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髮

  那盜洞離船不遠,我看到海底給炸出一個大坑,洞就在坑的底部,心說果然是三叔的手段,我們在盜洞四周先搜尋了一下,沒有任何坍塌的跡象,看樣子三叔的技術並沒有退步。


  我還看到幾個石頭錨碇,和三叔描述的很像,但也不能肯定就是三叔所說的那些。


  三叔規劃出的地宮痕跡還在,我和張禿都用心記了一下,看這個盜洞的位置,應該是往耳室挖下去的,那個地方的磚應該比較薄。


  我們大概找了五分鐘,似乎沒有再找下去的必要,那胖子對我擺了擺手,意思是現在要不要進去了。阿寧看了看潛水錶,點了點頭。


  我們現在的裝備不比二十年前,都是輕裝上陣,我們最後在洞口核對了一下裝備和約定好的暗語,確定一切沒問題了,胖子才定了定神,第一個貓了進去,我們幾個打開探燈跟著,一下子潛進去五六米。


  這盜洞很不規則,時寬時窄,我一邊游一邊看這洞壁,越看越奇怪,怎麼看上去不像是人挖的,如果是三叔打的洞,他肯定是一個鏟子一個鏟子打得很工整,可是現在這上面的痕跡亂七八糟,坑坑窪窪,倒像是動物打的洞。


  我們艱難地游了二十多米,洞口進來的光線已經照不到了,這個時候盜洞方向突然一變,竟然垂直挖了下去,我不由有些奇怪。既然還沒挖到墓,何必改變方向呢。


  苦於沒辦法說話,我也沒辦法表達自己的疑問,我們在這垂直的洞口休息了一下。胖子對我們做了一個小心的手勢,然後自己先游了下去,我看他的燈光一直下去一直下去,直到變成一個小點,不由咋舌,心說怎麼這麼深。


  這個時候他在下面晃了晃探燈,說明下面安全。我們馬上一個接一個也潛了下去,我看著潛水錶,已經有十幾米深了,我從來沒有潛到這麼深過,不知道自己的身體能不能撐得住。


  那下面已經被挖開一個很大的空間,我們馬上看到了古墓的墓牆,上面破了一個大洞,我一看更加疑惑了,這洞竟然破得這麼不規則,不像是一般倒斗的一塊一塊小心地卸下來的,有幾塊磚頭竟然還被撞裂了。那胖子看看我,我也看看他,兩個人一起吐了幾個泡泡,他指指那幾塊破磚頭,又做了個猴子的樣子,我知道他是想說:這洞可能是海猴子挖出來的,不是盜洞。


  我點點頭表示同意,指了指他背上的水下氣槍,他拿了下來,拉開保險,就往洞裡游去。


  這是我第二次進古墓,雖然有點興奮,但是想起上一次的經歷,還是覺得渾身不自在,特別是在水下,手腳的阻力很大,如果遇到危險,恐怕也沒辦法像陸地上一樣快速地逃命。


  墓道比我想的要大得多,我調高探燈的亮度,又轉開手裡的防水手電筒,跟在胖子屁股後面,我們幾盞燈光非常的亮,一下就照出去老遠,頓時整個墓道都亮了起來。我看到那墓壁的牆上,果然有三叔說的人臉浮雕,不僅如此,這些人臉浮雕的額頭上面還都刻著一些奇怪的動物,雕得非常精緻。我一邊游一邊看,越看越覺得奇怪,這些動物,大部分都是墓鎮獸,但是它們都沒有刻上眼睛,看上去有點詭異。


  這個時候,我突然看見有一張人臉的額頭上,刻的好像是三條蛇眉銅魚,不由心裡一緊,忙拉拉胖子讓他停下來,然後去研究那塊浮雕。


  胖子正急著往裡面走,很不耐煩,也不知道我發現了什麼,他轉過來看了幾眼,沒看出什麼名堂來,就急得直招手,我讓他等等,趴過去仔細看,只見上面有三條蛇眉銅魚首尾相連的,形成一個環狀,每條造型都不一樣,我能看出其中兩條就在我的包裡,還有一條三隻眼睛的,我從來沒見過,不知道這個是提示什麼的。那魚下面的那張臉和其它的不一樣,是一張明顯有女性特徵的臉,可是因為上面附著了很多東西的緣故,這張臉看上去有點破相,讓人不太舒服。


  我還想仔細研究一下,這個時候後面的阿寧也催我,我沒辦法,只好繼續向前游去,幸好那雕刻每隔一段距離又會出現,我還能再看上幾眼,看來看去,並沒有發現更多的東西,只是隱約覺得有個地方有點不對勁。


  看著看著,等到我數到那臉孔浮雕第五次出現的時候,才發現了問題所在,我記得第一塊石頭板上的人臉,眼睛是閉著的,第二塊石頭板似乎有點睜開的趨勢,到了第三第四塊石頭板子,那眼睛睜得越來越大了,現在這第五塊,就已經睜得幾乎全開了。


  我感覺有點不妙起來,拉住胖子,讓他不要往前走了,然後拿出水下畫板,在上面寫道:「墓牆上的人臉,眼睛在逐漸睜開來,我怕有問題!」寫完指了指牆壁。


  胖子摸了摸那臉,搖搖頭,寫道:「我沒有注意,只是些石頭浮雕,裡面肯定是整塊石頭,你想得太多了。」


  我很堅決地搖頭,讓他把槍端起來,他看我表情嚴肅,只好照辦,不一會兒,我就看到那塊相同的浮雕出現在前面,胖子被我說得也有點怕,停了下來,先用燈光照了一下。那張石臉的眼睛已經完全睜開了,整張臉面對著前方,眼神正視,看上去有點呆滯,胖子照來照去,也沒什麼變化,就壯起膽子走過去,摸了一下,然後對我做了個沒事情的手勢。


  我游過去一看,果然仍舊是整塊的石頭,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用手指插了插它的兩隻眼睛,也沒有反應,不由自嘲地搖搖頭,看來這只是墓穴的設計者玩的一個噱頭,用來嚇唬可能進來的盜墓賊,沒有什麼特殊的寓意,我竟然在這裡自己把自己嚇唬了一回,真是沒什麼面子。那胖子拍了拍我,示意我別想這麼多,快點趕路。


  我們又繼續往前游去,我想起三叔和我說過,他是撞到一個機關,才被吸進那個泉眼裡去的,可是這些墓壁都是一個樣子的,怎麼可能找得到他當時撞的那塊?


  我腦子轉得飛快,這樣一直往前游也不是辦法,不知道這個墓道是通到什麼地方去的,說不定又是個循環,如果在裡面迷路就完蛋了,我心裡盤算,三叔能一眼望到最後一個人,應該是一條很長的迴廊,剛才我們轉了好幾個彎,這樣的迴廊只有兩個,這樣說起來,找到倒也不是很困難,就是要花點時間。


  這個時候,前面的胖子停了下來,我一個剎車不住,撞到了他的屁股上,以為前面出了什麼狀況,忙繃緊神經,湊上去一看,原來這墓道到頭了,前面被一塊石頭板擋住了去路。


  這石頭板光禿禿的,上面沒文字也沒有浮雕,我摸了好久,找不到什麼機關,不由撓了撓頭,那阿寧寫著問我:「怎麼會是死路?」


  我回寫道:「有巧石機關在這附近,我們找一下,看看有沒有鬆動的墓牆。」


  他們都點點頭,那胖子開始東敲敲,西敲敲,仔細檢查了這些人面浮雕。我心裡回憶所有筆記上提過的線索,連邊上的每條縫隙都用匕首劃過,可是沒有任何進展,那石板還是擋在那裡,紋絲不動。


  我不由有些鬱悶,回頭想看看胖子搞得如何,發現胖子竟然在那裡發呆,我拍了拍他,寫著問他:「有沒有什麼發現?」


  他表情古怪地看著我,寫著問我:「海猴子長頭髮嗎?」


  我不知道他突然問這個什麼意思,不由失笑,海猴子長沒長頭髮我倒是真沒注意,記憶似乎整個腦袋都是光禿禿,全是鱗片。


  我如實告訴他,又問他問這個幹什麼,他指了指牆縫,我順著他的手指一看,馬上看到,那石板與墓道的縫隙裡,竟然飄出來一縷黑色的頭髮。


  我驚訝得呆住了,這怎麼可能,難道在石頭板的那一頭,靠著個人?


  胖子膽子大,想伸手過去拉一下,沒想到那頭髮突然一縮,竟然縮回到縫隙裡面去了。胖子看了我一眼,寫道:「石板後面有鬼。」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