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屍

  我們全都嚇的後退了好幾步,雖然早就想到這棺材肯定會出一點問題,但是實際碰到,還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動靜,分明表示裡面肯定有位能動的主,棺材裡的東西能動,肯定不是好事情。


  大奎臉色發白,發抖說:「好像裡面有個什麼活的東西?三爺,這棺材,我看我們還是別開了─」


  三叔仔細看了棺槨的接縫處,搖頭道:「不可能,這個棺槨密封的很好,空氣根本不能流通,不管裡面有什麼活物,就算他壽命有三千年,也早被悶死了。況且這只是個棺槨,裡面還有好幾層棺材呢,我們先撬掉一兩層再聽個清楚。」


  我大概估計了這東西的重量,在我記憶裡,最重的青銅槨應該是擂鼓墩曾侯乙墓的那隻巨型棺槨,大概有九噸,這一隻體形差不多了,但是曾侯乙墓的那只是青銅鑲嵌木板的,這一隻全青銅,恐怕重量遠遠不止九噸,具體多少,我根本估計不出來。


  大奎和三叔用刀先刮掉接縫處的火漆,然後把撬桿卡了進去,喊了一聲,往下一壓勁,只聽噶蹦一聲,那青銅槨板就翹了起來,我忙上去幫忙,把那青銅板往外推,這一塊板最起碼有八百多斤重,推了老半天才挪出去半個邊,我們累的上氣不接下氣,最後我們幾個人同時用肩膀一頂,把板翻到一邊,終於露出了裡面的棺材。


  那是一具精緻的鑲玉漆棺,上面鑲滿了玉石,這些玉石排列的十分工整,分菱形和圓形兩種方式排列,概括了天圓地方這麼個說法,那玉嵌套棺裡,是一隻彩繪漆木棺,因為外面被玉石貼住了,我也看不出上面畫的是什麼,潘子看到那棺材,眼睛都快掉下來了,捂著傷口一半臉哭,一半臉笑的:「媽的,這麼多玉,這下子橫著走都行了!」說著咬著牙就要下手,三叔忙叫:「不行!這是新疆瑪納斯玉,你要把玉拆開來賣,你只能賣個十幾萬,我們這麼多人還不夠分的,你得把玉嵌套整個拿下來才值錢!」


  潘子已經闖過禍,三叔眼睛一瞪,他就不敢造次,撓撓頭退到一邊去了。


  三叔敲了敲那彩繪漆木棺,說:「一般戰國諸侯王都是二重槨,三層棺,如果把那樹算第一層槨的話,現在我們已經去掉二槨二棺了,那下面那一層,應該是最貴重的。」說完,三叔小心翼翼的用小刀將所有的金線從那漆棺上撥下來,為了不弄壞那玉嵌套棺,他撥的很小心,花了半個小時,終於把整套的套棺取了出來。


  玉嵌套棺一除去,我看到了那木棺上的彩繪,這些東西比銘文容易懂,我打亮一隻礦燈仔細的看,上面花的是幾幅敘事性的畫,棺材板上的那幅可能是棺材剛剛入殮時候的情景,我看到了一顆巨大的樹,中間裂了一個洞,青銅棺槨在被很多骷髏抬著,還沒有蓋上蓋子,然後邊上有很多人,正恭敬跪在那裡。


  三叔小心翼翼的把玉嵌套棺疊好,放到自己背包裡,我試背了一下,那東西死沉死沉的,看樣子背起來夠嗆。


  有了這個東西鼓舞,大奎一下子就來勁了,二話不說,繼續開那裡面的彩繪漆木棺,三叔一把把他拉住,罵道:「你他媽的看見鬼就暈,看到錢就不要命,這下面只有一層了,別毛手毛腳的,悠著點。」說著蹲下去,耳朵貼在棺材板上,做了一個讓我們不要說話的手勢。


  我們屏住呼吸,生怕干擾了他,他聽了很久,轉過身來,臉色慘白的說:「他娘的裡面好像有呼吸聲。」


  我們全部都一楞,要是聽見裡面有鬼叫,我們興許還能接受,但是現在裡面有東西在喘氣,這也太離奇了,大奎嚇的結巴了,說:「該不是個活死人吧!」


  三叔說:「放─屁!別他媽的在這裡給我胡扯,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難道那把棺材板給他蓋回去?」說著摸出黑驢蹄子夾到腋窩裡,對我做了個手勢,我端起槍,大奎掄起手裡的撬桿,守在那棺材邊上,準備不管什麼東西跳出來,先給它來一黑的。


  三叔呸呸往手裡吐了兩口口水,先活動活動膀子給自己壯壯膽,然後就要把撬桿往裡面插,就在這個時候,身後有一個聲音喊道:「住手!」


  我們回頭一看,原來是那胖子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正摸著個頭,一邊對我們擺手:「不行不行,這樣開會出事情的。你們他媽的就這點閱歷還想來倒他的斗。真他媽的是茅坑裡打電筒,找屎(死)。」


  三叔哼了一聲,「那你說這麼開?」


  胖子甩甩手讓三叔走開,自己把手伸進那漆棺和青銅棺槨的縫隙裡,閉上眼睛摸索了很久,突然他手一發力,我們聽到啪一聲,棺材從中間整齊的裂了開來。那一剎那,我們都似乎聽到了一聲極端淒慘的叫聲,從棺材裡傳了出來,我嚇的手一軟,槍差點脫手。


  胖子馬上跳了回來,雙手展開,說道:「退後!」


  我不自覺的端起槍,對準棺材,迅速退後了好幾步,那漆棺像一朵蓮花一樣從棺槨中升起,然後左右裂開的棺蓋翻了下來,這種巧奪天工的設計真是歎為觀止,我們不禁看呆了。


  同時,我們看到一個渾身黑色盔甲的人,從棺材裡坐了起來,我肩膀一抬,幾乎就要開槍了,那胖子一把抓住我的手,說:「別動,他身上穿的是寶貝,別弄壞了!」


  我這時候終於看到,那神秘的魯殤王是什麼樣的模樣,那是一具罕見的濕屍,全身的皮膚已經白到有透明的感覺,兩隻眼睛閉著,看樣子似乎死的時候非常的痛苦,五官幾乎都扭曲了,我非常的奇怪,他既然有辦法可以讓那具少女的屍體千年不腐,為什麼反而不能保存好自己的屍體。


  三叔走到旁邊一看,說:「我他媽的還以為又是個粽子,你看,後面有根木頭撐著他。難怪他能坐起來。」


  我們都走過去,果然,那是一個十分精巧的機關,只要棺材一開,裡面的屍體就會被一根木棍撐著坐起來,要是普通的盜墓賊,恐怕會嚇死。


  這下子我們都鬆了口氣,心說這魯殤王真是處心積慮,可惜他也應該想到,怕鬼的不倒斗,倒斗的不怕鬼,敢在這晚上開別人棺材的,都是些亡命之徒,這樣嚇唬人的伎倆,也未免太小看我們了。


  我們都圍過去,我已經看到他身上穿的那件盔甲,其實就是最後一隻棺材,學名叫金縷玉柙,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上面的玉片都變成黑色的了,我走近一看,不又一呆,只見那屍體的胸口竟然還在不停的起伏,好像還有呼吸一樣。那呼吸聲現在聽來非常的明顯,我幾乎能看到有濕氣從他鼻子裡噴出來。


  大奎驚訝的張大了嘴:「這……這……這東西他媽好像是活的!」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