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門

  奇門遁甲起源於四千六百多年前,幾乎和中國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一樣長,世界上最早使用奇門遁甲的第一人就是老祖宗黃帝,然後一路傳下來,你可以看到世界上幾乎每一個軍事家或者軍師都會一點,但是事實上到了漢代以後,奇門遁甲已經不是全本,因為黃石老人傳給張良之後,這個鳥人把它歸納簡化,以至於後來的人基本上都看不懂他到底在說些什麼。


  我對奇門遁甲的瞭解主要來自於家裡的二叔(非三叔也),雖然所知也不多,張起靈提到這個的時候,我還不至於像胖子一樣好像在聽天書。奇門遁甲起先有四千三百二十局,到黃帝手上的時候,他只看懂一千零八十局,到張良那會兒七十二局,現在到我二叔手上整理出來的只有四十二局,已經非常難得,世界流傳的只有十八局,其它各局都是二叔偶然從一個漢墓中找到的。


  奇門遁甲雖然玄妙,但是它其實是兵法和命數理論,用它來擺陣屬於發揮餘熱,奇門遁甲陣又叫八陣,分八個門,開門、休門、生門、死門、驚門、傷門、杜門、景門,生門為生,死門為死,入其它各門,則又見八門,週而復始。


  張起靈找到的這八個暗門,自然而然就想到奇門遁甲一說,這些暗門其實非常的窄,只能容納一個人側身而過,這裡霧氣瀰漫,外面又有一面可能轉動的磚門,只要一推,就能打開,進去之後活門自動關閉,不去摸根本看不出這裡還有如此的蹊蹺。


  張起靈有點對自己的大意耿耿於懷,他不是一個莽撞的人,但是剛才過於急功近利了,天底下的奇淫巧術都是以小以精為榮,這個卻是反其道而行,即大而全,反而讓他防不勝防。


  他走回石碑處,把發現和眾人一說,眾人嘩然,這門學問非常深奧,他們剛經過文化大革命的洗禮,怎麼可能懂得這些,文錦沉思片刻,突然說道:「剛才三省的行為這麼詭異,好像被一個女鬼附身了一樣,會不會這鬼就是這個墓穴的主人,他剛才鑽進的那個暗門,會不會就是生門呢?」


  張起靈看她眼睛裡神采奕奕,似乎已經想到了什麼,問她道:「你是不是想到什麼?」


  文錦讓他們跟著她,自己轉身走到那塊石碑前面,也學著三叔的樣子,半跪了下來,開始梳起頭髮,她的身段非常之好,這樣一個姿勢,非常的有魅力,一下子幾個男的都看呆了,她梳了幾下,又很矜持地轉了轉頭,這一轉,她突然就一抖,馬上叫起來:「找到了!」


  眾人一聽馬上圍了過去,對著石碑東看西看,搞了半天卻什麼都看不到,文錦說:「不對,你們一定要像我這樣,跪在這裡,才能看得到!」張起靈似乎有點醒悟,忙跪下來,文錦在他肩膀上一壓,說:「你太高了,再低一點,目光不能直視,要側視,盯住自己的鬢角。」


  張起靈覺得好笑,也學著她的樣子,梳了梳頭髮,然後非常女性化地一瞥,突然他就看見自己在石碑的倒影裡,鬢角的地方有淺淺的三條首尾相連的魚,非常模糊,他又動了一下頭,發現只要角度稍微一偏,就馬上消失看不到了。


  他哦了一聲,終於知道所謂的有緣是什麼意思了,心裡不由暗罵,看來,只有愛美的女人,碰巧跪在這一塊石碑前面整理頭髮,才有可能會看到這個標記,而且太高太矮都不行,幸虧文錦觀察得仔細,不然自己這個大男人,無論怎麼想也找不到這個秘密。(我聽了也恍然大悟,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個墓主人難道是個色狼嗎?)


  他仔細盯著這條魚,發現這個印記也在緩緩地移動,看樣子,這塊石碑裡面,應該是有一個和池壁轉速一樣的機關,這個印記對著的位置,永遠是所謂的天門。他想到這裡,忙讓文錦看著,自己打起一隻手電筒,跑到池邊,一個一個暗門的定位,到了第三個暗門的時候,文錦看到印記和手電筒的光點重合了,大叫一聲:「就是這個!」


  所有人一聲歡呼,連張起靈都忍不住用力握了一下拳頭,他用力推開暗門,第一個側身走了進去,裡面是非常窄的一條走道,一直往裡面通去,這次張起靈非常的細心,他先摸了摸四周的牆壁,確定再沒有其它的機關,才叫他們進來。


  這條走道也是用青岡石板堆砌而成,只有一人寬,兩個稍微胖點的人就走不過去,張起靈打著手電筒走在最前面,一眼看過去,發現前面的那種黑暗和青岡石的顏色摻和在一起,變成了一種青幽幽的感覺,似乎是幽冥裡的顏色。他收斂全部的精神,走得非常小心,只要有一點奇怪的聲響就要停下等個半天,不過這個時候他已經完全成為了這群人的精神領袖,人人對他言聽計從,沒人敢說半句廢話。


  他們走了有半支煙的時間,前後都已經一片漆黑,張起靈覺得似乎整個宇宙只剩下他們幾個,他心裡也開始不舒服起來,這個時候,走道開始向上傾斜起來,他順著這個走勢往上一看,發現非常遠的前面竟然出現了亮光,昏黃昏黃的,好像夕陽的光,不是很亮,但是很溫暖,張起靈知道那裡就已經到頭了,招呼了一聲,幾步併作一步衝過去,只看著那個光點越來越近,突然腳下一平,整個世界好像突然被金光籠罩起來,他忙瞇起眼睛一看,不由驚叫了一聲,差點跪了下來。


  在他們前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四方形的房間,這絕對不是單純的大,那是一種極端的霸氣,整個建築的氛圍只能用磅礡來形容,簡直給人一種不得不下跪的衝動。


  房間的每一邊,都有十根整根的金絲楠木柱子,三人圍抱不住,好似天涯海角的撐天柱一樣。整個房間由黃漿磚砌成,左右十丈,上面樑雕簷畫,光五爪金龍就有十條,極端的金碧輝煌。而幾乎有十米高的寶頂上,鑲嵌了一幅五十星圖,每一顆星星,都是一顆璀璨的夜明珠,估計都有鵝蛋大小,正在發出幽幽的黃光,房間的四個角落裡,各有一面大鏡子,光線互相反射,雖然不是很亮,但是足以照亮整個空間。讓他們最吃驚的,卻是房間的中間,放著一個巨大的石盤,張起靈一看就知道了,石盤上面,是一個規模宏大的宮殿模型。雖然只是一個模型,但是其龍樓寶殿,假石流水,一應俱全,非常的壯觀。


  張起靈跑過去,興奮地圍著轉了好幾圈,馬上就明白了,這就是雲頂天宮的模型,他本來就不相信這個古墓裡會有一個宮殿這麼離譜,所以也沒有覺得失望,但是心中的謎團更濃了,看樣子,汪藏海真的造了一個天宮,那這個天宮在什麼地方?難道真的在天上。


  這個發現太驚人了,所有人都興奮得又喊又叫,幾個男生還起哄地把霍玲抬上了石盤,霍玲傻笑著剛站穩,突然尖叫了一聲,跳了下來,叫道:「上面有個死人!」


  張起靈一驚,忙飛身跳上去一看,只見整個模型的中間,是一個圓形的玉石花園,花園裡面,一個石頭座上,打坐著一具已經完全收縮的乾屍,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爛光了,露出來的軀幹呈現黑色,這是一具非常難得的坐化金身,自然風乾得非常好,只要往金粉裡蘸蘸,就可以放到寺院裡供起來了。這具屍體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頭髮和指甲和其它的金身一樣,死後都在不斷地生長,特別是指甲,幾乎和手指差不多長了,看上去有點不妥。


  他一個飛躍跳到這具乾屍前面,毫不顧及,就先去看他的嘴巴,發現嘴巴裡並無東西,然後插住他的腋下,一路按下去,文錦也跳了上來,看得清清楚楚,忙一個縱身跳到他的背後,輕聲質問道:「張起靈,你到底是什麼來路,怎麼會倒斗的這一套!」


  張起靈看了她一眼,並沒有回答,文錦火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說道:「你分明就是個倒斗的,不然不會在古墓中如此鎮定,你跟著我們,到底什麼目的?」


  張起靈做了不要說話的手勢,指了指這具乾屍,說道:「這些不重要,你看!」說著,他將乾屍的衣服脫下,只見這具屍體肚子上,有一條非常長的傷疤,從左邊最後一根肋骨一直到丹田,他自己先按了一下乾屍的肚子,然後抓住文錦的手也按了上去,文錦一哆嗦,果然,屍體的肚子裡明顯藏了什麼東西。


  張起靈抬起頭,他現在還不敢肯定要不要把東西拿出來,如果這個人臨死都要把一個東西藏在自己的肚子裡,說明這件東西對他來說非常重要,或者這也是死者考驗他們的一個方法,他的原則是絕對不會為了古墓裡的東西而破壞屍體,張起靈心裡鬥爭了很久,又看了一眼文錦,文錦是北派,自然講究道義,她搖了搖頭,說道:「取之不仁,必遭天譴。」


  張起靈嘆了口氣,也決定放棄,他退後一步,給那屍體磕了一個頭,等他抬起來的時候,突然發現屍體好像哪裡不對了。他左看右看,突然倒吸一口涼氣,原來這具乾屍竟然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