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重寶函

  那紫金盒子,手感很沉,看上去有點像縮小的八重寶函(放舍利子的八個盒子)裡銀稜盝頂,只不過小了很多,那個時候佛教還沒傳入中國,這裡面放的肯定不是舍利子。我搖了搖,沒有聲音,心說:難道裡面裝的就是胖子說的那隻鬼璽?


  鑰匙在女屍的嘴裡,我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氣,雙指探入她的舌下,夾住那把鑰匙,然後小心翼翼的夾了出來,那鑰匙還沒出她嘴吧呢,我就看到一條極細的絲線綁在那鑰匙柄上,一直通到這女屍體的喉嚨裡去,我突然意識到有點不妙,這條線的那頭好像還綁著什麼東西。


  爺爺和我說過,商朝的時候,中國的工匠已經可以巧妙的把一些弩機裝到人的屍體裡面,用金絲激發,只要盜墓賊一取出屍體嘴巴或者肛門裡的玉塞或者寶珠,機關馬上啟動,弩箭破體而出,因為那時候人和屍體的距離往往很近,根本無法避閃,不知道有多少盜墓賊死在這種機關之下。


  我按了按女屍體的肚子,果然摸到了幾塊堅硬的東西,心說:幸虧我手慢,如果是胖子或是潘子,恐怕已經中招了!想到這一切的安排,好像就是專門為了盜墓賊設計的,我不禁感覺到一陣寒意。


  那鑰匙後面的絲線是金絲,能拉不能折,我用指甲一掐就斷了,我拿出鑰匙,和那紫金盒子上的鑰匙孔對了一下,果然可以對上。但是我不知道這個盒子裡是什麼蹊蹺,說不定還有機關。我想了一下,暫時還是不開為妙。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勾著我的那具女屍,突然間變的猙獰起來,我大為驚駭,只見她的臉像變質的橘子一樣,瞬間癟了下去,嗓子裡發出沒辦法形容的聲音,幾秒的功夫,就在我面前,從活生生的一個美人迅速變成一具乾屍,我只一抖,她那枯朽的手臂就斷了,乾枯的身體摔到玉台上,還在不停的收縮。


  我嚇的夠嗆,看樣子這把鑰匙上的寶石的真的有防腐的作用,我不敢再胡思亂想,把這些東西全部塞進包裡,心說此地不宜久留,然後就去揹那胖子。


  胖子被我砸的夠嗆,拉了好幾下也沒動靜,我心說不至於吧,難不成給我打死了。這個時候也管不了這麼多了,我先拿住他一隻手,大吼一聲:「起!」然後腰板一挺,把他過到我的背上。那胖子很重,幾乎把我壓的吐血。我暗暗搖頭,一邊走一邊問候胖子的祖宗。


  所幸那石走廊本來就不長,我很快就走到了中段,一出那個藤蔓繚繞的區域,我就看到了懸崖,三叔和潘子都不在上面,看樣子應該回去找出路去了。我走到石廊盡頭的祭祀台處,把胖子放到祭祀台上,想好好休息一下,突然看見三叔已經從最靠近地面的那個洞裡鑽了出來。


  他對這些奇門遁甲之類的東西很熟悉,有他在,那個迷宮根本就不算什麼,我怕他沒看到我,一邊招手一邊大叫:「三叔,我在這裡!!」


  三叔看到我,本來想笑,可是一下子臉色就變了,一指我身後,我回頭一看,胖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坐了起來,而那具青眼狐屍,竟然正趴在他的背上,冷冷看著我。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