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那嚇唬我們的小子的包裡有很多紙上畫了一些地圖一樣的簡圖,也許上面會有線索,這個時候病急亂投醫了,往前有七星疑棺,後面是個連悶油瓶都要磕頭的怪物,那邊都不能去,這裡最安全了,我坐到地上,攤開那寫紙頭,亂翻起來。其中一張我看的出是他們打盜洞前的設計圖,下面寫了很多設想,特別是關於血屍墓的設計的推測,我看不太懂,寫的非常凌亂,就看到幾個琉璃頂之類字。看樣子他們為了破血屍墓的機關,花了非常多的心思,不知道最後有沒有實施。然後還有一張,上面畫了著一個張牙舞爪類似於樹,又像是一隻鬼爪東西。


  我又把那些紙翻過來看,終於讓我看到一張有點意義的東西,上面是一個墓穴的鳥覽圖,我看到湖底幕道,然後又是放置七星疑棺的地方,畫的非常清楚,然後我們下來的那個墓室沒有畫上去,看樣子他們還沒到過那裡,我還看到了我剛才爬過的那個盜洞,那個分叉口也標的很清楚,我看到如果我選擇另一個口子,到了一個地方竟然斷掉了,邊上寫了個字:「塌」。


  意思已經很明確了,我想通過盜洞回地面的願望已經破滅了,我再看,這圖上最離奇的是,在我現在站的這個地方的左邊,沒有任何道路可以連通的地方,竟然還畫了一個墓室,而連通這個墓道和那墓室之間的,是條虛線,這個墓室好像是在另一個空間一樣的感覺。我不由去摸了摸我後面的牆壁,難道這牆後面有個秘道?


  我仔細觀察起這個牆壁來,回憶了一下爺爺筆記裡那些石頭暗門構造,一般來說,如果要這個機關能夠千年不腐,必須使用石頭和水銀來擊發,那擊發裝置的觸發器必須是一塊平板,這牆壁上都是一塊一塊的銘文雕刻,如果真有暗門,其中必然有一塊能夠活動,但是這一塊又必須位於非常難被注意到的地方。


  按照這樣的思路,我伏下身子,去看石壁和地板處的位置,果然,有一塊四方的銜接石板非常可疑。我一按,沒反應,但是有鬆動,再一按,還是沒反應,於是就有點毛了,站起來一腳,這下子就聽到咕嚕一聲。


  我那一剎那以為,按照一般外國片裡,那牆會翻轉,把我帶到隔壁去,要不就是牆像門一樣打開,所以我腳下的地板突然一空的時候,我一點防備都沒有,我整個人就掉了下去。這種暗門設計那裡是叫暗門啊,明明是個陷阱!我暗叫一聲不好,可能要歇菜!這下面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說不定是幾把銼骨鋼刀。


  這是電光石火一般,我還沒想完呢,就一屁股坐在地板上,還沒來得及慶幸沒摔死,手上抓的礦燈啪一聲砸在地上,電池砸了出來,燈滅了,我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這礦燈就和我的命一樣重要,要是沒有光線,在這根本不可能有光源的古墓裡,根本就是死路一條,我趕緊撲過去,想把那礦燈摸過來,那礦燈的位置我記的很清楚,一下子就摸到了,那電池應該在左邊,我隨手往左邊上一摸,突然摸到了一隻冰涼的手。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