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興島

  我剛翻到甲板上,這鬼船就發出一聲淒涼的扭曲聲,好像某個巨大的部分變形了,我看到這船前後變得不在同一個水平面上了,心說不好,忙看了一眼船艙。果然是龍骨斷了。


  龍骨一斷,船身必然會開裂,這麼一艘船,一個裂口就已經非常致命了,那水幾乎就是飛一樣進來,估計不要五分鐘這船就徹底沒頂了。


  那張禿子緊張得臉色發白,說道:「我們的船來了,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再說。」


  我回頭一看,我們坐的那隻漁船已經跟得很近,但是還沒有靠上來,船上船老大揮著手,大叫:「你們怎麼樣?」


  張禿子背起那個女人,對著那漁船招了招手,那漁船上歡呼了起來,然後發動機器向我們靠了過來,上面幾個漁夫在那裡興奮地大叫,真想不明白他們剛才還嚇得像團泥一樣,這些單純的漁民果然和我們不一樣。


  那鬼船因為進水,速度已經慢了下來,我們的船靠過來之後,有幾個漁民跳了過來,看表情還是害怕,他們手忙腳亂地把那女人抱回到船上去,然後趕緊把錨搬回來。那個船老大大叫:「開船開船,我們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船老大讓我們把那個女的放到地上,示意我扶住她,然後將她的頭髮撩了起來。


  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看到那東西的時候,還是吸了口冷氣,只見她那頭髮裡面,蜷曲著兩隻枯手。現在看來,這兩隻手也並不是很長,皮膚都已經有點石化掉了,末端長在一團肉瘤的下面,最噁心的是,肉瘤上竟然還隱約長了一張小的人臉,那臉不知道通過什麼原理,緊緊吸在那女的後腦上。


  船老大看到這些表情凝重起來,先是給那個東西磕了幾個頭,然後從他口袋裡掏出一把什麼東西,就撒在那小臉上,那小臉突然尖聲一叫,扭曲起來,他馬上抽出一把刀,小心但迅速地插到肉瘤和頭皮的中間,把那肉瘤挑了起來,然後用力一扯,扯了下來。


  那東西掉到地上,扭來扭去,嚇得邊上看的人都往後退了好幾步,幾下子工夫,就融化成一團糨糊一樣的東西,順著甲板上的縫流下去。我從來沒見過這東西,問:「這是──」


  他把刀放到海水裡洗了一下,輕聲說:「這是人面(月+廉),是那艘鬼船上的冤魂,用牛毛撒在上面就行了。」


  我看船老大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經對自己當初接下這個生意感到後悔了,嘴巴裡一直嘟囔著什麼,檢查完那女的頭髮裡再沒其它東西,就招呼手下往後艙裡走。不一會兒,船就開動了。


  這個時候海面上已經平靜了下來,天上的黑雲雖然還在,但是已經分割成一小塊一小塊,陽光從那雲和雲的縫隙裡照射下來,天空顯得非常魔幻,看樣子這他娘的風暴,總算是熬了過去。


  我們把那女人安頓好,船老大就爬到船的頂棚上,我知道他要去看著四周的海面,那海猴子報復性極其強,不知道會不會跟著我們找機會報復。不過西沙的水很清,光線好的時候能見度有四十多米,如果有東西跟著我們,肯定一眼就能看見,所以我也並不是很擔心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這些人忙碌起來,都不理我開始跑來跑去,我因為剛才那一下子體力消耗得非常厲害,現在人一靜下來,就覺得昏昏欲睡了。我找了塊比較軟的地方靠下來睡了一會兒,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太陽已經西下,我們的船正貼著一個島的海岸行駛,我看到非常漂亮的白色沙灘,就是看上去那些沙子比較粗,可能踩上去並不舒服,而我們前面就是一個碼頭,看樣子像是要靠岸。


  我一直以為會直接到下一個探點去,沒想到還有靠岸的機會,隨口問了一句話:「我們現在要去什麼地方?」


  旁邊一個人回答說:「我們去永興島,接幾個人。」


  我轉過頭,看見那女人就坐在我邊上,臉色已經恢復了過來,似乎也是剛剛醒過來的樣子,我對女人沒什麼抵抗力,看她病懨懨的樣子覺得還真是有點味道,笑了笑問她:「去接誰?」


  她指了指遠處碼頭上,隱隱約約一群背著旅行包的人,說:「就是他們,幾個潛水員,還有一個和你一樣的顧問,我想你肯定認識的。」


  我使勁看了幾眼,也覺得其中一個胖子的體形有點熟悉,但是想不起來是誰,這個時候,一個船夫已經站在船頭,叫起來:「哦勒勒!做好準備,我們在這裡!」


  那胖子轉過頭來,大罵:「哦你個頭啊,讓胖爺我在這裡吹了半個小時的西北風,你們他娘的有沒有時間觀念?」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