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战斗与悟性

   如果你实力不如别人,那么最好的进攻方式就是偷袭。


   不过叶晚说,人不可能永远都让自己处于主动的地位,偷袭固然重要,但一味的追求如何偷袭,那只能算是投机取巧。


   庆尘不断的尝试着进攻的动作,完全不知疲惫。


   他手里拿着货真价实的弹簧刀,对手也不是空气,而是有血有肉的叶晚。


   叶晚就像一座山,不论庆尘如何猛烈的进攻,他都能轻轻松松的抵挡下来。


   如果说第一步是辨识要害。


   那么现在就是第二步:套路。


   按理说能刺向脾脏的角度并不多,无非就那么几种。


   但叶晚教他的是,如何假装自己的意图,让对手错误预判你要攻击的位置,然后为你打开通向脾脏的大门。


   “如果你直接暴露了自己的意图,那么你就永远会在战斗中处于下风,”叶晚说道:“当你实力不足以碾压谁的时候,那么假动作就是你最有效的杀人技巧。”


   庆尘若有所思。


   他之前把这件事情想的有些简单了,以为就是练习直刺、斜刺什么的。


   结果没想到,叶晚教的是套路。


   例如如何巧妙发力朝对手脖颈挥刀,在对方做出抵挡动作的一瞬间,牵引自己腰部与肘部共同发力,改变自己手中匕首的轨迹,刺入对方的脾脏。


   类似这样的套路,叶晚足足教了六十多种。


   其中十多种,是包含两次假动作的。


   叶晚说道:“你得记住一点,战斗永远是诡异多变,你看很多战术匕首大师,一秒中能够出手好多次,但其实只有一次才是真实的进攻。”


   近身战斗是一场最凶险的心理博弈。


   叶晚能做的就是把这些实用的套路教给庆尘,让他两天之内拥有最基础的杀人能力。


   而庆尘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东西全都记在脑子里。


   第三步,也是最后一步:实战。


   光是脑子知道了还不行,叶晚认为庆尘还必须很清楚自己身体能做到哪一步。


   自己有多大的力量,多快的速度,这必须有清晰的认知。


   光知彼还不行,还要知己。


   这种每次拼尽全力的练法,仅仅3个小时就让庆尘筋疲力尽。


   再加上他昨晚在窗前站了前半夜,到上午9点的时候,他都已经有些反应迟钝了。


   此时,距离开饭时间已经过去了2小时40分钟。


   监狱里的囚犯们渐渐发现不对劲来,大家疯狂的拍打着合金门。


   但不管他们怎么拍打,都没人回应。


   就仿佛所有人的门都坏了一样。


   其中,就郭虎禅拍门拍的最凶,似乎要硬生生把门撞开似的。


   还是李叔同到他门口出言警告,才让这位光头大汉消停了下来。


   郭虎禅在囚室里不怒反笑,热情问道:“李老板,你这是在搞什么秘密行动啊,给我说说呗,要不放我出去帮帮你们?我在黑桃,那也是出谋划策的一把能手啊。”


   但李叔同压根没有理他的意思。


   慢慢的,所有囚犯又安静了下来,他们回忆着昨夜的恐惧,忽然觉得这个监狱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这里都是重刑犯,有超过一半人都在这里住了五年以上。


   在此之前,他们还从未经历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不过,他们想不到的是,这一切也只是因为有个少年需要面对危机,他的老师要为他争取一点时间,仅此而已。


   当叶晚说可以休息一下的时候,庆尘竟是直接歪头倒在了地上,呼呼睡去。


   林小笑端着餐盘过来,他看着庆尘脸上的火焰纹路渐渐消失,然后将对方扛了起来:“先别让囚犯出来,不然只有庆尘没出来吃饭的话,也会被人怀疑。开饭的事,等他睡醒再说。”


   叶晚点点头:“不过,这一觉肯定睡到晚饭了,囚犯们这就少吃两顿饭啊。”


   林小笑乐呵呵说道:“没事,老板说他们饿两顿也不会死。”


   其实,庆尘接触到李叔同三人的时候,大家就已经有了一个相对和善的态度。


   他时至今日都还没怎么接触过骑士与恒社的另一面。


   冰冷残酷的那一面。


   ……


   到了晚饭时间,庆尘起床后所有囚室的合金闸门才一同打开。


   吃饭的时候,囚犯们都小心翼翼的不敢吭声,生怕自己惹出什么岔子,半夜又要被人练手。


   万一……这次不是光嘴上说说呢?!


   吃完饭后,监狱内的广播通知大家返回囚室,囚犯们也都一一照做。


   李叔同饶有兴致的看着庆尘:“怎么样,初步掌握了吗?”


   庆尘想了想:“还行,记忆力与思维能力在战斗中的作用,要比我想象中的大一些。只是辅助呼吸术训练的时间有些短,我的身体素质还是有些差了,之后会更加努力训练。”


   即便辅助呼吸术训练一天可以顶别人半个月,但他训练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满打满算到现在,也不过十多天时间。


   这还是他训练量超出叶晚计划的结果。


   林小笑看向叶晚:“以你的标准来评价,他训练进度怎么样?”


   叶晚想了想说道:“寻常人跟他相比肯定差远了,比如我当初学习战术匕首套路的时候,用了三个月才到他这程度,超忆状态确实恐怖。今晚再练练,明天白天再练练,杀个把人不是问题了。”


   “缺点呢?”林小笑问道。


   叶晚回答道:“缺点就是实战仍旧太少,公式化太严重。遇到寻常人还好,遇到真正的高手会吃大亏,这一点必须靠悟性了。”


   就像庆尘与李叔同下棋一样,即便他掌握了棋谱的变化,但有时候依然下不过李叔同。


   明明可以赢,却总被逼成和棋。


   这也是他当初并没有去参加象棋大赛的原因。


   叶晚看着庆尘笑道:“睡好了吗?”


   “睡好了,可以继续,”庆尘点头,呼吸术已经让他又满血复活了。


   “来,我陪你练练,”林小笑乐呵呵说道。


   说完,他便主动站到场中对庆尘抬抬手。


   庆尘想了想,骤然间腿部发力跨出,他手中弹簧刀迅捷的刺向林小笑大腿处。


   林小笑乐道:“这种佯攻也太小儿科……嘶!差点阴沟里翻船!”


   只见庆尘的匕首扎在他腿上,还好他反应迅速,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刀尖,不然他就要被放血了。


   庆尘愣了一下,之前林小笑也说过自己并不是战斗型的人才,属于功能性。


   但即便如此,对方这二指接刃的能力也太匪夷所思了。


   超凡者与普通人之间,是难以逾越的鸿沟,能和超凡者近身战斗的,只能是超凡者。


   亦或是那些具备了最顶尖机械肢体的战斗大师。


   这时,林小笑怒道:“不是说专攻脾脏吗,你刚才腰部力量都起来了,怎么不抬刀口啊,说好的佯攻和假动作呢!”


   李叔同笑吟吟的看向叶晚:“悟性如何?”


   叶晚回答:“我当初不如他。”


   “继续练吧,不要懈怠,”李叔同哈哈大笑着去了阅读区。


   “嗯,目前看起来训练效果已经够用,该教他如何偷袭了,”叶晚回答。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