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瓷罐

  屍蠟一般都是浸在水中或埋在水分充足、潮濕的泥土裡的屍體,所謂的蠟就是它體內的脂肪和礦物質凝結而成的。


  我順著這腳印一路看過去,發現它一直延到房間的角落裡面,一個青花雲龍大瓷罐的後面。心裡「咯登」了一下。


  人說閻王好送,小鬼難纏,難不成這裡有一隻未成年的粽子?我對胖子說道:「你看這腳印只有過去沒回來的,會不會──」


  話才說了一半,胖子一擺手,叫我不要說話,我轉頭一看,只見那隻大瓷罐突然自己晃動了一下。


  胖子輕聲說:「那東西,還在後面躲著呢。」


  張禿裝備脫了一半,腰上的帶子沒脫下來,現在索性不脫了,提了氧氣瓶湊過來,問胖子道:「什麼東西?」


  胖子見他最煩,罵道:「粽子!」


  他一愣:「粽子?嘉興五芳齋粽子?」


  胖子搖搖頭,不理他了,我問胖子道:「你能不能確定,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小的粽子?」


  胖子說:「我也確定不了,不過不管是不是粽子,我們還是得過去看看,不然就是禍害,這斗倒了心裡也不舒服。」說著就端起手裡的氣槍,向我招手,我心說我才不去呢,搖了搖頭。


  胖子嘆了口氣,只好招呼張禿過來,張禿第一次進鬥,興奮異常,馬上就學著胖子的樣子走了過去,兩個人成包抄之勢,向那青花大瓷罐走過去。


  我雖然害怕,但是也不能在女人面前表現得太過窩囊,也裝著樣子,跟在張禿子後面,小心地探頭看著。


  我們走得很慢,生怕有什麼東西突然跳出來,胖子先用電筒照了照,那大瓷罐太大了,什麼都看不到,又用氣槍捅了捅,他這樣子很像是我小時候抓黃鼠狼的動作,我不由覺得好笑。他捅了五六下,聽著似乎後面沒什麼東西,才壯起膽子走過去,一看就嘖了一聲,罵道:「他媽的,只有一個空的木頭箱子,害我瞎緊張。」


  我們也跟了過去,我一看,是一隻只有小提琴盒子大小的雙鳳雕嬰兒棺,那棺材蓋已經被打開放在一邊了,裡面的白色棺底還保存得很好,但是屍體已經不見,難怪胖子會以為這只是口箱子,我說道:「這不是箱子,這是一種棺材。」


  胖子一下子還不相信,但是他馬上領悟,問道:「你是說,這就是那隻小粽子的棺材?」


  我點點頭,又仔細看了看,發現棺身上被打了幾個洞,有一道黑色的痕跡從洞裡一直延伸到地上,看樣子曾經有什麼液體從這洞裡流出來過,這情景,好像爺爺的筆記上也曾經提到過。


  胖子用手電筒仔細地裡裡外外瞧了一遍,可惜地嘆了口氣:「看這棺材的規格,就知道這小孩子身上肯定有不少好東西,可惜不知道屍體到哪裡去了,不然壓幾下,說不定還能壓出幾顆珠子來。」


  我點點頭,夭折或者陪葬的孩子,棺材裡的東西總是很多,而且大多數都帶在身上,特別是陪葬童子的肚子裡,經常有防腐珠,都是些價值連城的東西。


  我們幾個人四處找了一下,想看看屍體到什麼地方去了,可是前前後後都翻了一遍,連塊渣都沒有,看樣子可能被那些盜墓者連著一塊盜出去了。


  胖子不甘心,還想去翻那棺材,我覺得不妥當,拉住他說:「這棺材和別的棺材不一樣,絕對不是單純放死人,還是不要碰了。」


  胖子笑道:「屍體都沒了,怕他個熊,你還怕這棺材跳起來咬我?」


  阿寧說道:「我們來這裡的目的不是倒冥器出去,還是快點到主墓室去,別浪費時間,速戰速決。」


  胖子自知理虧,也沒辦法。我們回去把潛水器械先整理好,胖子背起背包,突然看了看我,嘴巴動了動,欲言又止,好像有話想說,又有點不好意思說,我嘆了口氣,罵道:「你他媽的有話就說行不,什麼事?」


  胖子說道:「你們說,那小粽子,會不會爬到邊上的大瓷罐裡了?」


  我看了看那大瓷罐,心中一動,還真的有這個可能。


  胖子有點臉紅,說:「我剛才聽到那罐子方向發出的聲音,好像是從罐子裡面發出來的。我想粽子又不是老鼠,怎麼可能自己往罐子裡鑽,以為聽錯了,現在只是隨便提提,我可沒別的意思啊。」


  我知道他是還惦記著屍體身上的寶貝,就想諷刺他幾句,這個時候,那隻大瓷罐突然卡嗒一聲翻倒在地上,我一呆,心說不會被他說中了吧。


  四個人全部都不說話,緊張地看著那罐子,那罐子先是在原地轉了幾個圈,然後竟然「咕嚕咕嚕」地向我們滾了過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