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我往後摸了一下,才知道是剛才蓮花箭中箭的地方,那四隻鐵鉤子嵌進我的肉裡,雖然沒有取我的性命,但仍舊刮去了幾塊皮膚,現在汗水滴下來,竟然刺激得癢起來。


  不僅如此,身上其它幾個中箭的地方,也開始隱約有點發癢,不過這癢尚且可以忍受,我無暇顧及這些身體上細微的感覺變化,使勁揉幾下後,就繼續去研究這個奇怪的墓室。


  我並不瞭解明代普通的墓葬地宮結構,只知道一點貴族墓葬的知識,不知道這兩者之間的區別大不大,只好勉強將眼前看到的和知道的對號入座。


  按照我的想法,我現在待的是左配殿,對面與我相望的是右配殿,左右配殿應該互相對稱,裡面按道理應該各有一個用漢白玉壘起的棺床,棺床平面用金磚(澄漿磚)平鋪,中央會有一長方形孔穴,內填黃土,稱為「金井」。現在這些全部沒有,只有一個大水池。


  這只是其中一個奇怪的地方,另一個就是在兩個配殿中間的那個門,應該是通往後殿,那才是放棺槨的地方,何以現在配室裡有棺材,而且還是洗腳盆的形狀,要知道這種盆棺是戰國時期的東西,明朝是完全不會有的。


  說起戰國,我又想起了魯王宮裡拿出來的蛇眉銅魚,這兩個地方都發現了這個東西,而這裡又有一個戰國時期才會有的棺材,難道是巧合嗎?


  一時間想得心亂如麻,再也想不進去。


  這個時候我已經圍著那水池走了一圈,又回到了門口,那只被我用來當成凶器的大瓷罐倒在那裡,我心裡一動,就隨手拿起來看上面的瓷畫。


  這應該是另一個耳室裡的東西,但是單幅的圖案並不能表達什麼信息,我只看到一個穿著明朝服飾的人站在一座山上,看下面的一個工地,旁邊還有幾個穿著官服的人,看樣子是一幅視察工地的情形。


  我通過這些瓷器上的圖案,大概能猜到這個墓主人必然不是什麼皇公貴族,很有可能是一個工匠或者建築師,只有這種人才會有能力和知識,在古墓中使用如此古怪的設計,其它的人就算有這個想法,也沒能力建造。


  而明初的能人巧匠並不多,看這個墓的規模,必然是一個地位顯赫,能派得上號的。這個人不僅要有這個資格修建一個像明皇宮一樣浩大的工程,又必須懂風水和奇淫巧術,這樣的人其實也不難猜測。


  我只想了幾秒,一個名字就跳進了我的大腦裡──汪藏海。


  這個人可以說是一個奇人,他在風水上的造詣可以說是登峰造極,就因為如此,他被任命直接參與設計了整個明皇宮,還附帶設計了好幾個中國的大城市,那個時候,他的一句話,甚至使得幾個城市在中國徹底消失。我在古籍中還瞭解到他有一本關於風水的著作,裡面的內容深奧到了極點,簡直可以說窺見天機,可惜他的後人只抄錄了幾本,都已經失傳。


  而且,相傳沈萬三在周莊銀子濱底下的水底墓,也是這個人設計的。這樣一個人,為自己建造這樣的一個墓穴,簡直是綽綽有餘。


  我覺得自己的猜測很有道理,現在只要能找到一點點的文字數據,就可以知道我想的到底是對還是錯,可惜這個墓主人好像是個文盲一樣,一點銘文也沒有留下。


  這個時候,突然咕咚的幾聲從水池裡傳了過來,我一下子思緒被嚇得一斷,忙用手電筒去照,只看見那水池裡的一個角落裡,竟然開始有水泡冒上來,還時大時小,一陣一陣的,並沒有規律,似乎這深不見底的水裡,有什麼東西正在活動。


  我一下子慌了,馬上端起槍,緊張地盯著那個氣泡,突然一下子,一個白花花的東西衝上了岸,一個打滾翻到牆邊上,大口地喘著氣,我一看大喜,竟然是胖子,上衣已經脫了,露出個大肚子在那裡直鼓,他一邊喘一邊看到我,甩了甩手,說道:「他──娘的,我──差點就──憋──憋死了。」


  我剛想問他是怎麼回事,突然腳邊上又是一個人出水,一看原來是悶油瓶也翻了上來,也裸著上身,可是身上的黑色麒麟不知道哪裡去了,他明顯沒有胖子這麼吃力,只是仰起頭大大地吸了一口,看見我,說道:「這裡是左邊還是右邊?」


  我說左邊,他鬆了口氣,一下子也坐了下來,摀住自己的手腕,我看到他手腕上有一個黑色爪印,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胖子喘了半天才緩過來,捂著肚子直嘆氣,我問他們怎麼過來的,他吐了幾口口水,說道:「別提了,幸好你沒看見,嚇死我了。娘的,幸虧那棺材底下的石板子下面有一個洞通到這裡來,不然我們就死在那地方了。」


  我納悶,問:「什麼東西這麼可怕?」


  胖子對我說道:「我操,我連形容都形容不出來,就一句話,那六體連環屍肚子裡,他娘的還有一隻東西。」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