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會

  我看那胖子臉色一變,也不由振了振精神,這胖子雖然不太靠譜,但是在古墓裡的表現還是可圈可點的,至少在經驗方面不知道要好我多少倍,我從來沒獨立倒過斗,也不知道是不是都要在下斗前開個動員什麼的,就暫且當一回學生,聽聽他要怎麼說。


  那胖子吃得很多,肚子都鼓了起來,拍了拍說:「這海斗,我從來未倒過,事先肯定要部署一下,免得進去的時候手忙腳亂,裡面肯定不比旱斗,我也先看看你們給我準備的裝備怎麼樣。」


  阿寧說道:「王先生,那你對這次有幾成把握,我們不如先計劃一下,心裡也有個底。」


  那胖子搖搖頭:「不好說,根據我的經驗,這海斗,一是定位困難,二是盜洞難挖,三是裡面的情況不明。其中這第一第二,我們暫且不去想它,主要是這個第三,這海斗裡,不知道有沒有粽子,若是有,就麻煩了。若是沒有,那這海斗也不過是在水裡的一個旱斗而已,輕易就可拿下。」


  說起粽子,我突然想起三叔和我講的,那在墓道裡碰到的怪物,越想越覺得可能就是今天在鬼船上碰到的海猴子,心裡不由有點發悚,說:「這有沒有粽子我不知道,但是可能有更麻煩的東西。」說著就把在鬼船上看到的那東西和這些人說了,其它人早就聽張禿添油加醋地說過了,不過那張禿說的重點應該是他如何如何把我和阿寧救下來,我說的就平實得多了,等我說完,那胖子就大皺眉頭,問:「操,他娘的真的還有這種東西?」


  我點點頭,說:「很多地方都有這東西的傳說,應該不會錯。」


  阿寧點點頭,說道:「我小時候也聽過,我還以為大人嚇唬我不要到河邊去玩。」


  這個時候,那船老大插嘴了,說道:「不對不對,這你們就不懂了,這裡打魚的漁船,都見過這東西,我告訴你們啊,這東西不是什麼海猴子,這是夜叉鬼!那都是龍王爺的親戚,你們現在得罪了他,他肯定要回來報仇的,我看我們還是快點回到岸上去,買頭豬回來,請個道士作作法事,興許他大人有大量,還能放過我們。」


  張禿子一聽就笑了:「我說,船大爺,我都一槍把龍王爺親戚的肩膀給打爛了,那我豈不是孫悟空?」


  船老大氣得臉都綠了,說道:「你那個樣子哪裡像孫悟空,你就是個豬八戒!」


  我們聽得都樂了,張禿子捏捏臉上的肥肉,大概覺得自己真的有點像,不由鬱悶起來。


  那胖子笑了一會兒,說道:「既然海底有這種東西,我們肯定得有武器才行,萬一那海斗裡就是他們的老巢,那我們豈不是跑去送死?我說阿寧小姐,你有沒有準備漁叉什麼的?」


  那阿寧說道:「我們是考慮過這個情況,準備了一些潛水用槍,但是這些槍體積很大,而且一次只能打一發,如果有緊急情況,恐怕也沒有什麼大作用。」


  我知道這種槍,是用壓縮氣體擊發的,有效距離大概才四米不到,幸好還可以當長矛用。不過這槍的長度確實太長,在狹窄的墓道裡可能施展不開。


  胖子不理會這些,大叫:「甭管有沒有用,槍這東西不嫌多,能帶的都帶上,明天下去,我就打頭陣,小吳同志就跟在我後面,你和那個禿子就在最後,如果我一看到不對勁的東西,就擺擺手,你們就馬上停下來,如果我擺擺拳頭,你們就什麼都別管,逃就是了。」


  我們覺得安排比較合理,點了點頭,又討論了其它一些東西,我想想三叔和我提過的經歷,列了一些清單出來,讓他們連夜先準備好,什麼探燈,匕首,火折子,密封袋子,尼龍繩子,登山扣,還有吃的,急救用品,防毒面具,百寶盒,他們準備得比較全,竟然連黑驢蹄子都準備了。


  吩咐好之後,天都快亮了,那胖子說我們不能再談了,再談水都下不了,得休息,於是幾個人各自找了個地方躺下,那椰子酒後勁很大,被海風一吹,我頭就重得不行,幾下子睡了過去,一直到下午才醒了過來。


  其它幾個人比我早醒,已經都在準備了,我用海水洗了一把臉,這時候,幾個蛙人已經從水裡浮了上來,一個摘下呼吸器就說:「找到了,肯定就是這個地方,盜洞也找到了。」


  那阿寧一聽,忙問:「有沒有進去看看?」


  那人搖了搖頭,說:「有,但是那盜洞很長,我潛進去一段,沒看到底,不敢再進去了,就出來了。」


  阿寧點點頭,又問了那蛙人幾個問題,轉頭對我們說:「行了,我們準備一下,他們清理完洞口就會叫我們,那洞口裡有塌方的跡象,他們會用支架固定一下。」


  我們各自去穿潛水衣,我和其它幾個都很合身,就胖子,肚子包不進去,露了肚臍出來,雖然不太雅觀,但是好歹是穿上去了,我們檢查完裝備,把該帶的都帶上,就一個接一個倒摔進水裡。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