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樹

  我小心翼翼的爬出這個洞口,外面只有一小塊突起的地方可以讓我站立,再往外就是懸崖了,往下最起碼有十五米的高度,而且風非常大,我只有緊貼著崖壁來觀察這個地方。


  我真的不知道怎麼來形容我看到的地方,在我眼前,是一個巨大的天然巖洞,粗略估計有一個足球場的大小,洞頂上有一道大裂縫,月光從這個裂縫裡照進來,正好可以勾勒出整個洞穴的輪廓。我現在的位置,就在是靠西邊的洞壁上,上下都沒有可以攀爬的東西。我掃視了一下,發現我們周圍的洞壁上,也密密麻麻的全是洞,足有成千上萬個,那密集的程度,就好像這個洞壁被不同口徑的超級機關炮掃過十幾遍一樣。


  而最讓人感覺到震撼的是,這個洞穴的中間,有一棵幾乎十層樓高,十人環抱也不一定能抱起來的大樹。而那顆大樹上,還盤繞著無數條電線桿一樣粗的籐幔,這些籐幔縱橫交錯,幾乎纏繞了所有可以纏繞的東西,它們的分支如柳條一樣從樹上垂下來,有些掛在半空中,有些已經垂到了地上,甚至還有些藤蔓乾脆從洞壁的孔洞裡伸了進去,舉目可以看到的地方,幾乎都有蔓延過來的藤蔓,就連我們這個洞口的邊上,也爬著一兩根。


  如果仔細去看,還可以看到靠裡面的樹枝上還掛著很多東西,一開始我還以為是果實,但是看著這些東西的輪廓又似乎不是,這些東西藏在濃密的藤蔓後面,不時還給風吹的抖動幾下,十分的詭異。


  而這個天然洞穴的底部,有一條石頭的圍廊,從一個祭祀台一樣的小形建築開始,一直通到樹冠下面,我依稀可以看到,那圍廊的終點,是一處有十幾級台階的石台,上面放置有一張玉床,上面竟然好像還躺著個人!距離實在太遠,除了一個輪廓之外,其他什麼都看不清楚。我不敢下定論。


  胖子非常的興奮,直叫:「媽的,還真給老子找著了,這裡肯定就是那個西周墓的主墓室。躺在那玉台上的,必然是魯殤王的屍身。這魯殤老兒也真夠缺德的,鳩佔鵲巢,把人家的斗倒掉,自己住進來。今天我胖爺就來替天行道,收拾收拾你這個沒職業道德的,讓你知道倒斗就是這個下場!」他說的興起,也沒想自己是幹什麼的,連自己也一道罵進去了。


  這個時候潘子突然說道:「你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這魯殤王十分的邪門,我想這裡必然還是另有玄機。我看我們還是想辦法從上面的裂縫先回到地面上去。」


  我抬頭看了看上面,不由咋舌,要爬到頂上已經不容易了,還要在頂上倒掛著很長一段距離才能到那裂縫口,我們又不是蜘蛛人,怎麼可能做的到?於是轉過頭去想問胖子的意見,只見他已經半個身子探到懸崖外面去了,根本沒把潘子的話放在心裡。我見他身手十分敏捷,也就沒有去阻止他,他幾下子就爬下去二米多,到了另一個洞口上,剛想繼續往下爬,那洞裡突然伸出了一隻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腳。


  胖子嚇的一個激靈,猛踢那隻手想把那手踢掉,就聽從那洞裡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別動!你再走一步就死定了。」我一聽,竟然是三叔,不由一喜,叫了一聲:「三叔,是不是你?」


  下面那人驚訝道:「大侄子,你她媽的跑到哪裡去了!他娘的擔心死我了!你沒事情吧?」


  我一聽果然是三叔,心裡送了口氣,叫道:「沒事情,不過潘子受傷了!都是這胖子害的!」說著想探出頭去看看,可是下面這個洞就在我現在這塊突起的死角裡,我只能看到胖子的半條腿。只好作罷。就聽那個胖子大叫了一聲:「同志,我請你不要抓我的腳好嗎?」


  三叔大罵:「你這胖子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他娘的少給我貧嘴,快下來,腳不要亂踩,千萬不要碰到那藤蔓。」


  胖子說,哪條,是不是這條?說著還用腳尖去指,三叔大叫:「不要!」話還沒落,那原本看上去非常普通的藤蔓突然像蛇一樣昂了起來,末段間像花一樣捲開,咋一看就像是一隻鬼手一樣,這個東西昂在那裡,似乎在感覺胖子的方位。胖子只要一有動作,它也跟著移動,一左一右的,就像印度人在逗蛇一樣。我心理恍然大悟,原來潘子看到的和我看到的那隻五指一樣長的鬼手,就是這些東西來著。


  那胖子,也真不簡單,竟然把腳在那裡劃圓圈,逗那藤蔓,我心說這傢伙這麼不靠譜,難怪他只能一個人來倒斗,如果他一直跟著我們,肯定有一天得給他害死。正想著,那三叔果然就火了,罵道:「我說你這個人有完沒完,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快給我下來!」剛說完,胖子就遭殃了,那藤蔓一把纏住了他的腳,然後整個一卷,就幾乎把他從崖壁上拽了下去,在石室的時候,我和胖子兩個人都拉不過一根藤蔓,這下子,那懸崖上又沒有地方可以借力,眼看胖子就不行了,我一急之下,想找塊石頭,扔下去砸那東西,可這懸崖她媽的光禿禿,一點渣都扣不下來,正胡亂摸著,突然就覺得腳上一緊,我低頭一看,糟糕!一隻鬼手籐不知道從那裡冒出來,把我的腳也纏住了,我馬上想找個地方抓一下,已經來不及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扯了出去。我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在空中了。


  那剎那間的感覺,就好像失重,手腳什麼東西都抓不到,然後就重重被甩在懸崖壁上,那一子比自己撞上還慘,根本就是拍過去的!我撞的七葷八素,幾乎就要吐血,就覺得那藤蔓又一吃上勁道,使勁把我向下扯,我兩隻手都抓出血來了,也沒抓到什麼東西,接著就是自由落體,下面就是十五米的懸崖,我眼睛一閉,完蛋了!這下子死定了。


  這個時候,突然又有三四根藤蔓被我吸引,從懸崖上圈過來,其中有一根特別粗,一下子就纏在我的腰上,我在空中像個麻花一樣被裹了好幾圈,然後被那特別粗的鬼手籐一帶,後腦狠很在石壁上刮了一下,腦子嗡一聲,一下子就暈呼了,就覺得被那些個藤蔓拖著,一路上不是撞到樹枝就是撞到石頭,渾身上下沒一處倖免的,直被撞的眼冒金星,幾乎就失去了知覺。


  等我朦朧著發現自己靜止不動的時候,突然覺得極度的噁心和頭暈,想要睜看眼睛,卻發現眼前好像有一層沙一樣,我做了幾個深呼吸,逐漸緩過神來,眼前也逐漸清晰了起來,這個時候我發現,我被倒掛在那棵巨樹的一根枝椏上。我的頭下面,就是那放置著一具神秘屍體的石台。我仔細一看,不由大吃一驚,原來那石台上,並不是只躺著一具屍體,在我看到的那具屍體的邊上,還躺著一具年輕女屍,那屍體身上披著白紗,雙眼緊閉,面容安詳,看上去竟然有幾分的俊俏,而且身上一點也沒有腐敗的跡象,如果不仔細看,還覺得她是在睡覺一樣。而躺在一邊的那具男屍,帶著一隻狐狸臉的青銅面具,渾身上下披著緊身的盔甲,雙手放在胸前,手中合著一隻紫金的盒子。


  我掃視了這具盔甲屍好幾遍,總覺得哪裡有個地方讓我覺的不舒服,仔細一看,才發現透過青銅面具的眼洞看,裡面的屍體的眼睛竟然是睜開的,那兩隻青色的眼珠子正冷冷的盯著我。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