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手

  那兩隻乾枯的手,顯然是人的手,已經收縮成枯柴狀,貼在那女的身上,這樣的情景,就算看著,也覺得毛骨悚然,我不知道那女的現在是什麼感覺,只覺得我的背上不停地冒冷汗。


  那兩隻手也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只是無力地垂在那裡,好像是她衣服上的裝飾一樣,我想看看那手是從哪裡伸出來的,順著手臂望上去,但是她的頭髮太亂了,蓬鬆開來,看不清楚。


  女的顯然已經非常恐懼,渾身抖得厲害,如果是普通的女人,恐怕早就已經暈過去了,我看她的身子發軟,估計也已經到了極限。


  那船老大背對著我們跪著,一邊磕頭一邊不知道念了什麼,我聽不懂他們當地的方言,但是也可以猜出來,他可能在進行某種儀式,估計是在求媽祖保佑。他念了幾聲,就拿出兩個奇怪的半圓木片,往甲板上扔,好像是在求籤一樣,他扔了一次,看了看結果,又叩了幾個頭,拿起來再投。我看到他渾身開始發起抖了,大概問出來的結果不太理想。


  我對這種一向是不相信的,但是看到船老大這麼虔誠的樣子,心裡有點擔心,這些人非常講究這一套東西,如果那些求籤的結果說我是一個惡鬼,估計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把我扔到海裡去。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那個女的驚呼一聲,整個人突然往後一縮,也不知道是沒抓穩還是被那鬼手拖了一下,竟然一下子就翻進鬼船裡,這下子不得了,那鬼船一下子就漂了開去。我一看不好,也不管什麼回頭不回頭了,轉身就想跳過去救她,那船老大從後面衝過來一把把我抱住,說:「沒辦法了!掉到鬼船裡已經救不回來了,不要去送死!」


  那船老大力氣很大,我甩不開他,其它那些人不知道著了什麼魔一樣,竟然還是不敢轉過頭去,我心裡直罵,這個時候,那個張禿頭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扯起船上的錨,用力一甩,把錨甩到鬼船上,鉤住了船舷。那鬼船游得飛快,一下子就把錨纜拉成直線,我們的船一震,硬生生被扯了過去。


  那個船老大嚇得魂不附體,抽出把刀就去砍那纜繩,被那張禿一拳打翻在地上,其它船員毛了,一個個撲了上來,那張禿竟然拔出一支手槍,一把把船老大架住,大叫:「別動,不然我殺了他!」


  那幾個船員沒見過這種場面,這一嗓子竟然沒人敢上來了,那張禿頭又對我說道:「小吳,我已經把他們控制住了,你快去救人!」


  我張大嘴巴,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這麼驚濤駭浪,難道要我游過去?他還想當然地瞪了我一眼,指了指那根纜繩,吼道:「快去!年輕人要勇敢點!」


  我搖搖頭,這太可笑了,我體育本來就是弱項,游泳過去基本上就是送死,如果爬那根纜繩,估計就算我爬得到也是剩下一口氣,還怎麼救人。


  這個時候,我聽到那個女的在鬼船上尖叫起來,她拚命想爬到那根纜繩上面,但是好像被什麼東西拖住了一樣,沒辦法前進,只好用兩隻手死死抓住船舷,朝我大叫:「吳先生!救救我!」


  我聽得心頭一晃,猛拍了自己一個巴掌,大罵:「吳邪啊吳邪,你他娘的還是不是男人!」


  這一巴掌我也不知道是把自己拍醒了還是拍蒙了,突然就血氣上湧,一咬牙大叫:「死就死了!」


  我深吸一口氣,先拿起一邊的游泳眼鏡戴上,然後脫掉鞋子,走到船舷邊上,笨拙地抓住那根繃得很緊的纜繩,只見前面是驚濤駭浪,那繩子還不時淹到水裡去。


  那根纜繩大概就十二米長,結實程度絕對夠,如果手腳快一點,也不是很危險,主要的麻煩還是在繩子上會被浪打下去,想到這裡,我的心裡也稍微活動了一下。


  我從小到大從來沒遇到這麼要下決心的事情,在那船舷上屁股拱來拱去好久,才慢慢爬出去第一步,我按照記憶裡電視上那些特種兵的方法,倒掛在繩上,四肢並用,一邊爬一邊祈禱,可還沒等我張開嘴巴,突然一個浪頭過來,直接把我淹到水裡去了,等我探頭出來的時候臉都憋綠了,不過這樣一下子,我也對這海浪的力氣有了一個瞭解,心裡豁然,估計爬到那邊應該沒問題。


  就這樣我在有浪打過來的時候就不動,等出水就爬幾步,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已經很靠近那艘鬼船了,這個時候,一個巨大的浪打過來,我整個沉到了水下,這一下子,我幾乎被壓到了一米多深,人都有點被拍蒙掉了,我憋住呼吸睜開眼睛一看,突然看到了一幅奇特的景象,只見那艘鬼船的船底,有一根長滿海銹的鏈條,很長,離奇的是,那鏈條末端有一塊奇怪的東西,在很深的水底,看不清楚。


  我吐出口氣正準備仔細看一看,突然那纜繩一抬,我就出了水了,這一下我在浪尖上,往下一看,看見那個女的面朝上,正在用一個奇怪的姿勢往鬼船的船艙裡爬,我一看就嚇呆了,拖著她前進的,不是她自己的手,而是那兩隻乾枯的鬼手。


  我看她一動也不動,好像失去了知覺,別無選擇,只好手腳一發力,爬了過去,然後一個翻身摔進鬼船裡,倒在甲板上。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