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午夜出行

  “嘘!”庆尘对李彤雲说道。


   小姑娘抬头惊恐的看向客厅的天花板,身子一点点缩在了沙发里。


   饶是她再怎么早熟,也很少遇见这种情况。


   上次,两个歹徒闯进他们家里的阴影还没完全散去,这次又有歹徒来了。


   李彤雲下意识想要用手边的遥控器关掉电视,但庆尘却阻止了她。


   秋季天色暗的很快,他们早早就把灯打开了。


   歹徒来的时候一定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假装家里没人才会出事。


   庆尘拍了拍小姑娘的手背,用口型无声说道:“不要怕,我在呢。”


   李彤雲抹了抹带泪的眼角,点了点头。


   屋里一切都似乎在正常的继续着,没有什么变化。


   庆尘转身去了厨房,他示意江雪继续炒菜。


   他在纸上写字给江雪看:“歹徒已经在楼上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像刚才一样,像正常人一样。先不要慌张,对方不会想到你就在楼下。”


   整栋楼有四层,8户居民,歹徒总不至于丧心病狂到,把整栋楼给搜一遍。


   待到江雪耐心把菜炒好端进客厅,她这才强忍着恐惧在纸上写:“现在怎么办。”


   话音刚落,楼上又传来玻璃碎裂的声响,甚至还有沉重的脚步声刚好从他们三人头顶经过。


   庆尘心底一沉,那是机械义肢的重量。


   一般人不可能踩出这么重的脚步声。


   慢慢的,楼顶天花板上传来奇怪的摩擦声。


   庆尘在记忆里搜索着类似的声音进行比对……这是衣服拉链与地面接触的声音。


   此时,正有人趴在地板上倾听!


   宛如黑夜里,恶魔已经降临在你身后,轻声的呼吸着,吞吐着血液的腥气。


   庆尘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弹,这种时候没必要强出头,安安静静的等对方离开就好。


   在森林里如果你是猎物,而且面对老练的猎人,那就一定先要学会如何隐藏自己的气味。


   不要尝试冒险,因为对方有枪。


   待到那拉链与地板的摩擦声再次响起,楼顶那个趴在地板上的人似乎起身了,然后那沉重的脚步往厨房方向走去。


   电视机里播放着刚刚开始的新闻联播,主持人清脆的声音在屋里回荡着。


   庆尘给江雪写道:“微信上联系昆仑?不要打电话,有可能被听见。”


   江雪拿出手机先调了静音,然后给路远发了消息。


   令人意外的是,路远并没有回复。


   庆尘写道:“算了,先不指望昆仑了,耐心等待。”


   李彤雲缩在她妈妈的怀里,情绪慢慢平缓下来,她用筷子轻轻的碰着瓷碗,发出吃饭时应有的正常声响。


   然而就在此时,楼道里传来了开门声,只听胡小牛等人交谈着上楼去了。


   庆尘与江雪、李彤雲相视一眼,大家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这是胡小牛四人,一定是上楼去江雪家串门的!


   敲门声。


   然后是王芸:“江雪阿姨,在家吗?”


   紧接着,楼上骤然传来惊呼与碰撞声,还有重物忽然摔在地上的声响。


   声音来的急,但消失的也快,似乎歹徒很快就结束了战斗。


   然后将四人缓缓拖进了屋中。


   庆尘一惊,他低估了嫌疑人的战斗力。


   即便胡小牛他们仍旧是普通人,也不该这么快被解决。


   “怎么办?救他们吗?”江雪惊恐莫名的在纸上写道。


   若是那四个学生遭遇歹徒,大家想想都能猜到将要发生什么。


   庆尘看看江雪,又看看李彤雲。


   小姑娘忽然拉着他的袖子,在纸上歪歪扭扭写道:“庆尘哥哥你肯定有办法的,你那么聪明。”


   小姑娘写字的动作顿了一下,才继续写道:“但你一定要没事。”


   庆尘叹了口气,胡小牛等人应该没死,以嫌疑人的行事风格应该会将时间行者看做财富,不会轻易害命。


   ……那就还来得及。


   他忽然闭上了眼睛,瞳孔在眼睑遮掩后的黑暗里,顿时收窄。


   曾经出现在脑海里的信息要素,正被他逐一检视。


   如果有人问他,过去的旧时光里有什么。


   庆尘会平静的告知对方,那里有你曾遗忘的宝藏。


   “据报道,此次仍有九名嫌疑人在逃……”


   “你好,同学你认识刘德柱吗……”


   “从海城来了四名转校生……”


   庆尘突然像是找到了什么。


   刘德柱曾在禁闭室告诉过自己什么来着?


   “昆仑得知鄂州人的行踪后,就提前埋伏在了校外……”


   “那位叫做郑远东的负责人说,会有人对我进行保护。”


   庆尘忽然睁开眼睛,他背过身子掏出通讯器材给刘德柱发去消息:“现在打车去行署路4号院12楼前蹲着。立刻去!”


   刘德柱那边马上回过来消息:“大佬,这是干嘛啊,我蹲那里干嘛?”


   庆尘答非所问的回了消息:“记得告诉胡小牛,第一次交易完成了,让他支付一根金条。”


   刘德柱收到消息的刹那间便愣住了,什么意思,怎么忽然又跟胡小牛扯上了啊?


   不过他还是回道:“好的,现在出发。”


   庆尘终于松了口气,他让刘德柱来这里并不是想要害这货。


   而是他突然意识到,或许江雪这种无足轻重的时间行者会联系不上昆仑,但刘德柱一定可以。


   这不是要刘德柱自己去联系,而是昆仑这时候必然已经埋伏在他身边了。


   庆尘需要的不是刘德柱,而是需要刘德柱把昆仑带来。


   慢慢的,楼上传来女孩子隐隐的哭声,似乎有人已经醒过来了。


   ……


   兴隆小区里,几名守在刘德柱楼下的昆仑暗桩正在聊天。


   只见刘德柱偷偷走出楼道,一阵东张西望后快速跑出小区,坐上了停在门口的出租车后排。


   昆仑成员在耳麦里低声说道:“注意注意,麻雀起飞了,麻雀起飞了,麻雀上了小鹰的车。”


   就在这神秘的夜色里,刘德柱忐忑不安坐在出租车后面说道:“师父,去行署路4号院,麻烦快一点。”


   耳麦里传来路远的声音:“所有人跟上,麻雀已经告知地址,有异常。扳手,山楂,你们加快速度提前到那里找位置隐蔽。”


   刘德柱根本没注意到,他这一动,又牵动了多少人的神经。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