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頭髮

  水底古墓裡發現一縷頭髮,而且還能動,一般人都會馬上想到有鬼,幸虧中間隔著一塊石板,就算有,他也衝不過來。


  沒有抓住那縷頭髮,胖子似乎不甘心,拿燈去照那縫隙,想看看後面到底有什麼。我膽子沒他那麼大,恐怖片裡關於頭髮的故事還少嗎?就離那個石板遠遠的,看胖子會有什麼反應。


  他湊上去看了幾眼,好像真的給他看到什麼東西,疑惑地定了定神,又貼過去再看,這一次他反應很大,突然就猛的一退,像逃命一樣拚命游出去好幾米,轉身對我們拚命地搖拳頭,我一開始以為他要打我,隨即一想,靠!這不是讓我們逃命的手勢嘛。


  可剛才好像沒什麼事情發生啊,我條件反射一樣地回過頭,只看見那擋路的石頭板突然向上升了起來,一團黑色墨汁一樣的東西從底下逐漸增大的縫隙裡滲了出來,我急退幾步,以為是毒水,仔細一看,嚇得我下巴都僵掉了,那些黑色的東西,竟然都是人的頭髮!


  那胖子看我們反應這麼慢,忙游回來拉我們,我們這才醒悟過來,慌忙逃命,這在水下面,越緊張越消耗體力,游得就越慢,我看慌亂中沒辦法把握好節奏,索性學胖子一樣蹬著牆走,雖然不雅觀,但是速度飛快,特別是腳踏實地那種感覺非常好。


  我們連蹬了大概二十幾步,先到一個轉彎處,那胖子一把把我們拉住,讓我們躲在拐彎後面,示意先看看情況再說。


  我們大口吸著氧氣,匆匆往後一看,好傢伙,後面的墓道裡全是頭髮,黑漆漆一大團一大團,我看著就覺得喉嚨發緊,這要多少年沒理才能長得這麼長啊!胖子罵了一聲,拿起氣槍,對準那一團黑色的中央就射,他大概以為這槍能一下穿透過去,所以當他看到那梭鏢快速飛了六七米後突然就變成慢動作,然後一下被裹進頭髮裡的時候,臉都白了。


  不過那梭鏢還是起了點作用,那頭髮好像還有意識,往後縮了一下,竟然翻滾起來,那翻滾更像是頭髮裡面有什麼東西要出來,我們不由警惕起來,那胖子又搭上一隻梭鏢,準備走近點再給他來一下,這個時候,那頭髮猛然一縮,又猛然一放,這一下子,我馬上看見從頭髮的最深處,吐出來一個死人。


  那人穿著和我們一樣款式的潛水服,有可能是那三個中的一個。我只看了一眼,就看到他的鼻子嘴巴裡都是頭髮,連兩隻眼珠子裡都有頭髮生出來,一看就是窒息死的,現在已經給水泡得腫了起來,非常難看。


  我一看頭皮就開始發起麻來,這頭髮非常邪門,還是快點走,就想拉胖子,可抬頭一看,那胖子竟然不見了,我嚇了一跳,忙轉頭,只見他已經跑出去老遠,在那裡向我們揮拳頭。


  我心裡大罵,敢情你是自己先跑到安全的地方再來警告我們,忙招呼張禿和阿寧跟上去,我看到那胖子還在那裡抱怨我們反應慢,立馬就給他屁股上來了一腳。胖子被我踢得疼了,還不服氣,想衝上來揍我,那阿寧忙攔住我們,指指後面,我一看逃命要緊,這賬出去了再他娘的和他算。


  這個時候手上的氧氣計震動起來,我低頭一看,糟糕,這一路過來,已經過去將近半個小時,我們又呼吸得這麼急促,氧氣的消耗是平時的幾倍,有點過量了。我算了還剩下的時間,情況可以說非常糟糕,如果還沒有進展,我們就必須要原路趕回去,不然氧氣就不夠用了。可是這麼出去,連三叔說的耳室都沒有找到,我又有點不甘心。


  這個時候,一直游在最後的張禿突然像隻螃蟹一樣,拉住我們身上的背帶,手忙腳亂地竄到了最前面,一把揪住胖子,讓他停下來,我看到他直鼓眼睛,心說,這人對古墓的構造比我瞭解,難道竟然給他先找到了什麼線索?


  果然,他讓我們跟著他過去,胖子急得直跳,但他剛才表現太差,我們都不去理他,他也沒有辦法,只好氣鼓鼓地跟在我們屁股後面。


  張禿笨拙地往回游了幾米,指著一塊已經有點凹陷進去的墓牆讓我們看,原來剛才胖子蹬著走的時候,一腳就把這塊墓壁給蹬到牆壁裡去。


  我一看心中大喜,往前後比畫,這裡果然是一處長迴廊的末端,那三叔所說的機關十有八九就是這裡了,不過這機關一開,水就會狂湧進去,三叔當年是帶著頭盔,所以沒事,我們現在頭上只有個潛水鏡,一旦被捲進急流,難保不會撞得頭破血流。


  我往後看看,那頭髮還沒有追過來,就想先提醒他們一聲,這個時候,那個張禿不知道好歹,突然一把就按了上去。我還沒反應過來,一下子大量的水泡就冒了出來。


  我一看就知道糟了,實在沒有想到,這張禿闖禍的能力和胖子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我一口他媽的沒說出去,就覺得一股巨大推力直接從我背後衝過來,把我狠狠推進了牆上的洞裡。那水流是旋轉著的,我馬上體會到三叔說的,什麼是內臟都被甩到一邊了,就感覺自己被塞進了滾筒洗衣機裡,那一陣攪,幾下子就暈得什麼都看不清楚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我晃晃悠悠清醒過來,感覺渾身都散了架,特別是脖子,疼得不得了,幸虧沒折掉,還好呼吸嘴還咬在嘴裡。我定睛一看,上下左右都是黑漆漆的,胖子他們在我的下面,看樣子也暈得不行了,特別是胖子,到現在還在轉圈,好像在跳芭蕾舞一樣。


  我看了看這井壁,是上等的漢白玉,這裡用上這麼好的材料,應該已經到這個墓的地宮內部了,看樣子可能已經到了三叔說的那個耳室中的泉眼裡,我腳一蹬向上浮去,突然頭一暖,腦袋就此升出水面。


  四周是一片漆黑,探燈的光集束性太強,只能照出一個點,我關掉探燈換成手電筒,把這個墓室仔仔細細看了一遍。墓室是見稜見角的長方形,除了寶頂上面描著五十星圖之外,其它地方並沒有太多的簷楣雕飾,顯得樸實無華。


  裡面沒有棺床和棺槨,所以這裡應該是耳室之一,我找了一下,似乎沒有其它出口,只有左邊一道石門連著甬道。


  墓室的牆也是用非常廉價的白膏土封起來,上面本來有一些斑斑斕斕的壁畫,可惜已經被水汽腐蝕得一塌糊塗,我已經無法知道上面畫的是不是禁婆的圖案。


  墓室的地上放了幾溜陪葬的瓷器,只有百來個,其中還有幾個非常值錢的青花雲龍大瓷罐,我同時在地板上發現了一些腳印,都是濕的腳踩在地上的塵土留下來的,看樣子非常新,估計是三叔的傑作。


  我測定了空氣質量,讓他們陸續出水,阿寧爬了上來後,首先擔心起這些腳印,問道:「這是盜墓賊留下來的嗎?」


  我皺了皺眉頭,也不敢肯定,因為我看見在這些腳印中,有一個非常刺眼的赤腳印子,最離奇的是,這腳印很小,看樣子是個小孩子的,絕對不會超過三歲。


  我從來沒聽說過倒斗會帶上小孩子,便招呼胖子過來看,他的閱歷比較豐富,也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胖子看著也有點發蒙,說道:「你先別管他是大是小,這腳印本身就不正常,你再仔細看看。」


  我再次端詳,發現腳印上有黃黃的一層蠟一樣的東西,用刀刮下來一聞,不由咋舌:「這是屍蠟!」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