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眼狐屍

  我一呆,心說,好熟悉啊,這聲音不是三叔的嗎?他不是還在懸崖上嘛,怎麼這個聲音好像就在附近,忙轉頭去找他,卻發現四周除了胖子並沒有其他人,不由納悶,突然又聽那三叔說道:「你手上有血氣,一入屍嘴馬上就會起屍,千萬不要亂來!」


  我四處想找那聲音的來源,最後發現那聲音竟然來自這玉台的底下,可這玉台顏色濃郁,根本看不到下面是什麼,慌忙問道:「三叔,你在這玉台下面?」


  三叔說:「我以後再和你解釋,你按照我的方法,將那女屍的頭低下,用大拇指頂住她的喉嚨,然後拍她的後腦一下。記住,一定要頂住她的喉嚨,不然那鑰匙會被她吞進去!」我答應了一聲,照著他的話,一頂那女屍體的喉嚨,然後輕輕一拍,一把鑰匙就從她嘴裡掉了出來。那鑰匙剛掉到玉台上,我就覺得肩膀一鬆,那女屍雙臂就垂了下來,屍身躺倒在玉石台上。


  我長出一口氣,心說終於解放了,就聽三叔又在下面說:「大侄子,你身邊是不是還有個胖子?」


  我抬頭看了眼胖子,他已經拿起掉下的鑰匙,正在仔細的研究,點頭說:「是的。」


  三叔突然用杭州話問了一句:「你看看他有沒有影子。」


  我一聽不由一楞,也沒領會他是什麼意思,只是條件反射的瞟了胖子的腳下一眼,只見他的影子被玉石床的影子遮住了,如果不探出頭去,也看不出到底有沒有。不由有點疑惑,說:「我現在看不清楚。」


  三叔的聽上去非常緊張,對我說:「你聽著,我告訴你一件事情,你不要怕,我剛剛來這個地方的路上,看到了那個胖子的屍體,你千萬要小心,你眼前的這個胖子,恐怕不是人。」


  我看一眼胖子,見他臉頰紅潤,那神態和動作怎麼看怎麼不像一個鬼,不由納悶:「三叔,你會不會看錯了?」


  三叔說道:「不會,那肯定是他,我不會看錯的,估計也是上一批盜墓者裡的一個,他剛才肯定在慫恿你把手那到那女屍的嘴裡吧?那就是在害你!」


  我頓時覺得害怕,問:「照你怎麼說,我眼前的這個胖子,是隻鬼?」


  三叔說道:「是,無論他說什麼,你也不要相信,你現在快找找身邊有什麼避邪的東西。」


  這個時候胖子抬起頭看了我一眼,我突然覺得他的眼神非常的詭異,好像非常的怨毒一樣,不由馬上相信了一半,忙東摸西摸,摸到那盔甲屍體的腰帶,上面還連了那配刀的刀鞘,我想古人一般都會在自己飾帶上刻下鎮鬼的文字,忙拿起來。


  雖然那腰帶上的字已經很淡了,但是我還是一眼就辨認出了這的確是魯國的文字,難道這個人真的就是魯殤王嗎?那邊上這具女屍又是誰呢?難道是他的夫人?我剎那間想過,眼睛也沒有閒著,已經把腰帶掃了一遍,這些文字雖然大部分我都不能看懂,但上面有用金粉描的「陰西寶帝」,還十分好認,的確是鎮鬼的咒文。我心中一喜。


  這個時候,我想了一件事情,問三叔道:「奇怪,這玉床又不通透,你怎麼能看到我們?」


  三叔說:「我也不知道,我從下面看上來,都看的很清楚,好像是塊透明的玻璃一樣。我走過來的時候,正看到你要從那女屍體嘴裡取那鑰匙,才叫住你,幸虧你能聽見我說話,不然你要把那手放進去,就糟糕了,」


  我愈加納悶了,總覺得有問題,心說:這玉床又不寬,上面兩具屍體並排放的非常緊,而這裡的月光又不是特別的明亮,想要在這種光線程度下,透過兩具並列的屍體,看的這麼清楚,似乎有點不可能。


  我又望了一眼胖子,看見他還在研究那個鑰匙,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以胖子的性格,就算他聽不懂我講的杭州話,必然也會插嘴,絕對不可能在那裡呆呆的看一把鑰匙,看這麼久的時間。


  我翻下玉床,一拍胖子的肩膀,剛想試探他一句,沒想到,那普通的一拍,胖子的反應竟然這麼大,他突然怒目圓睜,大叫一聲:「你小子他媽的原來一直在騙我!」說完舉起他手裡的配刀就捅了過來。我大吃一驚,往後連退了好幾步,大叫:「你幹什麼!」


  他兩隻眼睛通紅,根本不聽我說,衝過來又是一刀,那胖子動作頗犀利,我一看如果不跑肯定得給他刺傷,忙轉頭就跑下那石階,胖子大叫一聲:「我叫你跑!」拼了命的追過來,那咬牙切齒的樣子,好像我殺了他老爸一樣。


  我順著那石道拚命的跑,那胖子看上去體形臃腫,卻跑的飛快,我一看那石廊又短,再跑一下子就到盡頭的那個石祭台了,再後面就是滿地的藤蔓,要是踩進去估計又得給掛臘腸。心裡著急。心說難道他真的是個惡鬼,想拉我墊背,可是那有惡鬼拿刀捅人的。


  想到這裡,前面幾乎已經沒路了,我一個剎車,然後就把手裡的腰帶當鞭子抽了過去,那胖子一個閃身,我衝上一口就咬住他的手,心說這世界敢咬鬼的我還是第一個,他痛的大叫,刀掉落到地上,我飛起一腳將那刀踢到石廊外面。


  這樣一下,我已經露出了破綻,胖子一把我按在地上,說道:「媽的老子掐死你!」就猛的卡住我的脖子。


  我情急之一下,一把用腰帶勒住他的脖子,心說你狠我也不善,媽的和你拼了!


  我勒著他,他掐著我。那互掐的關鍵就是要在自己窒息前把對方掐死,我一看胖子根本沒留手,掐的我幾乎舌頭都吐了出來。忙也使上老勁,手上用上吃奶的力氣,沒想到,這腰帶看上去保存的還可以,結果質量差成這樣,一用力氣,啪一聲,竟然斷了。


  那腰帶是牛皮做的,上面有小鱗片一樣的銅甲,那牛皮一斷,那些銅甲天女散花一樣掉在我臉上,一塊刻著「陰西寶帝」的甲片就掉進我張開的嘴巴裡,我突然覺得一股苦澀的液體瞬間流進了我的喉嚨裡,我想起那甲片是屍體上的,噁心的猛然一嗆。突然就覺得眼前一陣迷濛,好像掉到一團黑色霧氣裡一樣。


  我十分迷惑,心想難道這麼快我已經被被胖子掐死了?只覺的嘴巴裡的苦味越來越濃,眼前的東西越來越清晰,然後猛然一驚醒,突然發現自己被胖子壓在那玉床上,他眼睛發青,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而那女屍嘴巴裡的鑰匙也沒有掉出來,雙手還是緊緊勾著我肩膀,場面極端混亂!


  我這才醒悟,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


  我轉頭看邊上那具青眼狐屍,他面具還在地上,兩隻細縫裡的眼珠,已經轉到我們這一邊,直直的盯著我們看。


  我心說不好,難怪剛才胖子叫我不要看,這青眼狐屍的眼睛竟然這麼邪門,那胖子力氣這麼大,這一下我就算清醒了,也要被他掐死,忙一摸嘴巴,發現嘴巴裡那塊甲片已經全部都融化了。正心急呢,眼角突然瞟到那狐屍手上的那隻紫金盒子,也沒想那麼多,拚命伸過手去,拿起來朝那胖子的腦袋上就是一樣。


  那胖子非常的悍,大罵一聲,雙手又是一緊,我心說你他媽的那裡是想把我掐死,你整個兒就想把我的脖子掐斷啊!心一橫,竟然有了殺心,這人非常可怕,我殺心一起,手上的勁道就完全不一樣的,就聽棒一聲,那胖子眼睛一翻白眼,整個人被我敲的幾乎一震,一下趴到我身上,我脖子一鬆,猛的咳出一口血來。


  這個時候,我突然看到那青眼狐屍的好像突然間睜大了一樣,一股奇怪的力量引的我不由不去看他,突然腦子又開始混沌起來,情急之下,也顧不了胖子,一把就把他推到那屍體上,那胖子非常魁梧,正好把屍體壓了個結實。這一壓,那種奇怪的感覺就馬上消失了。


  我揉著脖子,老大幾個手指頭印,幾乎都掐變形掉了,渾身上下疼的要命,這青眼狐屍的眼睛這麼厲害,要不是碰巧我吞了他腰帶上的那塊甲片。我和胖子必然要死一個,我看一眼剛才被我當做凶器的紫金盒子,突然發現,上面有一隻個小小的鑰匙孔,不由伊了一聲,再看看那女屍的嘴裡,心說,難道那把鑰匙就是用來開這個盒子的?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