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揍他!

   行署路4号院前门,一辆出租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刘德柱付钱时,车上的年轻司机漫不经心说道:“14块钱,帅哥,这可是以前的机关大院啊,你来这干嘛?”


   刘德柱一边扫着二维码一边下意识说道:“来拿金条……”


   这时候他满脑子都是金条的事情,但说完他就后悔了,赶忙闭嘴下车。


   待他进入小区后,年轻司机带上耳麦:“呼叫昆仑,麻雀说他来这里取金条。”


   已经提前进入小区躲在阴影中的路远熄灭了烟头:“取金条?难道是跟某个时间行者达成了交易吗?”


   “有可能,他在里世界身份特殊,能帮到不少人,”昆仑成员分析:“如果是有人花钱买里世界的资源,也很正常。路队,前几天太城不就有过这种事么,买家拿到药了没付尾款,差点闹出人命来,那边的昆仑兄弟头疼死了。”


   “嗯,”路远点点头:“应该就是这种情况。特么的,老子大半夜还得守着他,防止他被那些嫌疑犯绑架,结果他倒好,竟然跑来拿金条。”


   黑夜里,刘德柱小心翼翼的向小区里摸索着,他东看看、西瞅瞅,像是要进村偷鸡的贼一样。


   但他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正默默的关注他。


   随着刘德柱朝12号楼摸去,阴影里,二十多名昆仑成员默默的交织前进,始终把他围在核心之中。


   路远冷冷旁观着,心说难怪郑老板看不上这货。


   换他也觉得,李叔同要能看上这货真是瞎了眼了。


   可是现实真的有点打脸,早上刘德柱才刚刚展示过超越常人的力量。


   对方穿越到18号监狱里,获得超凡能力的唯一途径就是李叔同。


   “诶?他怎么蹲下了,蹲在12号楼前干嘛?”一名昆仑队员奇怪道。


   路远转头看去,赫然发现刘德柱在12号楼前蹲下,一动不动。


   这货两只手交叉着揣在袖子里,像是在等着吃烤红薯的傻子。


   “这货特么的干什么呢?”有昆仑成员轻声问道。


   “噤声,”路远忽然说道。


   他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整个世界都好像陷入了通讯静默一样。


   然而就在此时,楼道的阴影里,缓缓走出一名身穿黑色夹克的汉子。


   他耳朵上挂着蓝牙耳机,冷漠的无声打量四周,以完全警戒的状态,右手若有若无搭在腰间。


   对方手掌裸露在空气中,那合金的机械手掌尤其强健有力。


   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四周,当他缓缓转头时,便看到蹲在不远处的刘德柱,正怔怔的看着自己。


   一时间,四目相对,气氛诡异的宁静了起来。


   歹徒默默的注视着刘德柱,空气像是粘稠了一样,有着无形的压迫感。


   当歹徒确认四周没人后,抬脚朝刘德柱走去,行走间,他的衣服下面传出隐约的液压传动声。


   刘德柱沉默的看着对方一点点靠近。


   歹徒一边走一边跟刘德柱搭话:“朋友,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熟,你是……”


   刘德柱沉默两秒之后,嘴巴一歪,嘴角还流着口水:“阿巴阿巴阿巴……”


   他一边阿巴着,一边假装若无其事的转身就走。


   歹徒按了一下蓝牙耳机:“有情况。”


   就在歹徒说话的功夫,刘德柱越走越快,最后干脆跑了起来:“阿巴阿巴阿巴……”


   哒哒哒哒的跑远了。


   歹徒原本想上前追赶,可他却忽然顿住了脚步,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返身回了楼道阴影中。


   小区的树下阴影交织晃动着,黑暗中的路远豁然抬头。


   此时此刻,二楼的一扇窗户后面,正有一人透过玻璃冷冷的看着他!


   “被发现了,包围过去,”路远凝声说道:“小心,对方极度危险。”


   昆仑成员缓缓逼近着12号楼,却听一声玻璃碎响从楼后传来,那直视着路远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了窗口,不知去了哪里。


   路远脸色一变:“他们要从后面跳窗逃跑!”


   刚才出现的人,正是他们要找的在逃嫌疑者!


   路远来过这里,他知道那二楼就是江雪的住处!


   他们从12号楼两侧向楼后包抄过去,就在路远等人拐过楼梯时。


   街道的尽头,正有一个铁皮垃圾箱里爆出火光。


   轰然一声,路远只来及用胳膊挡住脖颈、头部要害,众人就被一阵空气热浪给掀翻了出去。


   冲天的爆炸声响起,铁皮垃圾箱被炸的四分五裂。


   这是歹徒来时便藏好的炸药。


   他们将它偷偷塞入垃圾桶中,以此来作为拖延之策,然后才悄无声息的潜入了江雪家中。


   如果行动被发现,他们就打碎后窗吸引注意,再引爆路上的炸药制造伤害与混乱。


   这样,所有人都拥有足够的时间从容撤离。


   这个计划很周密,仿佛有个人在幕后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掌控着局势的走向。


   路远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拍了拍脑袋问身旁的队员:“有事没?”


   队员们也从地上爬起:“只有一位队员腿上被铁片击中了,其他人没有受到直接伤害。”


   所有队员应该都有了轻微的脑震荡,但此时大家哪还顾得上这么多。


   “快追,”路远凝声道:“如果把这群人放走了,还不知道要多少时间行者遭殃!”


   昆仑组织向楼后继续追赶,然而路远忽然停住了脚步:“不对!”


   他总觉得哪里好像出了岔子。


   这些歹徒是来绑架时间行者的,据他所知,歹徒的机械肢体并不算高级,应该承受不住从二楼直接跃下的冲击力。


   或许歹徒自己跳下去可以,但是带着人绝对不行!


   路远骤然回头,从一开始的玻璃破碎声、二楼神秘人故意被自己看见转身离去、路上的炸药,都只是为了将他们调离前门。


   一旦大家被爆炸影响,大脑混乱,就只会跟着最初的目标行动,没时间仔细思考。


   这样一来,他们所有人都去了楼后追击,歹徒反而可以大摇大摆的从前门离开!


   “跟我回前门,楼道那边!”路远怒吼。


   一名队员问道:“路队,不追了吗?”


   “少废话,小鹰,你到了没?”


   耳麦里有人说道:“快了快了快了!”


   路远重新狂奔起来,他知道如果判断失误,那等于亲手放歹徒从窗户离开。


   但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