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偷袭与探视

  如何在以一敌五的战斗里,获取最大收益?


   这种问题连没有战斗过的人都能回答:偷袭。


   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以诡异的角度完成致命一击,这是体力消耗最小,伤害却最大的战斗方式。


   而庆尘将要面对的这场战斗,必然要选择偷袭的方式,以最大可能减少歹徒的数量。


   但是,叶晚明明也很清楚这一点,却迟迟没有教庆尘这方面的技巧。


   庆尘内心里有疑惑,但是他并没有问。


   与林小笑的战斗,证明了庆尘的悟性,从那之后李叔同便不再关心这件事情了,对方每分每秒都拿着刚刚到手的谱子,醉心其中。


   训练六个小时,休息一个小时,庆尘用呼吸术辅佐着,以完全非人的状态磨练着自己。


   而这几乎能够摧毁人意志的磨练强度后,成果便是出手更快,也更精准。


   三千多名囚犯们依旧被关在牢房里,不过这次大家都不出声了。


   就在庆尘穿越过来的第二个午夜,囚犯们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默默的任由着那熟悉的操作又来了一遍。


   这一次倒是省去叶晚费劲控制囚犯了,他直接开口在黑暗中命令道:“趴在床上。”


   囚犯老老实实的翻身趴下。


   于是叶晚又对庆尘说道:“昨天带你辨认的是正面,今天带你辨认反面,其实,从背后寻找脾脏会更难一些,而且为了保证捅进去的更加快速,可能会需要左手来持刀。”


   囚犯们一个个趴在床上,流下了屈辱的眼泪。


   他们不知道,下一个午夜,对方会不会再来辨认怎么从侧面寻找脾脏。


   回归倒计时15:00:00,上午9点。


   监狱的合金闸门忽然打开。


   两名机械狱警突然走进广场,并用它们颅腔内的扩音器对庆尘同时说道:“编号010101服刑人员,有亲属探视。”


   叶晚乐了:“竟然派了两名机械狱警。”


   庆尘转头看去:“有什么区别吗?”


   “奥,”叶晚解释道:“壹会自己判断囚犯的危险程度,然后派出相应等级数量的机械狱警,之前带走你只需要一个,现在变成了两个。”


   林小笑说道:“看样子,它也觉得你更‘危险’了。”


   壹?


   庆尘内心疑惑,难道这整座监狱其实都是那位人工智能在管理。


   所以,他才没在这监狱里见过任何一名人类狱警。


   这时,李叔同的目光从古典乐谱上抬起来,认真的打量着庆尘:“应该是神代家的那位小姑娘吧,你这一身汗都把囚服给浸透了,换身衣服再去见人家比较好。”


   庆尘摇摇头:“没必要。”


   李叔同愣了一下:“你就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吗,好歹那也是你的未婚妻,而且我也帮你调查了一下,这姑娘干干净净的一张白纸,跟神代家族的某些伪君子不太一样。”


   结果庆尘解释道:“现在整个监狱的囚犯都被关起来了,只为掩藏我的身份。他们虽然没出过囚室,也能猜到叶晚在教我杀人技巧,只不过他们没法知道我是谁。这时候如果我去见她,以后被人核对了时间,那所有人都会知道,叶晚教的是我。”


   庆尘看向李叔同:“所以老师,我不能去见她,继续训练吧。”


   “额,”李叔同看着庆尘认真的表情,脸上逐渐出现了一种错愕的神情:“你说的好有道理!”


   回归倒计时9:00:00.


   叶晚光着脚行走在地面上,而庆尘则侧躺在地板静静看着,眼睛随着那双大脚来回移动。


   仿佛,那脚掌行走间的一切变化,都有着独特的奥秘。


   叶晚的脚很大,大的出奇。


   可是,庆尘却发现对方不论是走路,还是跑动,都不会发出任何声响。


   这种能力太诡异了,一根根肌肉纤维依次发力,从脚掌、到脚踝、再到小腿、大腿,似乎每一次运动都经过了计算。


   但叶晚没有那种恐怖的计算能力,这是对方多年训练才积累下的“经验”与“记忆”。


   庆尘将这一切都记录进脑海之中,他知道这最后一课才最重要。


   不知不觉间,庆尘闭上了眼睛。


   像是睡着了,又像是正在思考。


   一旁林小笑看向李叔同低声说道:“老板,他这样练太累了,咱们也不一定就要急这一时,要不我去给他搞点能带回去的杀伤武器吧。带别的不行,带一枚手雷或者一柄袖珍手枪总归可以的。”


   李叔同摇摇头:“第一次见血杀人必须用尽全力,哪怕是把牙咬碎了也得清清楚楚记着,亲手杀人到底是什么感觉。当匕首刺进敌人身体时,血液顺着刀柄流到手上,还带着对方身体的温度,这种独一无二的感官才能让他记住,到底什么是死亡。”


   回归倒计时2:00:00.


   距离回归的最后两个小时。


   莫名的液压传动声,在黑暗里依次响起,极其的整齐。


   长长且昏暗的走廊里,21间禁闭室一一打开,简笙已经被李叔同转去了其他监狱,只留下刘德柱一个人居住在这里。


   刘德柱战战兢兢的看着外面,他透过打开的门,看着外面黑洞洞的世界:“有人吗?”


   无人回应。


   他又提高了嗓门:“有人在吗,门怎么开了?”


   已然无人回应。


   很久以后,他终于鼓足勇气朝外面走去。


   走廊是空荡荡的,通往监狱广场的门已经为他打开,刘德柱颤颤悠悠向前摸索。


   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骤然回头。


   可是身后的晦涩走廊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间间禁闭室里微弱的光线,穿透到走廊里交错出阴影。


   这一刻刘德柱感觉自己像是在玩一款名叫寂静岭的游戏,一瞬间世界全都变了,恐怖而又静谧。


   整个世界,只余下他和这诡异的走廊,不知何时便会出现致命杀机。


   他开始因恐惧狂奔起来,一边奔跑一边回头张望,仿佛什么正在追逐着自己。


   可刘德柱听不见脚步声,看不见人影。


   隐约间他听见了呼吸声,细密绵长,带着古怪的频率。


   有时候他也能听见除自己之外的脚步声,可每次回头什么都看不见,反而让他的恐惧更盛。


   他喘息着跑到阅读区的书架后面,然后小心翼翼的探头朝后方看去,依然什么都没有。


   下一刻他惶惶回头,却见一副猫脸面具已经近在眼前。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