他一路打過來到了這裡,再往前就是墓牆,估計外面就是海水,他只能改變方向,向上找出路,可能這個解連環的思路也和我們一樣,想從墓的最頂端出去。


  我們從進這個盜洞開始,一直到這裡,大概也就半個小時時間,看樣子這個海底墓穴並不大,一路過來,我有了一個大概的感覺,其實這個墓室的長度和寬度並不長,主要的問題還是在它的高度上,現在我能估計到的高度就有將近三十米,那如果按照現在的標準,三米一層樓房的話,這座墓深入海底應該有十層樓這麼高,雖然雄偉,但是也不算奇蹟。


  我們現在沒有辦法走回頭路,只好繼續往上爬,又爬了有一支煙的工夫,突然悶油瓶不動了,我推了他一下,他回頭,輕聲說:「沒路了。」


  我一愣,不可能啊,忙擠上去看,只見上面果然到了盡頭,被幾塊很大的青岡巖板擋住了,我用手推了一下,這些石板非常重,但是也並不是推不開,我和悶油瓶兩個人試著用力往上一抬,抬起來一小條縫,馬上,我們就發現上面的那個墓室裡竟然有光漏下來,正在納悶,手上一鬆,我們頭頂上的那塊石板突然消失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